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48章 偉大母愛

第1648章 偉大母愛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30 07:52  字數:3949

「靈雨?她不是去昆崙山寧家了嗎?能有什麼事情?」

凌雲在裝傻,因為秦秋月還在靜養,不想惹她擔憂。

原本,凌雲飛赴天劍宗營救秦秋月,確實還抱有另外一種想法。

那就是,等救出秦秋月之後,凌雲要通過她,徹底了解寧靈雨出生前後,都發生了一些什麼,尤其是有沒有什麼異象出現。

而對這些問題最有發言權的人,當然就是秦秋月了。

凌雲需要通過了解這些詳細情況,來確認寧靈雨到底有沒有問題。

但是,自打寧靈雨趕到了天劍宗,凌雲親眼看了她的種種表現之後,心裡的那些猶豫和疑惑,早已不復存在了。

尤其是昨天晚上,夜星辰跟他分別之際,竟是毫不客氣的當面點出,寧靈雨百分之百出現了問題。

凌雲並非沒想到,他只是不想承認,不願意麵對這個殘酷的事實罷了。

既然已經徹底確認,那麼凌雲再來找秦秋月詢問那些過往細節,就沒有太大意義了,他只要全力去解決此事即可。

對凌雲來說,這是至關重要的大事,他已經有了全盤計劃,不想大張旗鼓的去處理,搞得沸沸揚揚盡人皆知。

尤其是,秦秋月。

在這件事情當中,秦秋月的身份實在是太敏感了,她夾在凌雲和寧靈雨中間,手心手背都是肉!

「雲兒。」

秦秋月聽完凌雲的話,她依舊背對著凌雲,心中嘆息,莫名地垂首一笑:「你可不要忘了,你和靈雨,都是我一手帶大的。」

這句話的潛台詞是,知女莫若母。

凌云:「……」

他一聽就知道瞞不住了。

秦秋月霍然轉身,美眸直視凌雲,凝視了他很長時間凌雲心裡都有些發虛了,這才笑道:「雲兒,剛才,媽讓你講述的,都是你這半年來經歷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真的都是逆天之舉,能人所不能,而且有許多事情都可以稱之為神跡。」

「只是,你小時候發生的那些事情,到底還記不記得呢?」

本來,秦秋月想問的是,凌雲十八歲之前經歷的那些事情,可是話到嘴邊,她還是改成了「小時候」三個字來代替。

秦秋月的眼神中,有期待,也有一絲無法掩飾的緊張,她情不自禁握緊了拳頭,掌心都出了汗。

她生怕聽到那個她不想接受的那個答案。

誰知凌雲卻洒然一笑,點頭確認道:「媽,我記得呢,除了很小的時候那些事,其他都記得。」

秦秋月緊繃的身體猛然一松,她一下子就靠在了身後的欄杆上,竟發出了碰撞的聲音。

「記得就好。」

秦秋月笑了笑,對這個問題一代而過,然後開口道:「雲兒,其實你小時候,就表現的格外聰明,甚至在很多方面,都要超過了你妹妹靈雨。」

「只是你出生沒多久,陽蹺脈就被司空屠給廢了,那手法很恐怖,你的情況,連神醫都難救,如果你沒有奇遇的話,絕對活不過二十歲。」

「當然,這件事,如今你已經都知道了,而且你的仇人,那個罪魁禍首司空屠也已經被你殺了。」

「但你在開始懂事之後沒多久,就察覺到了身體的異常,知道自己跟別人家的孩子不一樣。」

「你身體的問題,我以前從來都沒有給你講過,因為憑媽的本事,根本救不了你,只希望你能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活到二十歲,甚至更長一些。」

秦秋月說著,眼圈開始泛紅了。

「但是,你的懂事,卻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料。」

「在你六歲的時候,不管我給你什麼好吃的,你都留著不吃,然後悄悄地把它們裝進靈雨的衣兜里。」

「在你七歲的時候,不管是街上的孩子,還是學校里的學生,欺負你妹妹的時候,你都奮不顧身,敢跟他們拚命,也要保護好靈雨。」

「從你上小學,開始學會讀書認字之後,你就偷偷地翻看我診所里的那些醫書了,想要從裡面找到解決自己身體問題的方法。」

「然後是初中,高中……我們家診所裡面的西醫你看完了,然後又偷著學中醫歧黃之術,《本草綱目》、《傷寒雜病論》、《葯經》、《神農本草經》、《黃帝內經》、《針灸論》等等等等。」

聽到這裡,凌雲的眼圈也早已紅了,他喃喃說道:「媽,原來這些,您早都知道……」

秦秋月飄身上前,摸了摸凌雲的頭髮,心疼說道:「靈雨那孩子,從小要強,十二歲之後,也越來越看不起你這個哥哥,但我卻是知道,從那時候開始,只憑醫學上的造詣,你早就已經遠遠甩開了她,只是你始終沒能在那些醫書當中,找到解救自己的辦法而已。」

「媽,家裡,每次我枕頭底下的那些錢,都是您偷偷放在那裡的吧?」

秦秋月笑而不語,滿眼欣慰。

「神農嘗百草。」

秦秋月忽然又說道:「你能夠得到地皇書,神農鼎,還能莫名其妙被傳送到了神農架的那個神秘葯谷,看來這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那些上古大能挑選繼承衣缽之人,絕非無的放矢。」

「這也恰好印證了另一句俗語,叫做天無絕人之路。」

凌雲震撼。

雖然這場談話,母子二人有些地方心照不宣,但凌雲的判斷基本上是沒錯的,他的真正來歷,對秦秋月來說,早已不重要了。

所以秦秋月始終不問,而且在談話開始,秦秋月就告訴他,該講的講,不該講的提都不要提。

「過去的這六年,你們兄妹二人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