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47章 秦家傳承(求月票)

第1647章 秦家傳承(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29 11:04  字數:3690

於是凌雲開始了講述,從他下天坑開始,將這半年以來經歷的一切,從頭至尾,幾乎原原本本的敘說了一遍!

凌雲的記憶力和口才本就極好,說的又都是他的親身經歷,不開口則已,開始之後,就是滔滔不絕,無論大事小事,只要他覺得應該讓秦秋月知道的,全部說了一遍!

甚至就連怎麼得到的人皇筆,他講了。

在天坑之下得到了冥血魔刀,白龍神劍,龍涎,地皇書……他講了。

出天坑,被乾坤挪移大陣送到了神農架,在那個神秘葯谷之中得到了神農鼎,以及無數千年靈藥,他講了。

還有再次回到清水市的那些經歷,包括帶著白仙兒去釣龜島渡劫,回來後如何遇到夜星辰,平凡診所開業的盛況,直到自己參加高考……

製作符籙,煉製丹藥,趕赴京城,收血族,救曹珊珊,救凌家,認祖歸宗……

再回清水,龍盤山大戰,一夜仙光照清水,凌雲集團開業,以及又回京城去救父親凌嘯,滅孫陳聯盟,寧靈雨渡劫,最後到伏魔大會,天坑沖關破境,東海渡劫……

還有他的修鍊,奇遇,境界,戰鬥,等等等等……

凌雲全部都講述了一遍,說給秦秋月聽。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個極長的故事,哪怕凌雲對許多不重要的事情都一代而過,也足足用掉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

凌雲只對秦秋月隱瞞了兩個秘密,一個是他自己的真正來歷;另一個是寧靈雨的詭異狀態。

整個講述過程當中,秦秋月除了開始的時候打斷了他那一次,之後就進入了傾聽狀態,時而凝重擔憂,時而面露微笑,有時又頻頻點頭,給凌雲投去讚賞目光。

凌晨兩點半,已經是夜深露重。

凌雲又喝了一大口自己剛沏好的茶水:「在東海成功渡劫之後,我安排好了清水市的一切,感覺自己的實力肯定能救出母親了,所以立即就來了秦家,然後就去了天山。」

凌雲住口,終於講完了。

湖心亭中,頓時寂靜無聲。

秦秋月久久無語,她坐在那裡,面色雖然還算平靜,可終究難掩心潮起伏,她回味了很長時間,終於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她面帶笑容,瞅了凌雲一眼,然後說話了。

「林夢寒,薛美凝,庄美鳳,蕭媚媚,曹珊珊,張靈,慕容飛雪,姚柔,龍舞,苗小苗……」

秦秋月一個個點出凌雲剛才說過的那些名字:「還有跟你一起去救我的夜星辰,白仙兒……雲兒啊,你身邊的這些女孩子,可真是不少啊!」

「……」

凌雲當場僵住,他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口若懸河講了那麼多神秘離奇之事,老媽竟然隻字不提,一張口竟然是這些女人的名字?!

他目瞪口呆,忍不住在心裡狂喊,重點是我,是我才對啊!

可誰知道,剛才那一句還不是重點,秦秋月接下來的一句話,才讓凌雲徹底目瞪口呆!

「雲兒,這些女孩兒,雖然資質上有高有低,參差不齊,但我聽得出來,她們都是真心對你,將來,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她們才是啊……」

這句話,秦秋月雖然是笑著說的,可語氣之中,卻明顯有著告誡之意。

「咳咳咳……」

凌雲滿面通紅,只能用咳嗽來進行掩飾。

秦秋月見狀,嗔怪瞟了凌雲一眼,笑道:「這有什麼大不了的?雲兒乃是人中之龍,她們能遇到你,跟你結緣,那也是她們的福氣,將來就得把她們都娶進家門,那才正常。」

到了這時候,凌雲就算臉皮再厚,也開始扛不住了,他趕緊起身,為秦秋月斟茶:「媽,咱能不能不說她們了?」

秦秋月笑吟吟道:「就是跟你順口提一句罷了,怎麼,既然你已經招惹了她們,難道還能半路丟下她們不管,眼睜睜看著她們嫁給別人?」

「那肯定不能!」

凌雲說的斬釘截鐵!

「這就對了!」

秦秋月神色一正,傲然說道:「雲兒有人皇筆,地皇書,神農鼎在手,是真正的天命應劫之人!還有上古至寶化血神刀傍身,更有龍氣皇氣加身,所修功法無不逆天,可謂冠絕世間,任何一種單拿出來修鍊,都能傲視整個天下!」

「你這樣的人物,身邊多幾個女孩子追隨,誰敢說三道四?!」

說這番話,秦秋月端坐穩如山嶽,眉眼之間盡顯霸氣神采。

凌雲動容,心下卻是無比感動。

這話說的實在是太對他的胃口了。

「至於你那位兄弟莫無道,我在剛到家之時,就已經去看望過他了。」

秦秋月終於換了話題:「那孩子救過你,也幫你找到了你父親的下落,前些日子又因為我的事情才變成今天這樣,他對你,對凌家,還有我,都有大恩。」

「雲兒,如今你功法通神,能早一天將他救醒,還是要儘快一些才是,免得他多受苦楚磨難。」

「哦,這件事請母親放心。」

見母親不忘莫無道,凌雲立即笑著,將他傍晚之時,跟鐵小虎說過的那些話,又一字不漏給秦秋月講了一遍。

秦秋月聽完點頭,若有所思說道:「原來如此,看來這孩子也是有著莫大的機緣啊。」

凌雲也提起了一件事:「媽,我在救您的時候,我對那狄輕侯實在是容忍不下,所以一刀將他給宰了,您不會怪我吧?」

狄輕侯,是狄小真的兒子,但也是寧天涯的兒子,更是除了寧靈雨之外,他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脈。

「我就知道你早晚會跟我提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