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625章 怒不可遏

第1625章 怒不可遏 (1/1)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8-01-10 12:44  字數:3183

雖然凌雲處於修鍊之中,可是多年來的習慣,讓他無論在何時何地,都始終留有一縷神念在外面,用來感知外界的情況。

因此,無論是秦家的人到來,還是寧家的人到來,凌雲都感知到了,但他並沒有中斷修鍊前去迎接,並非不懂禮數,而是有秦秋月和秦冬雪在這裡,根本用不著他。

凌雲真正要等的人,只是寧靈雨一人而已。

現在寧靈雨已經到來,他自然立即停止修鍊,飛過去迎接。

神識當中,寧靈雨一襲白裙,風姿絕世,長發飄舞,裙角飛揚,腳下踩著一團透明水雲,御空而來。

水雲御空訣。

「靈雨。」

「哥哥!」

現在,寧靈雨的神識範圍已經達到了七千米左右,她自然也早已看到了凌雲,兄妹相見,她微微減速,然後一頭就扎入了凌雲的懷中。

寧靈雨眼圈通紅,聲音帶著哭腔。

京城一別,至今已達半月之久。

「靈雨,先不要哭。」

凌雲擁著寧靈雨,右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溫聲說道:「你現在已經達到練氣六層初期了?」

其實,哪怕凌雲現在達到了練氣五層巔峰,此刻依然看不透寧靈雨體內的狀況,包括識海和丹田,他只能通過寧靈雨釋放出來的氣勢,進行估測。

「恩,應該是練氣六層初期。」

寧靈雨沒有任何隱瞞,徑直說道:「算起來,我突破練氣六層,也不過三天而已。」

「已經很快了,哥哥到現在,也不過才練氣五層巔峰而已,你比我還要高一個境界呢。」

凌雲贊了一句,又認真叮囑道:「靈雨,修鍊一途,乃是逆天而行,就算資質再好,也要穩紮穩打才行。」

「哥哥,這話你都跟我說過多少遍了呢。」

寧靈雨從凌雲懷裡抽出身來,略微後退,對凌雲深深凝視。

「你修鍊進境實在是太快,不能不經常提醒你。」

凌雲洒然一樂,然後低聲問道:「靈雨,現在母親安好,父親的靈堂就在那邊。你大舅也過來了,還有寧家的人……你,做好心理準備見他們了嗎?」

秦春風是秦秋月的大哥,自然就是寧靈雨的大舅了,暑假的時候,寧靈雨在秦家呆了一個多月,自然認得秦家的人。

但是寧家的人,卻都是寧靈雨的叔叔伯伯輩兒,現在是初次相見,再加上寧天涯已經死了,所以凌雲有此一問。

寧靈雨點頭:「哥哥,這些事情,在見到我外公的時候,他已經都跟我說過了。」

凌雲觀察她神情,發現寧靈雨眼眸中,有悲戚也有失落,說起這些巨大變故的時候,都是些正常的反應,頓時心中大定。

說來說去,凌雲最為擔心的,其實還是寧靈雨發給秦冬雪的那個孤傲冷漠的聲音,那個聲音里聽不出一點兒正常人的煙火氣,也就是說,毫無人情味。

但他現在見了靈雨,仔細觀察一番之後,發現她確實一切如常,沒有露出絲毫的異常之處,那凌雲心裡最擔心的事情,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

「那走吧,我帶你去天峰。」

凌雲不再多問,直接牽起寧靈雨的玉手,兩人向著天峰懸崖飛去。

刷刷!

兩人瞬息即至。

秦秋月,秦冬雪,夜星辰,白仙兒,鐵小虎,以及秦春風,秦偉,還有寧家的重要人物,自然都早已站在靈堂外面,翹首以待。

「媽媽!」

寧靈雨一落地,根本不管旁人,她一頭就扎進了秦秋月的懷裡:「媽媽,您受苦了!」

然後就是放聲痛哭。

幾分鐘後。

「靈雨,不哭了。」

秦秋月輕拍寧靈雨後背,然後扶住她肩膀,輕輕推開,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一番,點頭說道:「靈雨,媽媽能在這裡見到你們兄妹倆,又看到你們兩人變化如此之大,心裡其實欣慰的很。」

