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49章 離奇命運(求月票)

第1649章 離奇命運(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31 14:52  字數:3648

經過剛才的一番對話,凌雲和秦秋月已經達成了一致,寧靈雨身上確實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毫無疑問,這兩人都是寧靈雨最親的人,一個是她的親生母親,另一個則是和她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

但是,這倆人卻都不是凡人,他們的心智都萬分強大,並沒有因為確認此事而變得驚慌失措,六神無主。

在他們看來,寧靈雨只不過是「生病」了,需要他們的救治和幫助。

生病這種事太常見了,每個人都會生病,不止是身體上的,還有大腦和精神上的,全世界的精神病院里,關著的精神病人多了去了,數不勝數。

難就難在,寧靈雨的問題還真不是身體上的,恰好是腦子裡,精神上的。

目前,至少有一點,凌雲和秦秋月都可以確認,寧靈雨的問題,還只是體現在對親情的疏離,對待周圍的人和事物的態度,在性情上發生了一些變化,但並沒有展現出危險性和攻擊性。

當然,在這一點上,夜星辰是個例外。

幸好,一切才剛剛開始,所以凌雲才會說,還有足夠的時間。

對寧靈雨出現問題的緣由,凌雲現在已經有了十分明晰的判斷,就是來自於寧靈雨的四九小天劫。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那一場天道饋贈,饋贈下來的絕對不止是那些金色仙靈氣和紫色仙靈氣。

凌雲走到了湖心亭的欄杆前,負手而立,眼睛注視著西邊昆崙山方向,目光深遠。

「媽,寧伯伯起靈那天,您讓靈雨一個人去了昆崙山寧家,卻故意攔下我不讓我去,就是為了今天跟我說這些吧?」

既然話都已經說開了,秦秋月也沒有表現出無法接受的樣子,凌雲便不再藏著掖著,乾脆把話說透。

「不錯。」

秦秋月也跟著走了過來,站在了凌雲身邊,她點頭道:「其實在天峰懸崖上守靈的那些天,我和靈雨日夜相處,自然也問了她這半年來的經歷,她也是有問必答,跟我講述的很詳細,後來經過冬雪和你的印證,倒也沒有一句謊話。」

說話間,秦秋月的臉上泛起一絲無奈的苦笑,兩個孩子,兒子是撿來的,閨女是親生的,都是她一手養大,眼看著他們一天天成長,這十八年來,日子過得雖然普通平凡,卻很是踏實安心。

秦秋月隱居清水市,過去的十八年,她心中最擔憂的事情,只有兩個。

一個是凌雲註定活不過二十歲;另一個就是寧靈雨要面對十八年之約。

也就是說,兩個孩子,一個註定會死,一個註定會走。

所以她不傳兩人武功,不講自己的身份背景,只想讓這兩個孩子,像普通老百姓的孩子那樣,開開心心的度過每一天,直到他們接受命運的安排。

誰知今年春節剛過不久,家中風雲突變。

先是凌雲,他被廢掉的陽蹺脈竟然神奇的好了,然後性格大變,逆天崛起!

凌雲崛起的太過迅猛,這讓他周圍所有認識他,接觸他的人,都震撼不已,驚嘆連連。

但秦秋月是何等人物,她不但是凌雲的母親,還是一名先天高手。

自打凌雲和寧靈雨共同回家一次之後,她就一直在暗中密切關注凌雲,當然也是為了保護他,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

在那短短几天當中,秦秋月有無盡的欣喜,也有無法訴說的悲傷,她曾一度認為,自己一手養大的那個兒子,沒了。

坦白說,那時候的凌雲在秦秋月的眼中,跟現在的寧靈雨在她的眼中,都是性情大變,沒有任何區別。

當然,還是有明顯區別的,那時候的凌雲是失去了過往記憶,他用的手段是極力掩飾和表演;現在的寧靈雨是擁有所有記憶,整個人是如此真實,卻跟以前判若兩人!

但對一個母親來說,同樣的經歷,在自己的兒子和女兒身上,在短短半年之內竟發生了兩次!

這是她現在表現的足夠淡定的最大原因。

半年前,秦秋月不知道凌雲身上發生了什麼,她更無力改變,於是只能認命,接受了命運的安排。

無論如何,看到陽蹺脈痊癒後的凌雲,變得龍精虎猛,霸道無敵,不能活過二十歲的擔憂盡去,這是給秦秋月最大的安慰。

至少「凌雲」能很好的活下去。

過去的這半年,每當秦秋月想起此事,她都會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

半年後,也就是今天,也就是現在。

凌雲更加強大,甚至成了妖孽般的逆天存在,他已經不再掩飾,不再表演,因為他十八歲之前的所有記憶,又都回來了!

這更讓秦秋月震撼,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毫無疑問,這是自己一手養大的那個兒子。

可是,兒子是回來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卻又開始變得陌生了起來。

這是什麼命運?!

秦秋月心中嘆息,任她從小痴迷玄學,喜好研究風水堪輿,命理相術,五行八卦等等這些,卻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些離奇事情。

回首過往,她自己的命運已經足夠坎坷,堪稱曲折離奇,可她的這一對兒女,一個是撿來的,一個是親生的,兩個孩子如今都已經立於當世絕巔,妖孽般優秀,可是……

這倆孩子真的不讓自己省心啊!

「媽,您在想什麼?」

凌雲也在沉思,忽然發現秦秋月半天沒說話了,頓時扭頭問道。

「哦,沒什麼。」

秦秋月警醒,她微微搖頭,盡量把心中的繁雜思緒全部拋開,從容說道:「以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