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569章 遁地之術(求月票)

第1569章 遁地之術(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2-02 10:11  字數:3791

從凌雲醫院離開以後,接下來,凌雲接連去了兩個地方。

這兩個地方,分別是孔秀茹和徐冰艷的住處。

但是,這兩個人就彷彿是故意躲著凌雲似的,竟然都沒在家,讓凌雲連續撲空。

「嘿!故意躲著我呢?」

凌雲懸浮夜空,神色間很是有些惱火。

他這趟回來,身上帶著的寶貝,對這兩個女人最有用的,當然是駐顏丹和美顏丹。

這兩個女人,一個是教了凌雲三年的班主任,一個曾經是凌雲的老闆娘,都對他情深似海,凌雲不可能忘了她們,更不會厚此薄彼。

衣錦須還鄉,眼看著她們吃下駐顏丹和美顏丹,這是凌雲對她們最大的回報,

可是凌雲興緻勃勃的來了,人家不在,而且是商量好了似的,同時都不在家,凌雲能不惱火嗎?

對於孔秀茹,凌雲知道她剛換了工作,現在已經不在清水一中教書了,她很可能換了住處,所以凌雲還能夠理解。

可是徐冰艷,現在她的網吧已經算是凌雲集團的產業了,完全不用她操心,應該無事一身輕才對,這都快晚上十點了,竟然會不在家?

凌雲很想立刻去極速網吧找燕子問問,但他又覺得,這大半夜的去找燕子打聽徐冰艷,會惹得小姑娘瞎猜,要是被那姑娘調侃的話,自己臉上會掛不住。

最終,凌雲打消了這個念頭,反正半月之後他還會回來,不著急。

既然沒找到這兩個人,凌雲不想再撲空,他索性,在空中一個轉折,直接向著清水市西南方向飛去。

目標,南翠別苑!

凌雲確信,別人他有可能找不到,但有一個人一定在默默地等他,等他忙完,等他過去。

姚柔!

……

南翠別苑,姚柔所在的別墅。

晚上十點,姚柔並沒有在房間裡面,而是在院中天井裡面,她穿著一件鵝黃色的背心,下身是牛仔熱褲,有大片雪白肌膚露在空氣中,卻無懼寒冷。

姚柔兩條修長的大白腿,在燈光下雪白晶瑩,耀眼生花,此刻交疊在一起,竟是盤膝而坐,她就那麼任由自己的雙腿跟地面接觸,毫不在意會被泥土弄髒了身體。

此刻,她星眸微閉,正在全力修鍊黃泉土皇功。

晚飯過後,姚柔就來到這裡修鍊,到現在已經有兩個多小時了,她已經徹底沉浸在修鍊之中,進入了忘我之境!

黃泉土皇功,感受大地的律動,把握大地的脈搏!

無聲無息之間,以姚柔為中心,她周身方圓兩丈的土地,隨著姚柔的呼吸,竟漸漸開始出現了起伏,猶如平靜的海面被微風吹過,形成的波浪一般。

大地在起伏,地面如波浪,泥土竟然在涌動!

這景象如果被普通人看到了,絕對會嚇個半死,太駭人了。

然而,這只是剛剛開始!

很快,周圍泥土形成的波浪,猶如遇到了狂風一般,波動猛然變得劇烈了起來,此起彼伏,地面裂開,黑黃色的土壤在姚柔周圍猛烈翻滾,幾乎要徹底將她包裹在了裡面,都看不到人了。

這一刻,堅實的土地竟然彷彿變成了流水一般!

嗤嗤嗤!

翻滾涌動的泥土之中,突然衝出了三把黑黃色的利劍,都是由土壤凝聚而成,但卻無比的真實與鋒利!

三把劍橫空,劍尖所指,赫然是院子的東北角,那裡豎著九根碗口粗細的木樁,形成了梅花樁。

「斬!」

三把利劍同時動了,電光石火一般沖向九根木樁,刷刷刷,一閃而逝!

緊接著,九根木樁的最頂端處,都有十公分左右的一截木頭被斬斷,在頂端左右搖擺了兩下,然後咣當掉落到了地上。

最駭人的是那些木樁的切口之處,竟然連一點兒泥土都沒有粘上,很顯然,那三把泥土凝聚成的利劍,已經跟真正的利劍,沒有任何區別。

「回!」

姚柔依舊閉著眼睛,卻在掐動手訣,瞬間又將那三把劍給召喚了回來,嘭然一聲,重新化作泥土,融入了周圍不停翻湧的泥土之中!

接下來,在姚柔的意念催動之下,周圍翻湧的土壤,也在猛烈變化,它們忽然開始急速旋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漩渦,把姚柔的身形徹底包裹在內!

土龍捲!

但這一切,卻不是由龍捲風造成的,而是姚柔的意念!

土龍捲急速旋轉著,越來越高,很快達到了一丈高度,眼看超過了院牆,這才停止了升高。

土龍捲雖然不再升高,卻開始變得越來越厚,也越來越凝實,最終形成了一個半米多厚,三米多高的大圓柱,景象駭人,院子中豎起了一口井長出來了一個大煙囪!

這樣的厚度,再加上凝聚成豎井的那些泥土,其實並非靜止,而是在急速旋轉的,防禦力絕對驚人,恐怕一般的炮彈都轟不破。

「落!」

豎井之內,姚柔依舊盤膝端坐,她開始控制著那個豎井緩緩變小,變薄,最終又落回到了地面,融入了那些泥土之中。

而那些泥土,翻湧的也不再激烈,卻還是此起彼伏,如同湖面上形成的粼粼水波一般。

這時候,姚柔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她注視著眼前的泥土波浪,面現猶豫之色。

此刻,這些泥土,在姚柔的眼裡,赫然是透明的,就跟真正的水一樣。

姚柔猶豫的是,她要不要沉入這泥土之中,就如同普通人跳進泳池裡一樣。

「為什麼不試試呢?」

就在這時,驀地一個聲音鑽入了姚柔的耳中,但她卻沒有受到任何驚嚇,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