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541章 驚世大妖隨聖人出(

第1541章 驚世大妖隨聖人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1-22 14:14  字數:3829

凌雲實在是太霸氣了!

今後龍家人不得踏入清水市,不得染指神農架,更不得插手秦始皇陵!

而且凌雲還要龍家交出龍坤和龍舞,讓他們恢復自由身!

凌雲當著龍虎山兩名大修士的面,給龍家的上一任家主,龍若愚提出了三個要求,確切的說應該是四個,毫無疑問,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但同樣毫無疑問的是,現在的凌雲,絕對有這個資格!其實就眼前這個局面,他沒有殺龍家三人就算很客氣了!

遠處的夜星辰,看了凌雲輕鬆碾壓強敵的英姿,以及聽到他對龍家三人霸氣的威脅之後,美眸中神采閃爍,目中露出了熾熱的期待神色!

夜星辰想到了殷青璇,她感覺以凌雲如今的實力,也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去魔宗總壇,把他的親生母親,也是自己的師傅,救出苦海,脫離那個牢籠了!

而龍虎山上清宮雷霆真人,和天師府張汝言天師,聽了凌雲的霸道要求之後,卻只能報以苦笑,兩人面面相覷,卻不敢開口。

畢竟伏魔大會上活著離開了一百多人,那一百多人可不是啞巴,凌雲的殺神之名,早已傳開,只要是他說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這時候凌雲還沒有找上他們兩個,他們倆可不想主動去捋虎鬚,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龍若愚此刻終於感受到了伏魔大會上那些武林正派人士心裡的苦澀滋味,很不好受,但卻沒辦法,凌雲太強了,強大到連他都絕望了。

這就是實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龍家也是一樣,任何人也是一樣!

「凌雲,你說的那些話,老夫都聽到了,回去之後,我們龍家人自會進行商議決斷。」

龍若愚畢竟是龍家上一任家主,輸人也不能輸陣,他只能盡量給龍家爭面子,說完之後,又看向雷霆真人和張汝言,然後對凌雲說道:「不過,龍虎山這兩位真人,是我龍家請來的,不管你們之間有何等仇恨,我希望在這裡,你不要過於為難他們如何?」

龍若愚總算厚道,他並沒有一走了之,還想讓凌雲放過龍虎山兩人。

「龍老爺子未免操心太多了,那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跟你們龍家無關了,還請速速離去吧。」

凌雲笑著說道,同時心說真要論生死仇恨的話,雖然龍虎山和凌雲之間的梁子結的更大,可那都是凌雲賺的便宜,吃虧的是龍虎山一方,他現在已經展現了足夠的實力,只要龍虎山不敢再找他的麻煩就行了,他才懶得去對付龍虎山。

只聽雷霆真人也開口說道:「無量天尊!龍先生,貧道多謝你的美意!不過我龍虎山和凌雲之事,我和張天師會自行處理,你就不用多慮了。」

說著話,雷霆真人和張汝言,同時對龍若愚使了個眼色,也沒有避諱凌雲。

龍若愚苦澀一笑,他給了那兩人一個抱歉的眼神,然後最後深深看了凌雲一眼,說道:「龍某人領教了,後會有期!告辭!」

說完,龍若愚一揮手,帶著龍照江和龍照海兩人,直接御空離去了!

龍若愚就連一句狠話都沒敢撂下,真的不敢,因為他知道凌雲的脾氣,怕自己到時候連走都走不了。

「星辰過來。」

等龍家三人離開之後,凌雲直接把夜星辰叫到了身邊,然後看向雷霆真人。

「給兩位介紹一下,這就是魔宗聖女夜星辰,她是我的老婆。」

「我們此番相遇,也算是適逢其會,不知道兩位真人和天師,是否要除魔衛道呢?」

凌雲直接把話挑明了,簡直是拿刀往這倆人的心口上扎,他們倆,一個當世魔主,一個魔宗聖女,並肩而立,竟然主動問對方要不要進行除魔衛道!

「呵呵,小施主說笑了,要想除魔衛道,必須先要有除魔衛道之能才行,我兩人現在身為魚肉,生死都在小施主手中攥著,還怎麼除魔衛道?」

雷霆真人顯然是得道之人,根本不上當,他坦然說出了本質,臉上連一絲慚愧之意都沒有。

「很好,既然道長看的如此明白透徹,那我也就懶得跟你們說笑了。」

凌雲臉色一正,徑直說道:「伏魔大會,乃是由龍虎山,少林寺,還有崑崙劍派聯合發起,口口聲聲要對付我凌家,殺我父母,殺我和夜星辰。」

「我去伏魔大會,做的是生死之爭,誰對我出手,我就殺誰,這道理,想必不用我多講,兩位應該都明白吧?」

雷霆真人和張汝言臉色凝重,同時點頭:「自然明白。」

「那這樣就很簡單了,我知道在伏魔大會那天晚上,算上烈日真人的話,我殺了你們上清宮一共二十一人,殺了天師府一共五名天師。」

「恩……差不多應該是這個數吧,具體數目無所謂了。」

凌雲現在是想到啥就說啥:「分生死就必定結仇怨,這道理我懂,今後你們龍虎山如果要報仇,我希望你們只找我一人,不要去用那些下三濫的手段,去對付我身邊之人,否則的話,我一定會踏平龍虎山,讓龍虎山雞犬不留!」

這自然又是威脅,因為通過眼前兩人,凌雲知道龍虎山還有更加恐怖的老古董存在,而如果他不在的話,龍虎山絕對有能力將他身邊親人朋友殺的一個不剩,所以凌雲才說出這種話。

「咳咳……小施主說笑了。」

雷霆真人聽的很尷尬,他趕緊開口道:「怪不得小施主小小年紀,就能擁有此等境界修為,如今貧道才知道,原來小施主看事做事,竟是如此通透乾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