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01章地球重生

第001章地球重生 (1/3)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5798

半夜,江南省清水市。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早已經被拐角處突然衝出來的那輛裝滿石頭的重型斯太爾卡車嚇傻了的凌雲被撞的從自行車上高高飛起,身體成弓形在昏黃的夜空中划過一道凄美的長長的弧線,緊接著又是「砰」的一聲巨響,他肥胖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二十米開外的堅硬馬路上。

他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瀕死前的凄厲慘呼,就被那輛重型斯太爾給撞飛,摔落地面後一動不動,七竅中不停的溢出鮮血,任誰看都活不成了。

奇怪的是,那輛重型斯太爾明知道撞了人,卻連停都不停,原速不變,直接碾過幾乎已經撞碎了的自行車,很快無影無蹤。

此地偏僻幽靜,路上行人皆無,連來往車輛都很少,只剩下躺在地上早已神仙難救的凌雲,和那輛被撞碎又碾爛了的自行車。

兩百米外,一輛黑色的奧迪q7裡面,一個目光如鷹隼,臉色帶一絲邪異的青年完整的欣賞了車禍的整個過程。等斯太爾徹底消失之後,他薄薄的嘴唇微微一抿,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帶著殘酷暴戾的嘲諷笑容。

「告訴凌大少,事情成了,讓他馬上把剩下的一千萬打到賬戶上!」陰鷙青年隨手拿起身旁的高倍紅外線望遠鏡,盯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七竅流血的凌雲,吩咐身旁開車的人。

「哼,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在我們眼裡連螻蟻都算不上的垃圾,凌家大少竟然出價兩千萬收他的命!」

「還有,那個開斯太爾的傻蛋,我不想讓他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早就告訴他一定要從那肥豬身上碾過去的!」

「明白!」駕駛位上的中年司機心神一顫,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懼,趕忙應道。

夠狠!夠絕!兩條活生生的人命在那個陰鷙青年的眼中,彷彿根本不算什麼。

奧迪q7啟動,很快拐了一個彎,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凌雲突然醒了。

不過他並沒有立刻睜開眼睛,而是先習慣性的在心中默默喊了一聲:「隱!」

然後他發現自己曾經萬試萬靈的隱身術,這次並沒有讓他隱身成功。

隱身失敗!一念及此,凌雲莫名驚慌。

可凌雲的驚慌並沒有超過一秒鐘的時間,因為他感覺到全身都在痛,劇痛無比的那種痛!雖然不至於讓他呲牙咧嘴,可也讓他痛的差點哼出聲來。

如此的劇痛甚至都令他沒有時間去整理剛才一瞬間湧入腦海的大量的陌生記憶和信息殘片!

無奈之下,凌雲只好利用自己最後的靈氣,強行使用神識內視了一下,他身體糟糕的情形頓時讓他一陣無語。

這具肥胖如豬的身體首先不是自己的不說,關鍵是這具身體的五臟六腑已經全部移位,而且仍舊在不停的內出血。胳膊、大腿、尤其是胸口的數根肋骨全部都斷裂,好幾處關節甚至是徹底粉碎!

「老天爺,你特么的不是真要玩死我吧?!」凌雲在心中暗暗詛咒了一下,可還得面對現實。

現在他唯一能夠利用的,就是挾裹著自己這一縷元神逃出那恐怖天劫的靈氣了。

因為他剛才已經嘗試了無數次,想要利用自己能夠吞噬吸收天地之間萬物靈氣的天賦,來吸收自己身體周圍的天地靈氣,可惜他悲催的發現,這個鬼地方的天地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太枯竭了!以至於他根本吸收不到一絲一毫!

什麼都不重要,還是趕緊修復了這個破爛的身體再說,不然動都動不了!

勉強施展出一個很低級的治療術,仙靈氣在體內經脈中緩慢運行,凌雲破損的五臟六腑逐漸神奇的歸位,並很快止住了內出血,斷掉的骨頭也開始接續,那種強烈的疼痛感也隨之減輕甚至消失。

「咦,這小子的陽蹺脈竟然在出生不久之後被人用重手廢掉了!這特么的得多大仇啊!不過幸好,咱不但是修真天才,還是杏林高手,不然別說修鍊了,就是活過二十歲都難!」

想的是輕鬆隨意,可治療起來凌雲卻是無比的小心翼翼,畢竟這是關乎自己將來能否修鍊的事,當然馬虎不得。

隨著不停的治療,凌雲已經勉強可以動了,他用手扶著地面撐坐了起來,同時睜開了自己染滿了鮮血的眼睛!

「擦你姥姥的天劫,我@#¥%……」等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凌雲再也無法保持自己堅毅的道心,徹底丟掉了渡劫期高手的風範,忍不住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

瘋魔一般的罵了半天,歸根結底一句話,這裡根本就不是他熟悉的修真大世界!

可罵歸罵,罵完了以後,凌雲還不得不面對現實——剛才為了恢復這個堪稱破爛兒的身體,並順帶著把那條關乎自己能否修鍊的陽蹺脈修復了六七成,自己最後的一絲仙靈氣也幾乎消耗殆盡!

「十幾年的隱疾,果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去除的,要是仙靈氣再多一點兒就好了!」凌雲皺眉暗暗嘆了一口氣。

自己這具身體受傷實在是太嚴重了,渡劫期的仙靈氣雖然妙用無方,可凌雲絕大部分都用來治療眼下嚴重的身體傷勢了,因此只能勉強將陽蹺脈恢復到了正常人六七成的水平。

不過凌雲並沒有任何的擔心,憑他的絕世醫術,只要給他一定的時間,他肯定有辦法令這條經脈完好如初。

身體的徹底恢復和劇痛的漸漸消失,讓他得以理順剛才鑽入腦海的大量記憶殘片。

記憶中的信息明顯已經有些殘缺不全,斷斷續續,可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