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46章 母子長談

第1646章 母子長談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29 11:04  字數:3703

「呀!你這人真是的,每次和你說話,都會莫名其妙就忘記了時間,都怪你!」

秦冬雪忽然記起了正事,她偷眼看了一下時間,頓時驚呼怪罪。

這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一點鐘了。

對此,凌雲只能報以苦笑,心說話題明明都是你提起來的好不好,怎麼就怪到我頭上來了?

但是,如果要跟秦冬雪掰扯這些,那純粹是沒事兒找事,搞不好再過一個小時,也到不了秦秋月那裡。

「怪我怪我,我們走吧,不要讓母親等太久。」

「快走快走!」

秦冬雪乾脆直接御劍飛行,凌雲自然輕鬆跟著。

其實,古秦村的面積並不是太大,算上村子周圍的那些樹林,田地,河流池塘等等,古秦村東西長千米左右,南北寬八百米左右。

村子裡總共也就幾十座獨立宅院,而且由於十八年前的那場變故,那些宅院有一大半都是閑置的,極少有人居住。

秦秋月這次回到秦家,雖說是回家不假,卻也已經跟這裡闊別了差不多十九年,就算她記憶再好,對古秦村也已經很是陌生了。

這一點,只要一件事就可以證明,秦家所有十九歲以下的孩子,她連一個都沒見過,更叫不上名字。

哪怕就連大哥秦春風的長子秦偉,她當年離開秦家的時候,也才一歲半而已,如今已經長大成人,成了一個二十歲的青年。

所以秦秋月這趟到家,見過了家裡所有人之後,便主動提出不會住在秦家祖宅,而是選擇住在了村子的最西頭,西南角的一個幽靜小院之中。

現在,對於秦秋月提出的所有要求,秦長青無不慨然應允,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既不會太高調的遠遠超出秦秋月的標準,更不可能打折扣,只會儘力做到完美。

潤物細無聲。

秦長青這樣做,是因為三點。

首先是因為他覺得虧欠秦秋月太多,心疼自己這個大女兒,對她充滿了無限愧疚。

其次是秦秋月這十八年來的經歷,尤其是今年這半年多的遭遇,實在是太過坎坷,甚至用厄運連連,驚心動魄來形容都不為過,她現在終於脫離大難,身體和心神,都需要靜養。

最後,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一條,秦秋月一個人,養出了一對絕世好兒女,凌雲和寧靈雨!

這兩個人太逆天!尤其是凌雲!

好不誇張的說,秦家能有今天這樣揚眉吐氣,穩如泰山的局面,全由凌雲一人打造!

母以子貴,在任何時代,在任何地方,大到古代皇室貴胄,小到尋常百姓家,無不如此,概莫能外!

刷刷!

秦冬雪和凌雲很快就來到了村子的西南頭,在一個幽靜小院的門前停下。

「就是這裡了,姐姐說要在這裡獨居一些時日,不想讓人打擾。」

秦冬雪指著院門,扭頭對凌雲說道。

「恩。」

凌雲掃視周圍,發現小院四周綠樹環繞,庭院四周的草坪修剪的整整齊齊,門前不遠處是那條清澈河流,從村子的西南角恰好拐了一個彎,流淌而過。

這個院子挺大,是真正的古建築,裡面有假山,有綠樹花草,有一個小竹林,甚至還有一個清澈小湖,一座人工搭建的小橋直通湖心,那裡是一座賞景乘涼用的小亭子。

那裡亮著燈,燈光柔和並不刺眼,映照的小湖一片波光粼粼。

此刻,秦秋月正在湖心亭中,坐在一把竹椅上,身前桌上擺著古樸茶案,茶香裊裊。

從九月二十六號深夜算起,這已經是凌雲救下秦秋月的第八天了。

跟被救時相比,秦秋月明顯恢復了太多,雖然她依舊身體偏瘦,可身材明顯圓潤了起來,肌膚也重新變得光滑晶瑩,臉蛋兒紅潤,在燈光映照下也有了光澤,一頭長髮更是變得黑亮柔順,目光平靜柔和,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是一種淡然出塵之感。

她靜靜的坐在那裡品茶,已經不知道呆了多久,彷彿整個人已經融入了這座庭院的景色之中,再也不分彼此。

「真是好地方!」

凌雲神念籠罩,看清了院中的一切之後,忍不住開口贊了一聲。

同時,這一聲,當然也是為了告知秦秋月,他已經來了。

「雲兒來了?」

秦秋月聽到凌雲聲音,她微微扭頭,看向院門方向:「門沒關,進來吧。」

「哎!」

凌雲應了一聲,直接推門而入。

「冬雪,今天晚上,我要和雲兒單獨說會兒話,你回去吧,不許偷聽。」

秦冬雪正準備隨著凌雲進門,卻聽到秦秋月又說了一句,臉上頓時一陣沮喪。

她早就知道,秦秋月晚上沒有去大哥家裡跟大家吃飯,肯定是跟凌雲單獨有話要說,原本以為親自送凌雲過來,就能旁聽,誰知還沒進門,就被姐姐給攔了下來。

「哦!」

秦冬雪很是泄氣,但也只能答應下來:「姐姐,那我走啦!」

凌雲故意在門口多站了一會兒,發現秦冬雪竟然真的沖他揮手離去之後,略微詫異,卻也只是笑了笑,然後掩好了院門,轉身向著湖心亭而去。

「轟!」

剛到湖邊,凌雲神念一動,直接祭出了鬼神柳,選了個地方,將鬼神柳種了下去。

一瞬間,院內木靈氣熾盛無比,海量的生命精氣從鬼神柳中瀰漫出來,恰好籠罩了湖心亭的範圍,便不再擴散。

如今,這株鬼神柳已經能夠完全跟凌雲心意相通了,如果凌雲不想,就算它暴露在外面,也不會散出一丁點兒的木靈氣。

凌雲這麼做,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