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28章 壓不住的戰意

第1628章 壓不住的戰意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12 11:23  字數:3663

在人峰的山腳處,有一個仿古的酒樓建築,乃是原來居住在人峰的所有天劍宗弟子,集中用餐的地方。

酒樓的面積很大,上下共有三層,供兩百人同時用餐都不成問題。

執事郭平,原來就負責管理天劍宗弟子的日常生活,吃飯當然也包括在內,因此這裡一直由他來負責,現在自然還是他。

這裡有專門的廚師,更有二十多名服務人員,都在原來天劍宗弟子當中產生,他們也都有著先天境界修為,只是被收入宗門之後,由於個人的資質問題,多年來都無法進步,才被安排到了這裡。

任何修真宗門,歸根結底也都是由人來組成的,只要是人,就得講究個衣食住行,這些生活瑣碎,總得有人打理,天下任何勢力,都概莫能外。

坦白說,整個天劍宗最後活下來的一百四十七人當中,除去達到了先天后期境界的那五十八人,剩下的八十九人,除了少數一些年齡小資質好的之外,絕大部分都是被別人淘汰掉,然後留在天劍宗,負責這些瑣碎工作的。

而這一點,也正是凌雲不忍心屠戮那些天劍宗弟子的原因之一。

今天晚上的晚餐,就被凌雲安排在了這裡。

秦秋月和寧靈雨母女倆都要為寧天涯守靈,因此就留在了天峰沒有過來,等人峰這邊飯菜做好之後,凌雲當然是親自給她們送去。

原本,凌雲打算要陪著她們倆一起吃飯的,可秦秋月卻說不用,讓他回到了人峰,跟秦冬雪一起,幫她招待秦家和寧家的人。

雖然說起來都是一家人,可做起事來,總要講究個內外分明,講究個禮數的。

這是大家聚在凌雲劍宗的頭一天,李飄揚和郭平做起事來自然盡心儘力,一切力求完美,因此這頓晚餐十分豐盛,烹牛宰羊,雞鴨魚肉,新鮮蔬菜,應有盡有,招待場面竟一點兒都不輸給外邊世俗世界的大飯店。

到了這裡,秦家秦春風,和寧家的寧泊平,就都變成了客人了。

酒樓三樓的古樸包間里,凌雲親自作陪,宴請兩家人,替母親感謝他們遠道而來,席間,他連番敬酒,談笑自若,在眾人的極力要求之下,不得不又將昨夜營救秦秋月的整個過程,完整講述一遍,自然聽得眾人瞠目結舌,驚嘆連連。

當然,凌雲也對自己來晚一步,沒能成功救活寧天涯這件事,對寧家的人表達了一番歉意,只是話說一半,就被寧泊平給擋回去了。

寧泊平話不多,卻一語切中了要害:「無需道歉,天意難違!是我寧家自己無能,並不怪你。」

凌雲看得出來,寧家的人在席間不想多提此事,於是便錯開了話題,恰好秦春風也是極其擅長江湖應酬之人,桌上有他在,就不可能出現任何尷尬場面,將一切都處理的恰到好處,讓人如沐春風。

這頓晚飯,從晚上七點半開始,到晚上十點結束,整整用了兩個半小時,才告結束。

凌雲和秦冬雪等人,將他們送出酒樓,秦春風和寧泊平,兩人各自帶領自家的人,去了郭平安排好的住處休息。

如今的凌雲劍宗,有的是房屋供人住宿,且不說原本就有足夠的客房,只是凌雲連殺死帶趕走的狄家的人,就差不多上百人,白天的時候,郭平早已帶人將那些房屋收拾乾淨,因此不缺住處。

「呼,總算忙完了。」

凌雲目送眾人離去,等那些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後,他終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神一松。

「凌雲,為了姐姐的事,你都兩天一夜沒合眼了,今晚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

秦冬雪站在凌雲身邊,轉過身,看著凌雲眉宇間略顯疲憊,忍不住有些心疼。

凌雲笑著搖頭:「我沒事,白天的時候,我可是修鍊打坐了整整一天呢,那可比睡覺還要管用。」

頓了頓,他又對秦冬雪說道:「倒是你,也是折騰了兩天一夜了,現在也沒什麼要緊事了,得趕緊去休息才是。」

秦冬雪目光閃動,她看著凌雲的樣子,很想說再陪他一會兒,可略一沉吟,最終還是放棄了。

「好吧,那我回房修鍊去。不過……」

秦冬雪忽然話鋒一轉,猶豫著傳音說道:「傍晚的時候,靈雨和星辰見面發生的事,你可要好好處理才是,千萬要有耐心。」

寧靈雨和夜星辰,兩人見面就打,這件事不但讓凌雲惱火,而且也震撼了所有的人,秦冬雪心裡清楚,凌雲現在只是沒來得及詢問清楚而已,等會兒只要自己離去,他一定會先去找夜星辰問個究竟。

「哎,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

凌雲苦笑,隨即說道:「放心好啦,我心裡有數,一定會妥善處理的。」

「那就好,那我走了啊。」

說完,秦冬雪飄身而去,白天的時候,她已經陪著秦秋月在天峰呆了一天,晚上過來的時候,秦秋月已經專門跟她說過,不用她再去陪著了。

刷!

等秦冬雪走後,凌雲直接飄身上樓,再回三層,找到了夜星辰,二話不說,牽著她的手就又跳出窗戶,兩人御空向南而去。

他們瞬間就越過了巨大山樑,又足足向前飛了三分鐘,出去了百公里之遙,徹底離開了凌雲劍宗的範圍,凌雲才挑選了一處孤峰懸崖,降落在了峰頂。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站定之後,凌雲盯著夜星辰,劈頭蓋臉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

夜星辰滿臉無辜,鬱悶說道:「說起來也怪,真的是莫名其妙,怎麼說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