「只是很遺憾,你現在這個樣子,你父親他……他終究是沒能見到。」

「媽,我父親在天有靈,一定能看得到的。」

寧靈雨面色悲戚,說著話,她默默地從太虛戒指當中,取出了麻衣孝服,很快就穿在了身上,然後對秦秋月說道:「媽,我想去父親靈前,去給他磕頭。」

「這是應該的,你父親這半年以來,包括臨終之前,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你了。」

秦秋月看到寧靈雨自己帶來了麻衣孝服,直接披麻戴孝,頓時欣慰點頭:「靈雨,你隨我來。」

秦秋月牽著寧靈雨的手,她沖周圍眾人點了點頭,然後就帶她去了靈堂。

凌雲自然就不用去了,這時候,這裡的其他人也早已祭奠過寧天涯,因此沒有人跟過去打擾他們母女。

人死為大,這是親閨女萬里迢迢趕過來祭奠她的生父,而且是父女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已經是陰陽兩隔了,這種時候,就連秦冬雪都不可能跟著進去。

秦秋月帶著寧靈雨進入靈堂之後,一時無人開口說話,外邊的氣氛瞬間有些凝滯。

凌雲注意到,有五個人的目光同時聚焦在了他的身上,都在默默打量著他,每個人目中都飽含感激之情。

這五個人,自然都是寧家之人。

「雲兒過來,我來為你介紹一下。」

還是秦春風,主動打破了這裡的寂靜,他依然面色和煦,聲音不疾不徐,讓人聽了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暖感覺。

凌雲閃身上前。

「雲兒,這幾位都是寧家的人,說起來,論輩分應該都算是你的長輩了。」

「這位是寧天涯的二叔,寧泊平前輩。」

寧泊平,已經年逾花甲,身形修長,頭髮有些花白,眼神溫和平淡,練氣四層巔峰修為。

凌雲趕忙微微躬身,執晚輩禮:「見過寧爺爺。」

「凌雲快快請起,老夫愧不敢當!」

寧泊平等人,現在早已知曉了凌雲救母的全部過程,他知道凌雲乃是寧家的大恩人,又哪裡會託大?

寧泊平也彎下了腰,他伸出雙手將凌雲扶起,激動感慨道:「好孩子,果然英雄出少年,你滅了天劍宗,就是為我寧家報了血海深仇!老夫汗顏,可不敢受你這一禮。」

凌雲謙遜說道:「寧爺爺過獎了。」

介紹了寧泊平之後,緊接著,秦春風又帶他見過了另外四人,他們都是寧天涯的堂兄弟,依次分別是:寧天空,寧天野,寧天鵬,寧天怒。

凌雲注意到,這四個人年齡都在三十歲到五十歲之間,而且都已經開了神識,境界都在練氣初期。

隨著秦春風的介紹,凌雲一一上前見禮,一番寒暄之後,大家就算是正式認識了。

「秦伯伯,寧伯伯的父母,怎麼都沒有過來啊?」

找了個說話的空當,凌雲不忘對秦春風使了個眼色,偷偷使用神念傳音,疑惑問道。

「哦,雲兒你有所不知,你寧伯伯的母親,知道他這些年在天劍宗遭受羞辱折磨,整日寢食不安,憂思過甚,早就已經過世了。」

「至於他的父親寧泊淵,雖然還健在,可他始終為了當年為兒子定錯了親事而懊悔,深陷自責當中,說是實在無顏面對死去的兒子還有你的母親,所以這次就沒過來。」

秦春風施展傳音入密,對凌雲暗中解釋。

「哎,原來如此。」

凌雲聽了只能嘆息,他完全能想像,寧天涯的父母知道自己兒子在天劍宗遭受的屈辱之後,自己卻又無能為力,那種痛心和懊悔的自責心情。

了解了具體情況之後,凌雲也就沒有多問。

這時已經到了傍晚六點半了,考慮到秦家和寧家的人都是千里迢迢趕來,這時候也該餓了,於是他把鐵小虎叫過來,開始安排晚飯。

鐵小虎立刻離開了天峰,飛往人峰去找李飄揚去了。

就在這時,突聽靈堂內傳出一聲嬌哧!

「狄小真,你害我父親,還將我母親折磨成這個樣子,此仇不報,我寧靈雨誓不為人!」

寧靈雨祭奠完她父親寧天涯,早已看到了寧天涯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樣子,她簡直怒不可遏!

刷!

寧靈雨從靈堂之中,飛身而出!

…………

頸椎出了問題,在忍痛更新,大家理解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