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90章 恰到好處

第1690章 恰到好處 (1/1)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3-13 02:45  字數:2937

由於時間有限,凌雲實在是沒有工夫安安穩穩地坐下來,跟家裡人促膝長談,詳細講述他離京之後具體經歷的那些事情,只能挑著他認為必要的,同時也是最重要的,簡短一說,讓家裡人做到心中有數,或者能夠放心,也就行了。

否則的話,就凌雲離京之後的那些經歷,真要鋪開來挨個詳細講述一遍,那他這一晚上就什麼事情也別做了,光講故事都講不完。

好在現今的通訊足夠發達,凌雲經歷的那些事,凌家都能夠通過多方渠道,充分了解到事情的大致經過和結果,因此,凌家人雖然會對凌雲的那些驚天事迹感覺震撼和好奇,卻也不會逮著他就非要刨根問底,探聽個究竟了。

何況,事情有輕重緩急,凌云為何會突然從外面返回凌家,凌家每個人都十分清楚,自然不可能拉著他問那些早有結果的事情,浪費他的口舌和時間。

凌烈和崔老,當然就更不會,對他們來說,凌雲能安然無恙回到家裡,就是最大的慰藉。

凌雲沖的太快,凌家人都在卯足了勁,快馬加鞭的追趕他的腳步,人人爭先,生怕落在後面,被無視,被捨棄掉,也實在沒有心情和精力,去過問那些與他們無關之事。

這就是一個真正強者的帶動作用。

因此,凌雲陪著凌烈喝了一頓酒,做完了他認為最緊要的事情之後,直接就離開了,因為凌岳此刻還在前院等著他。

「忠武啊,我估計,恐怕現在就連你自己,都忘記了你年輕時候的樣子了吧?」

凌雲離開以後,凌烈盯著崔忠武的年輕面龐,足足有一分多鐘,面現緬懷回憶之色,忽然開口說道。

凌烈很想再喊對方一聲崔老,奈何崔老現在的模樣,就跟凌嘯一般年輕,那一個「老」字,他哪裡還能喊的出口?

「少主真乃神人,真乃神人啊!」

崔老此刻依然猶如置身夢幻之中,他在那裡喃喃自語,翻來覆去就只有這一句話。

他帶著凌家三十六死士訓練結束之後,回到凌家也有一段時間了,家裡的凌烈,凌嘯夫婦,凌岳夫婦,都無一例外的年輕了二十歲,崔老早都已經看到過,也震撼過了,可用眼睛看到是一回事,自己親身體會,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這就好比你看到別人受傷流血,知道他一定很疼,可你只是知道,自己卻一點兒都不疼是一個道理。

而且他剛才吃下的那對丹藥,品階更高,效果要遠比凌家人服用過的上品靈丹逆天的多,遭受的震撼衝擊,自然也就更為激烈。

凌烈微微一笑,端起酒碗,將碗中剩下的酒一飲而盡,霍然起身:「走,隨我進屋,好好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可滿意否?!」

噗通!

凌烈剛轉過身,就聽到背後噗通一聲,崔老再一次雙膝跪地,他以額頭點地,對著凌烈猛磕響頭,發出砰砰響聲。

「老奴惶恐,老奴知錯,老奴知錯了!」

崔忠武悔不當初,是因為他的愚鈍,卻反而最先服下了凌雲煉製的更好丹藥,排在了凌家人的前邊,這讓他根本過不了心裡的那一關。

「忠武快起來。」

凌烈無奈一笑,只得又轉過身,上前用雙手把崔忠武從地上扶了起來,略一沉吟,然後正色說道:「老夥計,以後別一口一個老奴的,我們凌家,已然變了。」

「你也看到了,只要是雲兒安排的事情,根本用不著我們去妄加揣測,那樣反而是給他增添了麻煩,因為他進步太快,快到我們連想都想不到,因此我們只能全力去追趕,去聽從,也好讓他省心一些,不用為這些瑣碎之事浪費精力,消耗時間。你說呢?」

「是是是,是老奴糊塗了,竟然還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為少主打起了算盤……誰知竟是在瞎琢磨……」

