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05章略施小懲

第005章略施小懲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264

看熱鬧的同學見了凌雲霸道威猛的氣勢,雖然詫異凌云為何在短時間內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可他們也不想在這時候捋虎鬚,只好各自散去,各回宿舍去八卦去了。

真是綿羊變猛虎,進高中以後被所有人欺負嘲諷了兩年多的凌雲,一舉爆發,竟然直接踩了韋天干,扇了賈猛,這絕對是轟動全校的大新聞!

賈猛一看身邊沒人了,心裡更加害怕,往前挪動的腳步有些躊躇,毫無底氣的囁喏道:「柴翰林,咱們好歹是同學,你……你和凌雲關係好,你可攔著他點兒,不能讓他再打我了……」

賈猛再壞,終究不過是個讀書的少年而已,欺負別人行,輪到自己被打,怎麼可能不怕?

這小子倒會找人,他知道現在宿舍里要是還有一個人能救他的話,那麼這個人肯定就是柴翰林。

凌雲輕蔑的看了他一眼,好笑道:「你也不用求柴翰林,我如果要打你,誰也攔不住,你求誰都沒用!關上門,過來!」

說著一抬腿,把腳從韋天乾的胸口上移開,對慢吞吞走過來的賈猛說道:「把他扶起來吧!」

好歹是在一個宿舍里住了近三年的同學,馬上又面臨高考,凌雲也不想做的太絕,只要震懾一下也就算了。

「你們兩個別裝睡了,難道還要我上去請你們下來不成?」凌雲抬頭,對上鋪的谷元龍和沙國興淡淡道。

谷元龍現在腸子都悔青了,心裡差點要把韋天干給罵死了,心說平時調笑凌雲欺負欺負他找點兒樂子也就行了,幹嘛出這個餿主意不給人開門?

這個就是到哪兒說理去,他們也不佔理啊!哎,這小子今晚到底吃什麼葯了,怎麼變得這麼生猛!

可想歸想,凌雲既然點他的名字了,他還真不敢裝聽不見,於是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尷尬一笑,諂媚道:「嘿嘿,凌哥,您叫我?我這就下去。」

另一邊的沙國興一聽,頓時翻了個白眼,谷元龍這小子還真會見風使舵,凌雲名聲在外的「肥豬」「廢物」等等這些外號都是他起的,現在眨眼間就改口喊上凌哥了!

他倒沒有怎麼害怕,因為他過去除了偶爾諷刺嘲笑凌雲,還真沒怎麼刻意去欺負過他,只是宿舍里既然都欺負凌雲,他不那樣又顯得不爺們,也就隨大流了。

今晚的事情雖然自己也有份,可畢竟只是附和,不是主謀,看凌雲說話的語氣,也不像要趕盡殺絕的樣子,因此他沒有說話,直接從床上跳下來了。

賈猛更是被凌雲一巴掌給抽怕了,他知道,有了今晚這一巴掌,自己今後別想再欺負凌雲一次了!

凌雲回到自己的床邊,把鋪上的被褥一掀,直接坐在了床板上,那床立時被他壓的往下一沉,吱吱呀呀響個不停。

他漫不經心的掃了戰戰兢兢站在那裡的四個人一眼,似乎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恐懼,知道自己震懾目的達成了,於是淡淡一笑道:「都別杵著了,隨便坐下吧,咱們好好談一談!」

「谷元龍,我記得剛進校的時候,安排的我是上鋪對吧?」

凌雲通過剛才這幾個人的說話,已經知道了這幾個人各自的姓名。

谷元龍沒想到凌雲頭一個就找到了他頭上,他沒等屁股坐穩,趕緊又站了起來,滿臉堆笑道:「凌哥,這是我的錯,您看,要不,咱倆現在就換回來?我這就收拾被褥。」說著,竟真要上床。

「你給我老實坐那兒!」凌雲感覺有些好笑,為自己的前任有所不值,哪怕你雄起一次,也不至於被這些人欺負成這樣啊!

「我的意思不是跟你換過鋪來,我還怕半夜壓壞床板砸死你呢!我跟你說這個,只是讓你知道,有些事我過去只是不想跟你們計較,不代表我就真任由你們騎在我頭上拉屎,明白嗎?」

凌雲接下來的日子要瘋狂練體,當然不會去跟他爭什麼上下鋪,只是點給谷元龍,讓他心中有數。

少年時代,誰沒被人欺負過?誰又沒欺負過別人?凌雲自己的路自己清楚,還犯不上反過頭來去欺負這些同學。

「明白,凌哥,以前都是我的錯,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宰相肚子里能撐船……」

「行了,不用拍馬屁了,改了就行了,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凌雲一擺手,止住了谷元龍的話。

「賈猛,我那一巴掌重是重了點兒,可你這三年,欺負我到了什麼程度,你自己應該比誰都清楚,這一巴掌,就當咱們倆是扯平了,你看怎麼樣?」

被凌雲當著那麼多人打臉雖然很丟人,可平心而論,賈猛這一巴掌挨得不冤,就他對凌雲做的那些事,換個人打斷他一條腿都是輕的!

現在賈猛已經怕了凌雲,兩人的地位跟以前徹底反過來了,他除了默默點頭,還能怎麼辦?

搞定了這兩個人,凌雲終於把目光移到了剛站起來的韋天乾的臉上!

「韋天干,我知道你不服,我也不在乎你服不服,還有兩個月就大比……額,高考,高考後大家各奔東西,我不想惹事,可我更不願意別人當我是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凌雲看到了韋天干屈辱和憤怒的要噴火的眼神,卻毫不在意,徑直說道。

他根本就沒把宿舍里這幾個小角色放在眼裡。

韋天干一臉的怨毒,他現在當然知道他根本不是凌雲的對手,因此聽了凌雲堪稱囂張的不可一世的話,並沒有反駁,只是在心裡暗暗發狠,琢磨著怎麼才能找回面子。

見韋天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