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430章 事了拂衣去

第1430章 事了拂衣去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1-10 09:56  字數:4218

此刻凌雲三人已經離開了八大處公園,來到了西五環路上了,正在趕回凌家祖宅。

對於周文易服下駐顏丹之後,他會有什麼想法,凌雲根本懶得去猜,他只知道,這份大禮一送,今後對他,還有凌家,只會有好處,不會有壞處。

「雲哥,你這出手也太大方了,一下子就是一顆駐顏丹,不心疼啊?」

莫無道卻是悻悻然,他看到凌雲拿出那顆駐顏丹的時候,心疼的簡直不得了。

「不過是一顆上品靈丹而已。」

凌雲瞟著莫無道,淡然說道:「咱們還有十九斤白玉峰蜜,只要再過十天,我就能煉製出更高品階的駐顏丹來了,用那些蜂蜜,我能煉製出一千九百顆更高品階的丹藥。」

現在,距離凌雲吞下五行火焰已經過去了六天,經過陰陽二氣六天的滋養,他已經明顯感覺到五行火焰的變化,只要再過十天,這五行火焰就會完全轉化為陰陽五行火。

有了這陰陽五行火,凌雲再要煉製駐顏丹,最起碼都是極品靈丹,甚至可能煉製出寶級丹藥,所以他根本不在乎現在手裡這些丹藥。

煉丹和煉器一樣,丹藥也分品階,普通丹藥,靈丹,寶丹,道丹,仙丹,以及傳說中的大道金丹。

「不管多好的東西,最終都是要拿出來用的,你不用,就沒有任何意義,關鍵是看用的值不值。」

一顆上品靈丹,換來天組首席大長老死心塌地的追隨,凌雲當然賺了。

下午兩點鐘左右,凌雲三人回到了凌家祖宅。

「哥哥,你可算是回來了,爺爺他們正在後院等著你呢,怎麼樣,你現在成功加入天組了嗎?」

凌雲剛下車,凌雪就飛身而至,她俏臉興奮,嘰嘰喳喳對凌雲問個不停,連珠炮一般。

「恩,當然加入天組了,而且,哥哥還有你小虎哥哥,無道哥哥,現在都是天組的大長老了呢。」

凌雲親昵的攬過凌雪的肩膀,笑著說道。

「啊?!這麼厲害?!」

凌雪一臉崇拜的望著凌雲,心說自己哥哥簡直太厲害了,頭一天去天組報到,然後就變成天組的大長老了,這說出去誰信啊?

「所以我才讓你離開神鷹組,以後專心在家裡修鍊嘛,現在整個京城,咱們凌家的靈氣最足,你在這裡堅持修鍊,修鍊速度是外面的十幾倍!」

在武校的那兩天,凌雲早已跟凌雪說好,讓她從神鷹組辭職,以後專心修鍊了。

「恩,我都聽哥哥的!」

兄妹倆有說有笑,很快就來到了凌家第九重院落,進了凌烈的院子。

此刻,凌烈,凌嘯,凌岳都在,顯然是他們知道凌雲今天被周文易叫去,要加入天組,所以在這裡等候消息。

「臭小子,我聽你剛才說,你還有鐵小虎,莫無道,你們三個,現在都是天組的大長老了?你不是開玩笑吧?」

凌烈太激動了,他以為自己聽到了天方夜譚。

於是凌雲坐下,跟三人打過招呼之後,就把去天組的大體過程說了一遍,最後才蓋棺論定:「兩枚空間戒指,換了三個大長老名額,算是不賺不虧吧。」

一聽凌雲送出去兩枚空間戒指,另外三人頓時瞭然,他們當然知道,兩枚空間戒指的價值多大。

如果純粹比較兩枚空間戒指和三個大長老的名額的價值的話,凌雲反而還算小虧了。

「雲兒,你這兩枚空間戒指公然送給天組,要是消息傳出去的話,會不會引起別人的覬覦?」

凌嘯聽完之後,卻是擔心問道。

「這是肯定會的!」凌雲笑道:「不過請父親放心,我想周文易肯定能夠處理好這件事,而且,我擁有空間戒指的事情,連東海散修聯盟的人都知道了,早已不是什麼秘密,誰要是想搶,就讓他來送死好了。」

凌雲一句話說完,另外三人都點頭,現在他們都相信,凌雲不一定能打的過敵人,但若要只想自保,那肯定沒任何問題。

接下來,凌雲正式跟三位長輩提出,他八月十三離開京城,去龍虎山參加伏魔大會的事情。

也就是後天。

凌雲要去參加伏魔大會,這在凌家早已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因此凌烈等人倒也沒有任何意外。

「可惜,這是雲兒認祖歸宗之後的第一個團圓節啊,竟然被這個伏魔大會給攪和了,氣死老夫了!」

凌烈想起中秋之夜不能和凌雲賞月喝酒,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爺爺放心,這也沒什麼,以後咱們團圓的日子,多得很呢,不差這一朝一夕。」

凌雲看著凌烈生氣的樣子,笑著安慰。

「那就定在八月十二,明天晚上,今年咱們凌家就提前過中秋,管他什麼日子,老夫要跟我寶貝孫子喝酒賞月!」

凌烈當即拍板,決定提前過節,同時當然也是為凌雲踐行。

「好,謝謝爺爺。」

凌雲自然同意,然後他就把駐顏丹和美顏丹全部拿了出來,然後又拿出兩個綠色小玉瓶,分別往裡面裝了十顆進去。

他把這兩個小玉瓶送到凌烈手中:「爺爺,這是美顏丹和駐顏丹各自十顆,用法您應該已經都知道了,最好是先吃駐顏丹,再吃美顏丹,二十歲以下的人用不著,吃了純粹就是浪費……」

「咱們凌家人,您覺得誰需要這丹藥,就賞給他們,誰要是敢不吃,您就找他的麻煩。」

凌雲說到最後,忍不住偷瞟了他父親一眼,因為他這句話針對的就是他父親凌嘯。

現在董若蘭已經回家了,她現在的樣子凌嘯自然早已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