|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12章純爺們!!

第012章純爺們!!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4081

「第四圈了!」又是一片驚呼!

操場上突然陷入一片寂靜。

可數秒鐘後,更響亮,更整齊的加油聲一下子爆發,中間還夾雜著一些掌聲!

「才第四圈么?還真是慢啊……」凌雲的嘴角兒浮起一絲略帶殘酷的自嘲笑意,用牙齒猛地一咬舌尖!

痛!劇痛!

可凌雲已經變得通紅的雙眼之中,卻閃現出了一種決絕瘋狂的鋒芒!

第一圈,凌雲是在適應沙袋的重量,尋找扛著沙袋奔跑的那種平衡的節奏。

第二圈,凌雲加速是為了消耗他的體力,逼迫那種酸澀感快點瀰漫全身。

第三圈,凌雲是用正常人的耐力和正常人的毅力在拼,在等待那種極致的酸澀感攀登至頂峰!

三圈下來,他整整用去了四十五分鐘多的時間,才跑了一千二百米!

這對於靈魂深處,充滿了無比強大的驕傲的凌雲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現在,第四圈開始了,凌雲拼的是意志!

那種對常人來說簡直就是酷刑的酸澀感,對於凌雲來說,恰恰是超越自己,超越極限的最好的磨練!

要麼倒下!要麼繼續向前奔跑!

毫無疑問,當然是繼續向前奔跑!體力,精力,耐力都消耗光了,他在用強大的意志力催動自己的生命潛力在跑!

「胖子,我不管你今天發什麼瘋,你給我聽好了!既然你開始跑第四圈,你就必須要跑完五圈!」

一個打雷般的聲音在凌雲耳邊響起,凌雲感覺到一個高大的身影來到了自己身邊。

咸澀的汗水隨著凌雲的腳步,隨著他胖臉上身上肥肉的顫動,雨點般灑落,溢滿汗水的雙眼早已睜不開了。

凌雲一直不敢去用手擦,他怕打破自己奔跑的節奏。

不過,聽到這個聲音,凌雲還是萬般艱難的扭了扭脖子,對著自己左側的那個虛影擠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然後,他又艱難的扭過頭,再次猛的咬牙,邁出的步子更大了!

這一個動作比他說千言萬語都要管用,相當於直接狠狠地抽了唐猛一巴掌!

如果凌雲現在還能開口說話,如果凌雲還有力氣做別的動作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吐唐猛一臉唾沫,然後罵他一句**。

「五圈?跑五圈不是老子的風格!」

唐猛一下子就停了下來,呆立當場,他看懂了凌雲的笑容,也看清了他那個難看笑容所傳遞的嘲諷和不屑。

「原來他不是為了嘩眾取寵,也不是為了證明自己給別人看,他只是在挑戰自己的極限!」

「曹珊珊,你贏了!」唐猛看著凌雲遠去的背影,眼中的神色很複雜。

此時,操場上,上體育課的低年級學生已經不滿足於鼓掌和加油,有一個長腿女生在凌雲跑過她身邊的時候,竟然毫不猶豫的跟著他跑了起來!

有了第一個,很快,第二個,第三個,都追了上去!

他們有的跑在凌雲身體兩側,有的跟在凌雲身後,不停的為他鼓勁加油!

「凌雲,我們支持你,沖吧……」

「加油!加油!」

操場上的加油聲開始變得整齊劃一,聲勢震天!

學校外不知道的路人,還以為清水一中又舉行運動會了呢!

就在凌雲開始跑第四圈的時候,第三節課已經過去了大半。

高三一班,謝俊彥的臉色終於不再那麼悠然,他臉色難看的盯著自己最新款的愛鳳五手機手機上的一條信息。

「老大,那胖豬開始跑第四圈了,怎麼辦?」

謝俊彥皺著眉頭思索了一番,很快回復了信息。

「第四圈讓他跑完,如果他還能跑第五圈,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就算是弄斷他兩條腿,也一定不能讓他跑下來!」

信息發出,謝俊彥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狠戾歹毒,很快又恢復如常,看似很認真的聽起課來。

操場上。

和成志業他們一起訓練的一個練習散打的肌肉男,默默地把手機塞回了衣兜里,然後斜著眼睛看著凌雲奔跑。

他叫李磊,是謝俊彥的鐵杆小弟,也是謝俊彥在學校里的打手,只要放學以後,就跟著謝俊彥出去吃喝玩樂。

但在校內,謝俊彥為了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平時卻很少跟李磊接觸,如果謝俊彥有看著不爽的時期,都是給李磊一個電話讓他擺平完事。

謝俊彥既然敢拿五千來賭,他當然會想好了後招,只是,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判斷出凌雲至少能跑多少圈。

如果凌雲想多跑幾圈,那他有的是辦法讓凌雲跑不下來!

雖然唐猛喊他一塊兒過去給凌雲數圈他沒答應,可他剛一進教室,就給正在操場上練習散打的李磊發了簡訊,讓他把操場上的情況隨時用簡訊告訴自己。

謝俊彥現在還不想因為凌雲的事情正面得罪寧靈雨,他還希望自己能通過什麼手段在高考之前得到寧靈雨的芳心呢。

「還差一百米!加油!」

「加油!」「加油!」

凌雲憑著意志在瘋跑,在越來越多的低年級學生的加油聲中,他的腳步非但沒有減慢,反而還在加快!

他在享受身體的體力,耐力,意志力達到極限之後帶來的痛苦!

不過,凌雲知道,他已經到達自己的極限了!

現在,他把口張到了最大,一直被控制的很好的「呼……呼……」的呼吸聲也變為了「呵……呵……」聲音。

凌雲只覺得自己的嗓子就像被燒紅了的烙鐵狠狠的燙著,灼燒的刺痛感幾乎令他無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