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589章 歷盡屈辱,苦命鴛鴦

第1589章 歷盡屈辱,苦命鴛鴦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2-19 00:40  字數:3749

第1589章歷盡屈辱,苦命鴛鴦

天宮宮殿的西北角,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雖然整個宮殿建築群是依山而建,並沒有什麼宮牆,但因為這座小木屋的位置實在太偏僻,又太小太簡陋,因此,跟那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建築群相比,它就顯得十分的孤獨和不起眼。

可這個小木屋一旦被人看到,又會覺得它格外的扎眼,實在是跟整座天宮格格不入,因為它的存在,破壞了巨大天宮的整體美感。

秦秋月和寧天涯,就棲身在這座孤零零的小木屋之中,他們住在這裡,已經有四個月時間了。

這座簡陋的小木屋,乃是秦秋月在五個多月之前,也就是四月份的時候,趕到天劍宗之後,親手搭建而成。

由於她一到天劍宗,見到狄小真的瞬間,就被對方制住了穴道,此後再也無法使用體內真氣,因此,秦秋月只是搭建這一個小木屋,就耗費了一個月的光景。

狄小真不許秦秋月砍伐天峰上的一草一木,所以她搭建小木屋的所有木材,都不得不一步步走下山去,在遠離天峰的地方,砍伐木材,然後再將那些木材一點點兒背上天峰,然後一點點兒的將小木屋給搭建起來。

然而這些羞辱,對秦秋月來說,還只是最基本的,甚至是微不足道。

秦秋月既然來了,就沒得選擇,狄小真要求她必須住在天峰之上,但卻不許她住在宮殿里,她要想有一個棲身之所,就必須要親手建屋,要建屋就必須要砍伐木材,然而對於已經失去了武功,甚至連氣力都不如正常女人的秦秋月來說,要砍伐木材,要建屋居住,她就不得不需要工具。

工具當然不是白給的,整個天劍宗都是狄小真一個人說了算,她不發話,誰都不敢借給秦秋月任何工具。

於是秦秋月就成了狄小真的貼身婢女,她白天要小心侍奉狄小真,等狄小真休息了或者開始修鍊了,她才有機會去照顧寧天涯,如此幾天幾夜之後,她才得到了一把斧頭。

而且這把斧頭還沒有開刃,是鈍的。

狄小真心態早已徹底扭曲,羞辱人的手段,已經被她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但秦秋月卻不得不忍受這些,因為房子只要建不成,走火入魔經脈寸斷的寧天涯,就只能躺在冰冷的懸崖峭壁上,根本沒有人管。

秦秋月來到天劍宗的第一天,狄小真就對她說過一句話:「懸崖就在那裡,受不了你隨時可以死,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阻攔。但只能你一個人死,寧天涯欠我的債,我還要他慢慢還。」

秦秋月沉默以對。

秦秋月來了之後,第一眼看到寧天涯躺在地上的樣子,就已經知道,除了她之外,整個天劍宗,再無一人會照顧寧天涯。

可她經脈被封,武功盡失,在狄小真派的專人看守之下,就連殺了寧天涯再陪他一起死,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連陪著寧天涯共死都不可能,如果來了只是為了死在寧天涯前頭,她又為何要來?

狄小真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所以才敢無視秦秋月的驕傲和倔強,更不擔心她會自絕而亡,才可以盡情的,肆意的羞辱她,折磨她!

因為這本就是狄小真讓秦秋月來照顧寧天涯的目的,而且是唯一目的!

於是,狄小真的羞辱在繼續,簡直是花樣頻出,秦秋月的衣食住行都被死死限制,而且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秦秋月還必須要侍奉好狄小真,任由對方呼來喝去,一個不慎,狄小真只要隨便找個理由,就對她非打即罵。

但就是在這樣艱難的境地之下,秦秋月依然平靜如波,淡然處之,並且一天天,一點點的,把這個小木屋給建了起來,終於給了寧天涯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寧天涯雖然走火入魔經脈寸斷,但他的神智卻是清醒的,他那時動彈不得,眼睜睜看著秦秋月一天天迅速消瘦下去,他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他們曾經有過這樣一番對話。

「秋月,士可殺不可辱,你無需為我忍受這些屈辱,咱們可以死,區別只是先後而已,你先去,我絕食就是。」

然而秦秋月只是輕輕為他掖好被角,對他溫柔一笑:「如果連這點兒羞辱我都承受不住,那我來這裡做什麼?」

「這十九年的經歷,我還沒有為你講完;我們的女兒靈雨,到底有多麼優秀,你還都沒聽過,我們為什麼要死?」

「那都是快樂的事情,跟那些事情相比,這點兒痛苦根本不算什麼,好好活著。」

兩人的這些對話,當然一字不漏的都傳到了狄小真的耳朵里,這讓她徹底發瘋,於是她歇斯底里,變本加厲起來。

狄小真早已發現了秦秋月體內擁有大量的仙靈氣,她欣喜若狂,每天在折磨秦秋月的同時,開始吸收她體內的仙靈氣。

最終,她將秦秋月體內的仙靈氣,吸收的乾乾淨淨,全部化為己有,並且自身境界,從練氣六層巔峰,一直衝到了練氣八層巔峰!

吸收完了秦秋月體內的仙靈氣之後,狄小真又往秦秋月體內打入了一道剛猛劍氣,每到子夜時分,這道劍氣就會開始肆虐,破壞秦秋月的身體經脈,讓她夜不能寐。

就這樣,日復一日,時間一天天過去,秦秋月和寧天涯,這一對苦命鴛鴦,在這天劍宗,生生熬了半年之久!

小木屋的位置,是狄小真親自指定的,她故意選擇在了天峰的西北角的懸崖上,因為那裡幾乎終年不見陽光。

上午,太陽升起的時候,小木屋恰好被東邊的一座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