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09章賭局(一)

第009章賭局(一)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587

謝俊彥見寧靈雨回過頭來,等他終於從正面看到寧靈雨梨花帶雨的精緻臉龐,瞳孔驟縮,呼吸頓時一滯!

寧靈雨這種空山雨後的清靈秀美的氣質,絕非美艷絕倫的曹珊珊和妖冶輕佻的庄美娜所具有的!

這也正是寧靈雨能吸引謝俊彥一直瘋狂迷戀,不得到她誓不罷休的最大原因!

謝俊彥不著痕迹的掩去雙眼中的貪婪,眨眼間換上了一副親切的關心的笑容,對寧靈雨說道:「靈雨,好端端的,你怎麼流淚了?美娜不太會說話,你不要太在意……」

討好之意,溢於言表。

庄美娜本來指望謝俊彥能為她幫腔,頂寧靈雨幾句,此時見謝俊彥這麼說,頓時氣得怒哼了一聲,把胳膊從謝俊彥的臂彎里抽了出來。

「哼,原來那個傻子是你哥哥啊?不好意思,我一直不知道呢!」

不管怎麼說,庄美娜達到了打擊寧靈雨的目的,她還是很得意的,她故意對著寧靈雨揚了揚下巴,塗滿粉底的臉上一副很欠抽的表情,無所謂道。

「庄美娜,我一直不想和你作對,別以為我寧靈雨就怕了你!我再說一遍,我哥哥不是窩囊廢,請你以後自重!」

庄美娜聽了滿臉的不屑,譏諷道:「你哥哥不是窩囊廢?你哥哥這次是不是又考了個倒數第一?你哥哥是不是整天被人打?整天被人嘲笑?還想去追曹珊珊?他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豬樣子?且,這要不是窩囊廢,我都不知道窩囊廢怎麼定義了!」

庄美娜得勢不饒人,一口一個「你哥哥」,連凌雲的名字都省了,顯然,她終於逮住了寧靈雨的弱點,極盡挖苦諷刺。

寧靈雨一陣氣苦:「你!……」她有心為凌雲說上幾句,卻無從反駁。

因為庄美娜這次實在是抓住了她的痛處,讓她辯無可辯。

「好了好了,庄美娜你少說兩句,大家都是同學,你也要考慮一下靈雨的感受嘛……」

謝俊彥看到班裡的同學都面色不善的圍了過來,怕庄美娜引發眾怒,趕忙阻攔道。

寧靈雨雖然家境貧寒,可學習十分刻苦,相貌就不必說了,又是班裡的學習委員,對班裡學習差的同學從來都是熱心幫助,因此在高三一班的人緣很好,威望很高。

可以說,寧靈雨是高三一班大多數男生心中的夢中女神,此刻見到她被庄美娜瘋狂攻擊,均是一臉的不爽。

庄美娜卻不這麼想,她仗著家裡的財勢,又自負魅力不輸給任何人,晾這些同學也不敢動她,因此反而越發囂張起勁。

「謝俊彥,你到底是我男朋友還是她男朋友?你到底是幫我還是幫她?我就說她哥哥是個窩囊廢怎麼了!哼,窩囊廢,癩蛤蟆!」

寧靈雨氣的眼圈泛紅,她緊緊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呼吸急促,嬌軀劇烈顫抖,抬手指著一臉囂張的庄美娜,憤怒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看著寧靈雨氣憤的樣子,謝俊彥的心底竟泛起一種變態的快感,「哼,讓你跟我裝聖女,老子要不是想讓你死心塌地愛上我,十個你這樣的也讓我給輪了!」

不過謝俊彥臉上卻依舊是裝著一副對寧靈雨關切,對庄美娜無奈的表情,他痛心疾首的皺了皺眉,正要說話,卻聽到隔壁的高三二班傳來一陣喧嘩!

「開賭啦,開賭啦,本人小賭神唐猛坐莊,賭那個死胖子到底能跑多少圈,一圈賠一倍,兩圈賠兩倍……五到十圈賠五倍,十圈以上賠二十倍!猜不中算輸,一分不賠!」

高三二班「小賭神」唐猛,清水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兒子,清水一中四大惡少之一,天生好賭,尤其崇拜發哥演的賭神,自封小賭神。

他上高中以來,幾乎把所有可以用來競猜的項目賭了一個遍!

包括各類考試成績,校運動會的冠亞軍爭奪,學校班級之間舉行的足球賽和籃球賽,能賭的全賭!

這小子高大威猛,花襯衣,牛仔褲,留著古惑仔里陳浩南的飄逸髮型,為人桀驁不馴,放蕩不羈。不過他雖然逃課上網、打架鬥毆、賭博追女孩子等等無所不幹,卻很少欺負弱者。

唐猛既然崇拜賭神,自然最重賭品,賭贏了當然大賺一筆,可如果賭輸了,卻該賠就賠,從不含糊。

因此很多同學雖然不齒他紈絝子弟的秉性,卻由衷佩服他的賭品。

下課以後他看到凌雲扛著沙袋在操場上瘋跑,到現在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頓時心裡萬蟻鑽心般痒痒,就這麼來了一嗓子!

他嗓門很大,一下子整個高三所在的樓層都聽見了,每個班級的好事兒的頓時呼啦啦圍了過來。

「唐哥,我押五十,賭一圈……」

「我押一百,賭兩圈……」

「八十,一圈……」「二百,一圈……」「一百五,兩圈……」

…………

作為一班的班長,謝俊彥正頭疼怎麼解決自己班裡兩大校花針鋒相對的麻煩,此刻見唐猛開了賭局,所有人都圍了過去,頓時心頭一松。

他拽了正得意的庄美娜一把,一臉玩味的淡淡道:「走,過去看看。」

庄美娜像斗贏了的公雞一般,得意的掃了寧靈雨一眼,故意不屑說道:「有什麼好賭的,那窩囊廢現在連半圈都沒跑上,累死他也不過跑一圈兒而已!」

謝俊彥此時背對著寧靈雨,臉上立即換上了一絲邪異的笑容,他輕聲道:「所以啊,唐猛上次贏了我一萬塊錢,這次他敢開這個賭局,我要讓他連本帶利全給我吐出來!」

那聲「所以啊」似乎是故意說給寧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