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72章 人不如新

第1672章 人不如新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2-22 00:33  字數:3818

「薛爺爺,您這一身新郎官的打扮,真的很不錯。」

凌雲進門,望著服飾煥然一新的薛正奇,似笑非笑說道。

現在時間還太早,在凌雲來之前,這個院子里,只有薛神醫一個人。

此刻,薛神醫早已不是來苗寨之前的那副打扮,他也穿上了苗族盛裝,跟站在寨子外面迎接客人的苗清一樣,只是這一身明顯是新郎官的衣服,是嶄新的,色彩要更加鮮艷亮麗。

所以凌雲才會憋不住笑意。

不過,如今的薛正奇,看起來十分的年輕,也就二十歲左右,只從相貌上看的話,比凌雲大不了多少,甚至就連他那一雙眼睛,雙瞳漆黑,眼神清澈,拋開他真正的歲數不提,這已經是本質的返老還童了。

但真要說區別,也還是有的,那就是無論薛正奇的一舉一動,都帶有閱盡人生的滄桑感,尤其是整個人散發出來的那種氣質,那是二十歲的年輕人絕對不會擁有的。

「別介,薛爺爺這個稱呼,我可是愧不敢當了。」

薛正奇擺擺手,當然知道凌云為何會是那副表情,在過去的一天一夜當中,他在苗鳳凰以及自己的兒子,兒媳那裡,看到的實在是太多了。

那絕對是大寫的尷尬。

尷尬,糾結,惱怒,無奈,還有迷茫……現在竟然同時展現在薛神醫的臉上。

哪怕此刻對面站著的是凌雲,薛神醫也沒給他什麼好臉色。

「你隨便坐。」

許是還沒適應這套苗族服飾的原因,薛正奇動作有些僵硬,他沒起身,先讓凌雲坐下,然後才氣呼呼說道:「臭小子,你昨天給了我丹藥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知道我一個人在這裡是怎麼應對的嗎?」

「你知道昨天中午,我是怎麼跟我兒子苗清相認的嗎?」

「那場景簡直……」

薛正奇表現的很激動,但顯然不是因為做新郎官開心,他說的是自己的真正年齡和身份,跟他現在的相貌,極其的不匹配的事情。

凌雲安然端坐,靜靜的傾聽著薛神醫對他大倒苦水,卻不開口。

因為他心知肚明,一個人驟然返老還童,必然會面對這種情況,誰也逃不開的,除非是在修真大世界出生,而且從小就開始修鍊,身邊人都是如此,對這種事耳濡目染,司空見慣,才真正會對這種事情無所謂。

昨天上午,把丹藥送出,把他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完之後,凌雲果斷帶著苗小苗離開,可不止是因為不想當電燈泡,還有這方面的因素。

過去的這一天一夜,對薛神醫來說,除了重返年輕那一瞬間的震撼喜悅之外,他之後面臨的所有事情,其實並不怎麼好過。

這需要適應,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才行。

薛正奇和苗鳳凰重歸於好,接下來必然就是要面對自己的兒子,但他那時的樣子,別說認苗清做兒子了,苗清就算做他的父親都綽綽有餘——那種畫風……

就如同薛神醫再也說不下去一樣,讓外人根本無法置信。

「臭小子,你就說現在怎麼辦吧?」

薛正奇也看出來了,只看凌雲淡定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剛才說的這些,凌雲早已想到,所以他也懶得再說了,實在是太尷尬。

「反正我不管,今天你要不給我一個說法,你就別想再出這個門!」

凌雲笑,提醒說道:「薛爺爺,您今天不是要成婚么,不出門恐怕不行吧?」

薛正奇表情一僵,臉色通紅道:「我說的是以後!」

「薛爺爺啊,這樣您可就不厚道了。」

凌雲起身,倒背著雙手,竟在屋中慢悠悠行走起來,他如同賦詩一般,慢悠悠說道:「這天下的事情,欲受其利,必承其苦。」

他抬手斜斜一指高處,苗鳳凰所在的那處房屋,笑著說道:「您看苗奶奶,如今看起來不過十九歲,一身盛裝,笑靨如花,在屋裡忙活起來,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顯然早就適應了她這個樣子,您得像她學習才是。」

「她?!」

薛正奇一聽凌雲說到苗鳳凰,臉上更加鬱悶了:「她自打昨天服下你那丹藥之後,臉上的笑容就再沒停過……」

「對呀!」

凌雲停下腳步,聳聳肩,淡然說道:「可不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嗎?」

「您跟我說的那些,不過是因為重返年輕,驟然間在相貌上和自己的晚輩差距過大,所以在心理上一時無法面對罷了。」

「這其實是很小的事情,只要適應幾天,一切該如何,還是如何。」

薛神醫被凌雲說的啞口無言。

其實,一下子變回二十歲少年,那種震撼和欣喜,是根本無法掩飾的,而且很長時間之內都停不下來,因為年輕帶來的各種神奇感受,會一直持續發生,影響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徹底適應之前,不可能結束。

比如,生理上的,最真切的體會,薛神醫在今天早晨睡醒的時候,就明顯感覺到了。

前面早就說過,駐顏寶丹不但能讓人重返年輕,還可以改變人的精氣神。

薛神醫現在找凌雲大倒苦水,說白了,就是找個能說話交流的人,把憋在心裡的話一股腦兒說出來而已。

因為在這十萬大山包圍當中,能跟薛神醫說上話的人,也就凌雲了,不找他找誰?

畢竟這趟來苗疆的,除了苗小苗之外,就他們倆人。

何況現在兩人看起來一般大。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

薛神醫也站起來了,他皺眉道:「可是今天外面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你讓我怎麼辦?」

「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