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406章 展示實力

第1406章 展示實力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7-11-10 09:56  字數:3729

「那實在是太好了!」

何玉瓊聽了心頭狂喜,只要眼前這個叫林天的人,肯親自去救治她的爺爺,那麼,不但她爺爺有救了,而且毫無疑問自己的安全也就得到了保障!

「不過這第三條嘛……」凌雲瞅了何玉瓊一眼,稍微頓了頓。

何玉瓊屏住一口氣,以為凌雲接下來提出的條件肯定十分苛刻。

只聽凌雲略顯為難說道:「就是我接下來這段時間太忙,短時間內還無法陪同你去你家。」

因為中秋之夜,凌雲要去參加伏魔大會,他離開京城之前,自然要把一切事情安排妥當,才能放心離開,所以接下來的七八天,凌雲不可能跑去給她爺爺治病。

他最快也要等伏魔大會結束之後,才可以去南方。

「呃……」

何玉瓊愕然,同時心裡也變得很踏實,她嫣然一笑道:「原來是這樣,既然先生有事情要忙,那我耐心等著就是。只是不知道先生要忙多久?」

「少則半月,多則三周,總之最多肯定不會超過一個月。」

凌雲坦然告訴了對方。

「那沒有問題!」

何玉瓊一聽,立即就答應下來,心說這大半年都熬過來了,現在爺爺的病有了救治的希望了,多等一個月根本不算什麼。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你留下一個能隨時聯繫到你的方式,等我忙完之後,自然就會聯繫你。」

凌雲點點頭,就算敲定了此事。

「啊?」何玉瓊徹底愣住了,愕然問道:「就這三個條件嗎?沒……沒別的了?」

凌雲提的第一個條件,是用她競拍來的藥草,煉製醒神丹;第二個條件,是親自去她家裡,親手為她爺爺救治,並且很明顯會出手保護她;第三個條件,則是需要給他最多一個月的時間。

除了最後一個條件勉強能算作條件之外,前面兩個條件根本就是都為了她好嘛。

「恩,就這些,沒別的了。」

凌雲微笑,心說你今晚上競拍來的所有東西已經都歸我了,實在不好意思再跟你提什麼條件,做人總得有個底線是不是?

價值六十億的紫色玉髓,此刻就在凌雲的太虛戒指里,而剛才凌雲提的第一個條件,又把何玉瓊競拍得來的那些靈藥靈草都要了過來,這些東西加起來,可是價值一百多億。

醒神丹?那不過是凌雲臨時杜撰出來的而已,救治何老爺子,根本不需要。

「呃……」

何玉瓊忽然搖頭,說道:「林先生,您真是世外高人,此等高風亮節,讓小女子佩服不已!」

「但是,你答應出手救我爺爺,就是救了我何家,更是救了我何玉瓊,如果我不能報答於您,心中實在不安。」

凌雲擺了擺手,笑道:「呃,這倒是不必,既然在拍賣會上,你答應了放棄競拍那清神石,就是跟我們達成了協議,我此番作為,不過為了完成我們的約定而已。」

「可是你們最後並沒有拍到啊,被那個九五八號給搶走了……」

說到這裡,何玉瓊突然心中一驚,她瞠目結舌問道:「難道那個九五八號,真的是你們的人?」

「不是不是……」

凌雲趕緊搖頭,開始胡編亂造:「那個九五八號,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只是我師尊可能跟她背後之人有些聯繫,所以讓她最後幫忙,幫我們買下了那塊清神石而已。她不是得到了開堂彩嘛,就是為了打個折,省點兒錢而已。」

撇清關係之後,凌雲笑著說道:「畢竟,我們修鍊之人都比較窮,我師尊這次為了那塊清神石,都已經破產了……」

凌雲在瞎編哭窮,何玉瓊聽了卻是眼前一亮:「這樣啊,那個好辦,只要先生能治好我的爺爺,我何家就送給先生一百億作為報答,如果不夠的話,您儘管說。」

一張口就是一百億,凌雲總算是領教了什麼叫做財大氣粗。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一百億報酬,凌雲既沒有答應,卻也沒有拒絕,只是一笑置之。

「我還有兩件事得提醒一下何姑娘。」

「先生請講。」

現在,何玉瓊已經對凌雲出手救治她爺爺的事情,毫不懷疑了,因為像對方這樣的人,根本沒必要為了騙她浪費時間。

「第一,據我所知,陪同姑娘來參加拍賣會的那三個靈修者,應該已經死了。」

「啊?!」

何玉瓊聽了頓時大驚失色!

「何姑娘不用驚慌,我華夏的能人異士還是很多的,那三個靈修者想在這裡搞風搞雨,被人殺死很正常。」

「相信你大伯那邊的人,肯定不會認為你有殺死他們的能力,所以這件事情,不管誰問你,你只要始終裝作不知道就好,其他不用管。」

何玉瓊點點頭:「我明白,多謝林先生提前告知。」

「既然那三個人死在了京城,那麼我想早晚會驚動你大伯那邊的人,尤其是那些靈修者,因此,他們接下來也許會做出一些激烈反應,我希望何姑娘不管是去是留,都要做好打算,妥善應付,等到我去你家的那一天。」

這就是凌雲提醒何玉瓊的原因,好讓她早有心理準備,免得到時候一頭霧水。

他相信何玉瓊既然能被何老爺子認定為繼承人,一定有足夠的能力應付這個局面。

「謝謝林先生,這個沒有問題,我知道該怎麼做。」

凌雲點頭:「很好,那麼我要提醒姑娘的第二點,就是告訴你,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曾經在這裡跟我見過面,我們分開以後,你也不要試圖去打聽我,你最好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