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45章 講道

第1645章 講道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28 00:51  字數:3965

其實,白龍神劍一入手,凌雲就感覺到了劍身上傳來的那種歡欣雀躍之意,毫無疑問,那是白龍神劍的劍靈在努力跟他溝通,但這時候,眼看就到秦秋月的住處了,凌雲可沒有時間研究這些。

「總算是物歸原主了。」

等凌雲收起了白龍神劍,秦冬雪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她嫣然笑道:「天劍宗一戰,你斬殺那些築基期境界的敵人的時候,使用的都是冥血魔刀;這把劍,跟那把冥血魔刀,都是你從一個地方得到的,肯定也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寶!」

「確實如此。」

凌雲笑著點頭,他隨即又說道:「你要是不捨得,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切!」

秦冬雪白了凌雲一眼:「我要真不捨得,剛才就不會還你了。」

「跟你說實話,我用了它這麼久,幾乎片刻都沒有離身,如果是別人,哪怕多看它一眼我都不舍,但是給你嘛……」

秦冬雪倏然住口。

凌雲笑吟吟,緊追不放:「給我怎麼樣?」

「啐!」

秦冬雪輕啐一口,轉頭看向了別處:「它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展現出應有的威力,煥發出真正的光彩,所以才會還給你。」

這話題轉移的,完全讓人猝不及防。

凌雲樂的嘿嘿直笑,不是因為白龍神劍重回自己手中,而是因為秦冬雪此刻的絕美風姿。

她御劍而立,白裙飄飄,如同九天仙女落在了人間。

「對了,我剛才聽你說,仙兒在火焰山閉關修鍊,是不是就是吐魯番的那座火焰山?」

「不錯,正是那裡。」

「你怎麼帶著仙兒跑那裡去了?那裡距離凌雲劍宗應該很遠吧?她自己一個人在那裡行嗎?」

凌雲笑道:「很遠嗎?只有八百多公里而已。」

由於現在凌雲不管去哪都是御空飛行,所以他開口閉口都是說的直線距離。

秦冬雪無言以對。

八百多公里,一千六百里路,對現在的凌雲來說,真的很近。

凌雲又笑著開始講述他的道理:「冬雪,你現在已經是練氣三層巔峰的修真者了,也能夠御劍飛行,而且隨時都可以突破進入練氣中期……」

「所以,今後對於時間和距離,在心裡一定要有一個重新的認識才行!」

頓了頓,凌雲又忍不住重點強調了一遍:「不止是重新認識,還得徹底改變觀念!」

「我還是給你講一下吧。」

通過和秦冬雪的交流,凌雲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他乾脆不走了,耐心為秦冬雪講解修真之道。

修真者從鍊氣期開始,每一次突破境界,都是一次生命躍遷,生命狀態都會發生質的改變,如果不能在心態上快速適應這種改變,很快就會出大問題。

包括生命的延長,力量的暴漲,移動速度呈現幾何級數的飛躍……等等各種隨著境界提升出現的變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全適應,做到完美掌控,否則就是德不配位,心魔入侵,前途盡毀。

對凌雲來說,他這一切都只是重溫,所以不管他的境界實力提升的多麼迅猛,都能夠立即適應,該快就快,該慢就慢,一切都恰到好處。

但對於白仙兒,鐵小虎,秦冬雪這些人,他們每一次突破,都彷彿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裡面是一個嶄新的世界,當然需要探索,需要適應,然後才能繼續前行。

練氣中期開始可以御空飛行,可以利用法力,施展出千變萬化的法術手段,這是一道巨大分水嶺。

從這個境界開始,修真者從人道接觸天道,所以才有四九小天劫降下,是第一次天道考驗,也是為了讓修真者擁有敬畏之心。

最後凌雲說道:「所以,我們修真者修鍊,最終目的是為了尋求長生大道,絕不是為了好勇鬥狠,戰鬥殺人……那都是要沾染因果的。」

秦冬雪聽得入神,美眸中異彩連連,她忍不住問道:「那你還殺那麼多人?」

凌雲洒然一樂:「你可曾見我主動去殺害一個無辜之人?」

秦冬雪一愣,仔細想了想,然後開始搖頭:「這個……還真沒有。」

然後她又立即補充了一句:「連一個都沒有!」

「所以啊……」

凌雲笑,然後緊接著眼神一凜:「我們修鍊,雖然目的不是為了殺人,但遇到真正該死之人,那也是該殺就殺。」

秦冬雪美眸眨動:「誰告訴你這些的?」

「當然是我師傅啊。」

凌雲暗笑,連眼皮都不眨一下,他悠然自得說道:「當然,像我這樣的絕世天才,主要還是靠自己的領悟,恩,就是這樣,沒錯。」

秦冬雪被凌雲的樣子逗得哏哏直樂,她忍不住撇嘴說道:「剛誇你兩句你就喘,能不能有點兒正形了?」

「事實本就是如此!」

凌雲當仁不讓,說的斬釘截鐵:「難道你不承認?」

「承認,當然承認!」

秦冬雪美眸一轉:「那你師傅現在在哪裡?」

凌雲淡淡道:「閑雲野鶴,雲遊四海,誰知道他現在躲在哪個秘境里逍遙自在?」

「噗嗤!」

秦冬雪見凌雲說的跟真的一樣,她忍不住噗嗤一笑:「算啦,不追問你這些了。」

她笑容一收,認真說道:「謝謝你為我講這麼多,不過我剛才問你這些,主要還是怕姐姐等會兒問起你來。」

「我明白。」

凌雲當然知道秦冬雪的良苦用心,不過他卻淡然視之,輕鬆說道:「不過這些事情,你真不用為我考慮,不管母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