崔老滿面慚愧,一個勁兒的自責。

凌烈哈哈大笑,拍了拍崔老的肩膀,他安慰說道:「這並不怪你,其實是我們凌家過去窮了太久了,咱們都是從最苦的日子裡熬過來的,你又是我的老管家,小貧乍富,有些算計也是正常。」

「而且,說來說去,你終歸也是為了我們凌家。」

凌烈性子直歸性子直,豪爽歸豪爽,卻絕對不傻,一個人連二十年青春都寧肯不要,也願意讓凌家多換取一些資源好處,肯這樣犧牲自己的人,世間能有幾個?

「所以,這丹藥,你當得起,吃了就是吃了,不用太過放在心上,以免沾染了心魔,反而葬送了修為。」

「有雲兒在,我們凌家已經苦盡甘來,咱們老哥倆的苦日子,也就熬到頭了,今後你就陪我安心修鍊,享享清福,沒事兒的時候,就好好給我操練凌一凌七那幫小子!」

凌烈一番話,可謂是至情至性。

「是!」

崔老聽完,感動的抹了一把眼淚,一個勁兒的直點頭。

「走,隨我進屋。」

其他的話,根本用不著多說,凌烈適可而止,直接帶著崔老進了客廳。

……

「人老成精,真是人老成精啊……」

凌雲邊走邊搖頭,嘴角掀起,心說剛才老爺子這番話,少一句欠火候,多一句就過頭了,真是恰到好處。

但這並非心機,而是馭人之道,不管怎麼說,崔老畢竟不姓凌,而凌雲剛才給了他舉世難求的好處,這時候凌烈要是什麼話都不說,那他這個凌家的老家主,也就白做了。

從凌烈院子里出來以後,凌雲並沒有直接飛往前院,而是穿門過屋,一個個院落走著過去。

凌一和凌七,早已帶著凌家死士出去暗中監視,或者說照顧七十二弟子去了,因此七八兩重院落,此刻冷冷清清,空寂無人。

「大哥。」

凌雲很快來到了凌家第六重院落,見到了在鬼神柳下面盤膝打坐的凌勇,打了一聲招呼。

凌勇早有察覺,他睜開了眼睛,對著凌雲笑了笑:「三弟,你去忙你的就是,不用管我。咱們兄弟有話,回頭再說。」

「好!那我過去了。」

通過上次敞開心扉的交談,凌雲和凌勇早已兄弟齊心,兩人之間不需要任何廢話。

撲稜稜!

「呱呱!」

棲息在鬼神柳樹杈上的金線烏鴉,這時候又飛起來了,它俯衝而下,來到凌雲身前,振翅懸空,一對金色眼眸,在黑暗中閃耀著詭異的金色光芒,可憐巴巴地望著凌雲。

這傢伙是饞了!

凌雲洒然一樂,剛才金線烏鴉就飛去了前院,卻被他揮手攆走,現在惦記著凌雲的純陽氣,目光焦急,都有些狂暴不耐了。

「給你!」

凌雲隨手打出一道純陽真氣,匯聚成一個鉛球大小的熾盛光球,白光閃耀,把四周映照的亮如白晝。

金線烏鴉猛地張嘴,對著純陽光球直接一吸,把它吸進口中,忙不迭吞下,然後歡騰的撲棱了兩下翅膀,就振翅而回,滿足的回到樹杈上趴窩去了。

餵飽了金線烏鴉,凌雲便不再停留,他又跟凌勇打了個招呼,然後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刷!

這一次,凌雲直接出現在了凌岳的院子里。

「伯父!」

「過來坐。」

凌岳從竹椅上站起身,笑著招呼凌雲,對他說道:「你父親不想打擾我們聊天,所以剛才就回去了。」

「恩。」

凌雲也不客氣,直接坐到了凌嘯剛才坐過的椅子上,然後神念一動,拿出了從苗疆帶回來的靈茶,足足有十斤,只多不少。

「伯父,這是我孝敬您的,等會兒咱們嘗嘗這個。」

…………

謝謝大家的推薦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