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599章 凌雲救母(九)

第1599章 凌雲救母(九)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2-26 04:14  字數:3582

無論如何,夜星辰總算是跟凌雲會合了,現在凌雲已經徹底清楚,崑崙弟子確實對他毫不留手,他心中的怒火和戰意早已達到了頂點,必須要釋放,否則的話,恨意難消!

剛才他一個人要守護著秦秋月,因此太過被動,甚至就連夜星辰橫穿十公里的距離,他都不能衝出去救援,但是現在,這個顧慮再也沒有了。

凌雲要大殺四方!

「什麼?!伯母竟半年沒有吃過一頓飽飯?那個狄小真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

夜星辰聽完凌雲的訴說之後,更加怒不可遏!

秦秋月是凌雲的養母,是在凌雲還沒有滿月之時,就撿到了他,然後含辛茹苦養育他十八年,將他視如己出,大多數時候,對待凌雲甚至比對親生女兒寧靈雨還要好,這些事情,夜星辰早已聽凌雲講過。

此刻她看著秦秋月,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師傅,也就是凌雲的親生母親殷青璇,頓時淚眼模糊,竟將兩個身影重疊,完全把秦秋月當成了在魔宗總壇受苦的殷青璇了。

「恩,所以我做了一些飯,只是剛才忙著應付那些敵人,結果老媽也沒有吃好,現在你陪著她吃飯,我出去殺人!」

凌雲對夜星辰冷靜說道。

「這沒有問題。」

夜星辰連忙扶著秦秋月回到椅子旁邊坐下,她憂慮道:「可是,那些人實在太強了,我怕他們要是攻過來的話,我擋不住。」

夜星辰現在已經清楚,她縱然使出所有本事,也不是築基期修士的對手,因此實話實說。

「無妨!」

凌雲給了夜星辰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神念一動,溝通鬼神柳,下一刻,鬼神柳從丹田內飛出,瞬間變成了一棵大樹,通體綠瑩瑩,無數枝葉垂落下來,搖曳生姿。

望著那棵綠光瑩瑩的巨大柳樹,秦秋月一愣,詫異問道:「雲兒,這是?」

凌雲笑道:「媽,您還記得當初那個木匣嗎?那裡面其實是我們凌家的家族傳承,具體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我稱呼它鬼神柳。」

「凌家傳承……」

秦秋月盯了那棵鬼神柳一會兒,喃喃重複了一句,她又看向凌雲,溫聲說道:「雲兒,看來你已經認祖歸宗了。」

凌雲立即點頭:「是。媽,具體的情況,我現在沒時間跟您詳細描述了,您要有什麼想問的,星辰都知道,您就問她好了。」

說著話,凌雲用神念催動,將樹榦直徑已經達到四十多公分粗的鬼神柳,直接插在了懸崖岩石上。

這株鬼神柳乃是凌家家族傳承,是在農曆七月十五凌家祭祖的時候完全復活的,然後就被地皇書收走,紮根在地皇頁之上,它跟地皇書莫名相合,要遠比凌雲自己培養的那一棵成長的快得多。

尤其是在搶奪天道饋贈的時候,這株鬼神柳曾經沐浴過天道神雷,幾天前凌雲渡劫的時候,更是吸收了大量的木屬性劫雷能量,得到了快速成長,現在直徑整整四十九公分,接近半米,恰好是一人合抱粗細。

現在它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意志,雖然不能直接跟凌雲進行溝通,卻是完全能夠感受到凌雲的意念,因此凌雲神念一動,它就知道凌雲想用它來做什麼。

「保護好這裡,保護好她們兩個。」

凌雲釋放神念,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鬼神柳。

無數柳枝輕輕擺動,周圍綠光大盛,凌雲知道,這是鬼神柳給他的答覆。

剛才,這裡只有凌雲一人,因此他沒有將鬼神柳拿出來,是擔心崑崙弟子另有對付鬼神柳的手段,怕它無法保護秦秋月的安全,但現在夜星辰來了,對方縱然有手段攻破鬼神柳的防禦,也還得突破夜星辰的防守,才能傷害到秦秋月,所以他現在很放心。

「媽,現在您可以安心吃飯了,您就坐在這裡,看我手刃仇人,為您和寧伯伯報仇!」

說著話,凌雲神念一動,竟然將那些大鐵球全部收回,撤掉了渾天迷陣!

渾天迷陣一收,懸崖上的漫天白霧瞬間消失,這裡的情景頓時一覽無餘!

「啊……」

「這……」

「卧槽,又是那棵柳樹,它怎麼又出現在了這裡?!」

陣法撤掉之後,遠處天劍宗的那些弟子還好說,但是崑崙四大弟子,看到鬼神柳之後,頓時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一個個瞠目結舌,震驚無比!

「這不是那一株!這株小太多了!」

趙明堂只是掃了鬼神柳一眼,愣神之後,立即判斷出,這株鬼神柳,跟四十年前凌家帶進崑崙的那一株,並非是一株。

轟轟!

羅永奇見了鬼神柳,竟毫不客氣,直接催動門板一般大小的巨斧劈落下來,不攻擊凌雲而是砍向鬼神柳!

鬼神柳被巨斧劈中,卻毫髮無傷,它通體綠光大盛,將巨斧擋了回去。

「……」

羅永奇默然無語,似乎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眼神無奈。

崑崙另外三名弟子,包括境界最高的趙明堂,也是咧嘴咬牙,眼睜睜看著那棵突然冒出來的鬼神柳,臉上全是幽怨無奈之色。

沒辦法,這真是人的名樹的影,就是這棵鬼神柳,讓崑崙對四十年前闖入崑崙的凌家人無可奈何,他們連連吃癟,對它恨的是咬牙切齒。

「師兄,這通天鬼神柳,怎麼在我崑崙之外,也能長成這個樣子?」

袁桐得到了趙明堂的救治,此刻傷勢已經大好,他見到鬼神柳,忍不住詫異問道。

「這還用問?」

趙明堂瞪了袁桐一眼,抬手一指樹旁的凌云:「現在地球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