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439章 他把老婆弄丟了

第1439章 他把老婆弄丟了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1-10 09:56  字數:3943

這天底下當然不可能有這麼巧的事,因為這一切,本來就是凌雲在刻意的提醒庄美鳳,在一步步幫她找回記憶,重新記起自己。

凌雲當然要救庄美鳳,但他要的卻不是眼前這個已經把他忘掉,把兩人曾經的點點滴滴忘得一乾二淨的庄美鳳,她要的是當初那個巧笑倩兮,美眸流盼,對他情根深種,願意與他生死相隨的庄美鳳!

兩人曾經經歷過的那一切,別說從相識到同床共枕這麼一大段記憶了,哪怕少了一點一滴,凌雲都會覺得不完美。

否則的話,以凌雲的實力,在天門山第一眼看到庄美鳳的時候,早就直接搶人了,何必費這麼大的勁?

當然,以凌雲的醫術,他也可以先把庄美鳳搶回身邊,然後直接給她治好,讓她恢復以前的記憶,但如果那樣做,凌雲總覺得兩人之間,會失去很多東西。

因為他把庄美鳳治好,和庄美鳳自己一點一滴把他重新記起來,這是兩回事。

凌雲相信,人定勝天,他堅信,只憑區區一枚忘情凈心丹,還壓制不住庄美鳳。

導致庄美鳳變成現在這樣的,絕對不光是一個古武門派煉製的半吊子丹藥的藥力,還有不停的洗腦,有逼迫,甚至有威脅!

「凌雲,你那個同學叫凌雲……」

庄美鳳面色蒼白,胸口劇烈起伏,她用只能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反覆重複這句話。

名字竟然重合,太巧了!

哪怕只是音同字不同,或者是兩個人重名,此刻對庄美鳳都不重要,她太需要有個人,在她耳邊跟她說這兩個字了!

「離塵師妹,你怎麼了?」

庄美鳳突然神情大變,表現異常,自然引起了離情,離愁,離秀等人的注意,她們紛紛上前,關心問道。

「啊?沒什麼。」庄美鳳知道自己表現的過於激烈了,她立即穩定心神,心念電閃間,心中有了對策:「是這個少年,剛才說記起來了不少事情,我想如果他能儘快恢復記憶的話,我想趕在天黑之前,就把他送出風雷谷。」

「哦,看來果然是短暫失憶,那如果他能恢復記憶的話,就照師妹說的辦吧。」

離情是二師姐,平時不怎麼愛說話,卻沒有離素那麼多花花腸子,很乾練。

「二師姐,我想單獨和這少年談談,看看能不能通過跟他交流,幫他儘快恢復記憶。」

庄美鳳緊接著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實她也用了小心思,對眾人撒謊了。

因為她實在是不忍錯過聽到凌雲的信息的機會,哪怕只是那兩個字,只要是從另一個人口中說出,她只要多聽聽,也能安心。

這對庄美鳳來說,根本就是執念,甚至已經融入她的血液骨髓當中,幾乎變成了本能。

因為當初她吃下忘情凈心丹之前,還有吃下忘情凈心丹忍受那兩個多小時劇烈痛苦的時候,曾在心裡反覆提醒自己,哪怕忘記一切,也不能忘了凌雲!

「這是應該的,早讓他記起自己的事情,也能早讓他離開這裡,畢竟,過了今晚,這裡就不會平靜了。」

離情也在擔心眼前少年的安全,因為這少年無論是相貌還是那張嘴,實在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不能說喜歡,但至少這一路跟他相處,簡直如沐春風,讓她感覺到自己是在活著。

半路出家去凈心庵的女人,哪一個沒有不堪回首的慘痛經歷?哪一個不是心死如灰?

否則的話,如果只是為了修鍊,誰會去凈心庵那種與世隔絕的地方,整日伴著青燈古佛?

「多謝二師姐。」

庄美鳳道了一聲謝,然後對凌雲使了個眼色:「你隨我來一下。」

她現在簡直是迫不及待!

凌雲自然是欣然前往,兩人很快就離開了這邊,在沿著來路往回走,這一次,庄美鳳竟然帶著他往回走出了一里多地,直到看到了一條崎嶇岔路,她一馬當先走了上去,然後七拐八繞,在一處巨大岩石的後面,停了下來。

前方,有轟轟水流聲,是一條不大不小的瀑布水流,恰好能遮蓋說話聲音。

這裡十分隱蔽,因為接下來兩人的談話,庄美鳳不想讓任何人聽見。

兩人極有默契,都是一路沉默,直到來到了這裡。

停下來之後,凌雲就地坐了下來,往身後的山岩上舒服的一靠,做好了長談的準備。

這是一場戰爭,對凌雲來說,比明天晚上的伏魔大會還要重要,他必須要打好。

「你,你真的還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嗎?」

這是庄美鳳說的第一句話。

凌雲搖搖頭,他現在當然不能說,但卻已經不再去裝了,只剩兩個人,他不需要任何掩飾。

「那……你還記得你剛才說過的那個名字嗎,也就是你那個同學的名字?」

庄美鳳手裡緊緊攥著那塊煉神太虛石,小心翼翼問道,她感覺心臟在狂跳,此刻根本無法平靜。

「記得啊,我怕我忘了,所以路上不敢說話,在拚命記。他叫凌雲。」

「哪個凌雲?那兩個字怎麼寫啊?」

「就是壯志凌雲的那個凌雲咯,他是我大學同學,剛認識不久,但我們都不愛去學校上課,所以相約出來旅遊,我的手機還有錢包,應該都在他的身上。」

「原來是你的大學同學啊?那他的老家是哪兒的,你知道嗎?」

問出這一句話,庄美鳳感覺自己心跳加速,緊張的都口乾舌燥了,聲音在顫抖。

然後她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城市。

「他說過,是清水市,他是很有趣的一個人,挺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