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53章 練氣六層巔峰(求月

第1653章 練氣六層巔峰(求月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2-02 16:38  字數:3898

一氣陰陽訣,這門功法實在是太逆天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裡這個二,指的就是陰陽,天地之間,萬事萬物,莫過於陰陽二字!

再加上凌雲可以吸收天地間任何靈氣的逆天體質,更是如虎添翼,體質跟功法結合,簡直天衣無縫。

因此,雖然凌雲知道的修鍊法門數不勝數,可他只要提升修鍊境界,都只用一氣陰陽訣。

一法在手,別無所求。

在陰陽鎖龍大陣裡面,凌雲位於陰陣陣眼和陽陣陣眼的正中間,在陰陽交匯之地修鍊,他能夠始終保證自己體內的陰陽平衡,只管放開了吸收就是。

但在這秦始皇陵的景區門口,從裡面溢出來的只有精純的陰氣能量,他收入體內之後,不得不利用一氣陰陽訣,將一大半的陰氣轉化成陽氣,以此維持體內的陰陽平衡,多了這一道程序,自然就麻煩了一些。

好在如今,凌雲的神異丹田已經大成,急速旋轉之間,能夠迅速將他收入體內的陰氣轉化為陽氣,然後出丹田,遊走全身,不停洗刷滋養著他的丹田,經脈,竅穴,還有眉心識海。

如今,凌雲的眉心識海,已經真正變成了神元的海洋,至少已經儲存有一百二十萬滴神元,此刻,那裡面神元形成如雨,灑落海洋之內,照這個速度下去,最多再有三天,就能徹底注滿眉心識海了。

轟!

在修鍊的同時,凌雲也不忘催動陰陽五行火,化作人形火焰,進一步淬鍊他的全身,得到進一步強化提升。

練氣中期境界,絕大多數的修真者只顧修鍊自己的眉心識海,極少有人還能同時提升自己的肉身強度,不是不想,而是他們無暇分心,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

像凌雲這樣,在不耽誤修鍊神識的情況下,還能保證自己的肉身始終在變強的,絕對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

因為只要度過了四九小天劫,通過渡劫打造出來的肉身,身體強度已經足夠修真者使用了。

只要境界到了,有了法術傍身,誰還會為了提升那點兒肉身強度,去耽誤了提升境界?

但凌雲不一樣,他自己知道自家事,不知道會在跨過哪個大境界的時候,就有莫名其妙的天劫降落,不錘鍊肉身絕對不行。

所以不管他多麼渴望提升境界,也從來不會停止修鍊大衍聚星寶訣,雷打不動。

再一個,凌雲現在擁有陰陽五行火,不練白不練。

反正練了不白練。

呼呼呼……

陰風呼嘯,從秦始皇陵景區正門內溢出,被凌雲身體瘋狂吸收,分秒不停。

此刻,在其他遊客眼中,秦始皇陵只是一個遊覽景區,但在凌雲的眼中,這裡卻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陰氣寶庫!

秦始皇陵景區,就像華夏的三峽水庫,凌雲不來,這裡風平浪靜,凌雲一到,就如同三峽水庫開閘泄洪了。

景區之內,那海量的陰氣就如同三峽水庫裡面儲存的水,閘門打開之後,咆哮著傾瀉而出,全部灌入了凌雲的體內!

當然,除了那些海量的陰氣之外,裡面還夾雜有相對較少的龍氣和皇氣,這兩種氣息,皇陵之內只有一個人擁有,祖龍始皇帝,雖然稀少,卻無比強大,凌雲自然是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時間流逝,日頭西墜,不知不覺,凌雲已經在秦始皇陵南門修鍊了三個小時。

下午五點左右,遊人已經漸漸稀少了。

可是,從門內湧出來的陰氣濃郁程度,卻絲毫都沒有減弱跡象。

凌雲暗暗點頭,很欣喜,他在景區門外晃悠了那麼久,早已看到了秦始皇陵的全景遊覽圖,知道那裡面有好幾個陪葬坑。

「不能總在一處,該換個地方了。」

凌雲雖然不想耽誤修鍊,可卻也不想被當成傻子,他在景區南門來回晃悠了太長時間,既不進去,也不離開,早已引起了門衛的注意。

他不用問都知道,那都是秦家的人,肯定不會為難他,但凌雲卻不想招惹麻煩。

凌雲離開了,貼著景區的圍牆行走,走出幾百米之後拐了個彎,又來到了景區的西門,繼續吸收陰氣修鍊。

又過了兩個小時,晚上七點左右,天色黑了下來,景區的工作人員,也已經下班了。

凌雲再次離開,又去了景區北門,四顧無人,這次他就從容多了,竟是大咧咧直接站在了門外,距離門口只有三米遠。

就這樣,凌雲一直修鍊到了午夜,他終於離開了秦始皇陵景區的範圍,隨著距離護陵大陣越來越遠,凌雲的神識也在逐步恢復。

黑暗中,凌雲越走越快,等到徹底脫離了護陵大陣的範圍,他直接隱身,衝天而去,飛往秦嶺的首陽山!

轟!

一小時之後,凌雲將吸收來的陰氣徹底消化,讓體內陰陽二氣完全平衡,他毫不耽誤,直接沖關突破!

練氣六層後期。

「嘿,這感覺實在太爽了。」

穩固境界之後,凌雲離開了首陽山,他哪兒也不去,又回到了秦始皇陵景區,在西門繼續吸收陰氣修鍊。

凌晨五點鐘,凌雲再次離開了,找地方修鍊大衍聚星寶訣,八點以後,他又出現在了秦始皇陵景區南門。

廢寢忘食,不知疲倦,瘋狂修鍊!

十月六號,凌雲整整修鍊了一天一夜!

十月七號,他又修鍊了一個白天!

這期間,秦冬雪來找過凌雲三次,認為他要瘋了,每次都問凌云:「臭小子你到底在幹嘛?」

「不用管我,就是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