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590章 天下第一毒婦(求月

第1590章 天下第一毒婦(求月 (1/3)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2-20 03:12  字數:5815

聽到狄小真到來,秦秋月依舊保持著原來姿勢,背對著狄小真,她連頭都懶得回,只是神情之間多了一絲厭煩。

秦秋月冰雪聰明,更是早已了解狄小真的性子,她在來天劍宗之前,就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更是將個人的榮辱以及生死,全部置之度外了。

秦秋月早已知道她這趟來,自己和寧天涯都會難逃一死,她來天劍宗,其他一概不求,只求在寧天涯生命的最後時刻,陪他走完這最後一程,為了這一點,她就算是受盡屈辱和折磨,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所以,過去的半年,對於狄小真的百般羞辱和折磨,秦秋月只是也只能用沉默來對抗,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救的了寧天涯,只能陪他同生共死。

但是現在,寧天涯已經走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她該做的,也都已經為寧天涯做了,今生已經無憾,唯死而已,她根本無懼!

所以,從這一刻起,狄小真縱然還有萬般手段,卻再也奈何不了她了。

但是,寧天涯此刻迴光返照,神智卻是無比清醒,他聽了狄小真的話,氣得咬牙切齒,把牙齒咬得咯咯直響,身體劇烈顫抖,竟拚命掙扎著,要努力坐起來。

秦秋月見狀,忽然微微一笑,她輕輕抬手,溫柔撫上了寧天涯的面龐,淡淡說道:「天涯,你生什麼氣?你看,折磨我們的人,其實比我們還要痛苦呢。」

這是秦秋月的反擊。

她徹底無視狄小真,只是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把身後的狄小真氣的渾身哆嗦起來,臉色猙獰,狀若癲狂!

「痛苦?!哈哈哈哈……」

狄小真再次大笑,她抬手舉起手中的翠綠藥瓶,同時用另一隻手指著床上的寧天涯說道:「我會痛苦?!寧天涯,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坐起來好好看看,看看我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東西?!」

「秋月,扶我起來。」

寧天涯的狀態還在恢復,身上比剛才更多了一些氣力,他此刻說話都順暢了許多,語氣也十分的平穩和堅定。

「好。」

秦秋月知道寧天涯的時間不多了,肯定還有話要說,因此溫柔將他扶起,坐在了床邊上,然後這才轉身,面對著狄小真,緩緩坐了下來。

她扶著寧天涯,跟他並肩而坐。

「狄小真。」

寧天涯因為瘦的幾乎只剩下一張麵皮,他的臉在火光映照之下,顯得猙獰可怖,但眼神和話語,卻變得出奇的平靜。

緊接著,寧天涯咧嘴笑了笑:「不管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哪怕是長生不老葯,也已經和我再沒有半點兒關係。」

「哈哈哈哈……是嗎?!」

狄小真得意狂笑,她抬手拔掉了瓶塞,猛然倒出兩顆丹藥:「恭喜你猜對了,雖然這還算不上是什麼長生不老葯,但它們的功效,卻跟長生不老葯也差不了許多!」

「我今晚專門過來,就是趁著你還沒死,讓你親眼看看,我狄小真服下這兩顆丹藥之後,會變成什麼模樣!」

說完,狄小真將那顆紫色的駐顏丹,猛然往口中一丟,直接吞了下去。

駐顏丹是真的,吞下之後效果立顯,半分鐘之後,狄小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她重返年輕,竟一下子回到了十八歲的模樣!

「哈哈哈哈……」

感受著身體發生的驚人變化,以及體內那種蓬勃的生命力帶來的旺盛生機,狄小真不用照鏡子,都知道自己已經重返年輕了,她瘋狂大笑。

她抬手一指秦秋月:「看到了嗎?傻眼了嗎?當初你只不過是年輕了十歲而已,可我現在,一下子年輕了二十歲!」

「為了這個負心人,我白白浪費了十九年的青春,但是現在,我失去的青春全部都回來了!」

「我狄小真可以重活一次,但是你們呢?看看你們兩個現在的樣子,跟活鬼又有什麼兩樣?!」

狄小真簡直要樂瘋了,她狠狠咒罵了兩人幾句,又迫不及待的把美顏丹也服了下去。

又是半分鐘過去,狄小真再次發生了巨大變化,她明顯變美了,就連臉上那揮之不去的幾粒雀斑,也徹底消失不見,皮膚變得雪白晶瑩,在火光下熠熠生輝!

「哇,母親,您現在變得好美!」

狄輕侯是跟狄小真並肩進來的,他始終站在狄小真的身旁,卻對近在咫尺的寧天涯看都懶得看,此刻看到狄小真的面容連續發生變化,震驚之餘,卻不忘適時的讚美。

「來人!」

狄小真此刻已經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她直接下令:「拿鏡子。」

有一個貼身侍女飛身而入,她雙手舉著一面鏡子,對準了狄小真,同時恭敬低頭,恭維說道:「奴婢恭賀宗主,重返年輕,更加美貌!」

狄小真一下子就看到了鏡子裡面的自己,她也被自己的巨大變化給震撼的愣了一下,然後自然又是瘋狂大笑!

「哈哈哈哈,六百萬功勛值,花的不冤,真是一點兒都不冤,別說六百萬,就是六千萬都值了!」

狄小真無限滿意,她倏然轉身,居高臨下,指著秦秋月說道:「賤貨,你看看我現在的相貌,比你當初又當如何?!」

只是很可惜,此刻的秦秋月和寧天涯,兩人正在深情對視,根本就沒有看她,更不會在意她身上的巨大變化。

「好好好!」

狄小真見狀,氣的直咬牙,她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好字,然後冷冷一笑:「看來,你們這是知道今晚必死,已經將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對吧?」

秦秋月和寧天涯忽然相視一笑,還是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