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420章 兄妹終相認

第1420章 兄妹終相認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1-10 09:56  字數:3742

凌雪撲在凌雲的懷裡嗚咽痛哭,越哭聲音越大,到最後乾脆變成了哇哇大哭,哭聲驚天動地,彷彿是要把過去這麼多年心裡的委屈和不甘,一次都哭出來,像極了一個在外面受盡了委屈,突然見到親人的孩子。

兄妹倆的第一次見面,凌雲留給她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凌雪刻骨銘心,如今都歷歷在目。

因為那是凌雪進入華夏神鷹組之後,第一次出門執行任務,而凌雲那時,就用他的強勢和霸道,在凌雪心裡留下了一個種子,凌雲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她,什麼叫強者,什麼叫實力!

這裡面,更多的是凌雪悔恨的淚水,因為她在海監船上的時候,跟凌雲說過自己的名字,兄妹倆早已經見過,而凌雲第一次到凌家的時候,她故意不理睬凌雲,多次給凌雲臉色看,而凌雲卻一直在忍讓她,包容她,在無限地包容她。

凌雪現在更是明白了,凌雲每次看她的時候,臉上從來都是帶著微笑,眼神中始終包含著疼愛,關心和寵溺,任由她胡鬧,那一次次的欲言又止,那都是忍讓,都是包容,都是等待。

她想到了凌家祭祖那一天,鬼神柳再次異變,自己趁機接連突破,達到先天一層巔峰的時候,還想繼續沖關,卻聽到凌雲說不要讓她急著沖關,讓她穩紮穩打,先把根基打牢……要知道,那時候凌家所有人都在突破,凌雲自然也是,可他卻在百忙之中還分出心神來照顧自己。

她想到了凌雲製作出空間戒指之後,不忘第一時間讓大姐來送給她。

她想到了凌雲隻身一人去救凌嘯,並且想盡辦法為父親去心魔,而且還極力撮合父親和她媽媽的關係。

她還想到了自打凌雲第一次離開京城之後,華夏神鷹組的雷盛就開始對她刮目相看,一直照顧有加,甚至簡直是到了畢恭畢敬的程度……

還有剛才,凌雲知道了自己姥爺今天六十大壽之後,立刻放下一切,匆匆趕來,給了媽媽和姥爺一共四顆丹藥,讓他們眨眼變得年輕了十幾歲。

凌雪這幾天在家,當然知道凌雲在閉關煉丹,她現在明白了,原來自己的哥哥是為了這個……

這麼久以來,凌雲雖然從沒有對她說過什麼,卻默默地為她做了這麼多,而她卻只知道倔強,只知道逃避,連一聲哥哥都不肯叫他。

哭了很長時間之後,凌雪哭聲漸弱,她激動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慢慢地從凌雲懷裡離開,抬起頭來,兩個眼圈通紅,目光卻堅定真摯,對凌雲說道:「哥哥,我錯了。」

「妹妹,那些事情已經都過去了,只許今天哭這一次。」凌雲任由凌雪把壓抑已久的情緒給釋放乾淨,他無比疼惜的給凌雪擦眼淚:「你看,兩個眼睛都哭腫了。」

「哥哥保證,從今往後,咱們凌家,都是艷陽天。」

凌雲疼愛的揉了揉凌雪的頭髮,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說道。

「對,從今以後,都是艷陽天!都是好日子!」

董山川不知道為什麼凌雲表演了一場獨角戲,就能讓凌雪哭成這樣,可他現在看到再無隔閡的兄妹兩人,心中很是欣慰,重重點頭說道。

同時,董老爺子心裡也在暗暗自責,覺得最近這幾年,每次見到凌雪的時候,有些話說的太多了,女孩子心事重,性格又倔強,心中才會對凌嘯有所不滿,甚至最終還牽連到了她對凌雲的態度。

董山川此刻也是懊悔不已,他在心中暗嘆自己糊塗,得抓緊補救才是。

「幸虧凌雲這孩子深明大義,處理得當啊……」

至此,凌雲和凌雪這對同父異母的兄妹,徹底消除了芥蒂隔閡,漫天烏雲散去,兄妹倆終於真正相認。

凌雪剛才大哭,自然也驚動了董若蘭,她在自己房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跑出來想問個究竟,卻被凌秀傳音入密告知原因,給勸回去了。

「好!好!好!」

董山川一連說了三個好,他招呼凌雪:「小雪,別在那裡纏著你哥哥了,快去,把姥爺放了三十年的那兩瓶茅台拿出來,今天晚上姥爺高興,得好好喝兩杯。」

「哎!」

凌雪答應的很乾脆,她又抬手抹了一把眼淚,對凌雲破涕為笑,這才飛快的跑去拿酒。

既然是來拜壽,凌雲當然不能辦完了他的事就走,於是趁著一家人高興,他和凌秀就都留了下來,陪董老爺子喝個痛快。

這種情況,凌雲就是想走都走不了,董山川,董若蘭,凌雪,三個人肯定都不同意。

董若蘭收拾心情,從自己屋裡重新走出來以後,她使出了自己所有的看家本領,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豐盛飯菜,來招待凌雲和凌秀。

「嘿,十八歲的閨女,三十六歲的廚藝,我老頭子算是賺大了……」

席間,董山川跟凌雲和凌秀三人喝酒,他今天真是高興,不忘調侃自己的閨女。

「爹!吃飯還堵不住您的嘴!」

董若蘭還在忙的團團轉,生怕招待不好凌雲,她又端了一個菜上來,嗔怪她的父親。

現在的董若蘭比任何人都清楚,凌雲送來的那四顆丹藥,到底有多大的價值,這是大恩,她這輩子都還不了。

「哥哥,你吃這個,媽媽做的這個可好吃了……」

「哥哥,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你多吃一點兒,啊,大姐你不要搶啊!」

凌雪緊挨著凌雲坐著,手裡的筷子簡直在飛舞,一個勁兒的在給凌雲夾菜,每一個菜端上來,幾乎有一小半兒都堆到了凌雲的盤子里,眼看著凌雲面前都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