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333章 偶遇而已!

第1333章 偶遇而已!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4 08:00  字數:3512

運氣這種東西,雖然虛無縹緲,但誰都不得不承認,它確實存在,而且實實在在地作用在人的身上,影響著每一個人。

毫無疑問,剛才那一局,凌雲的運氣要更好一些,一局定輸贏,他贏了。

鬱悶和尷尬,以及一種難言的挫敗感,清清楚楚的體現在了曾盈盈的臉上,她心中的苦澀一時難以形容。

這時候,她父親曾六指的話,才又響徹她的耳邊:「我們以賭術為生的人,永遠不要想著去靠運氣,因為我們已經憑藉賭術贏了太多的錢,如果突然要去跟別人拼運氣的話,老天爺往往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剛才凌雲說要純賭運氣,曾盈盈在猶豫,就是猶豫這個,但她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凌雲的誘惑,或者乾脆說是挑釁。

因為曾盈盈知道,要想憑藉牌技贏凌雲一局,實在是太難了,她根本沒有機會。

能不難嘛,凌雲擁有神識,在每一局荷官發牌之前,他已經知道最終發到每個人手裡的牌面組合了,等於打的是明牌,那還能有個輸?!

除非凌云為了表演,故意想輸,否則的話,他甚至都可以利用隨時上場和下場的辦法,把他應該下的大小盲注都給躲開。

「這不可能!」

曾盈盈身體僵硬,眼睜睜看著荷官把她眼前六千多萬的籌碼全部掃走,送到了凌雲的面前,她貝齒緊咬著嬌艷的嘴唇,不服氣說道。

凌雲對著荷官,下巴輕輕一抬,示意她可以清點自己的籌碼了,然後才扭頭對曾盈盈展顏一笑,說道:「但這是事實,沒法改變了呢。」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氣死我啦!」

曾盈盈被凌雲氣的一口氣連著說了四個討厭,同時她站起身來,對洗牌發牌的楊聰怒目而視:「姓楊的,你發的什麼爛牌!你故意拖到現在還不走,你倆是不是一夥的?!」

曾盈盈也是拿著一千萬籌碼上的桌,不算她這五個多小時辛苦贏來的五千萬籌碼,她自己的本金也全輸光了,心中羞惱之下,乾脆把怒氣全撒在了楊聰的身上。

一千萬,曾盈盈倒不是輸不起,主要是凌雲用一個贏了她一個,這也太巧了一些。

因為凌雲雖然不懂,可曾盈盈心裡卻是清楚,在撲克牌裡面,代表的是國王,而代表的是王后啊!

對普通人來說,一張牌只不過是一個符號,或者只是一個數字而已,可對於以賭術為生的人來說,每一張撲克牌,都有它獨特的意義。

看著桌面上那張刺眼的,和那張更加刺眼的,曾盈盈大腦充血,一時竟有些失神。

「不不是啊,我是因為有別的事」

楊聰剛才發牌的時候,其實後背早已滲出了冷汗,他是真害怕把凌雲給發死,再讓凌雲輸掉八千萬,那他可就真的慘了,不過還好,最終是凌雲贏了,他提到嗓子眼兒的心,這才落回到了肚子里。

可是,雖然沒發死凌雲,可他一把牌卻讓對面的大美女曾盈盈一下子輸掉了六千萬,此時美女沖他發火,他就算再大的紈絝,也只好乖乖忍著。

因為很明顯,對面的曾盈盈,跟凌雲是老相識。

由於葉天水的關係,現在的凌雲在楊聰的眼裡,那就是惹不起的存在,因此,凡是和凌雲有關係的,不管是凌雲的朋友還是對手,楊聰統統都認為自己惹不起。

換成一般人,有資格跟凌雲玩兒一局定輸贏嗎?

「呃這個你完全不用懷疑。」

凌雲又說話了,他看了一眼楊聰:「我和他雖然是一起來的,但我可以保證,我們絕對不是一夥的。他之所以會賴著不走,確實是有別的事情。」

跟曾盈盈解釋完了,凌雲還又轉過頭來,煞有介事的找楊聰確認:「你是有別的事找我對吧?」

楊聰嚇得點頭如搗蒜:「是是是!確實是這樣。」

凌雲一攤手,沖曾盈盈微笑道:「你看」

「老闆,您的籌碼已經清點完畢了,去掉抽水,一共還剩一億四千八百六十萬請問您是要支票還是轉賬?」

荷官已經把凌雲的籌碼清點完畢了,在詢問凌雲如何處理。

「給我開一張支票就可以了。」

凌雲隨手打了個響指,然後笑道:「美女,今晚多謝你,那六十萬零頭就不要了,給你五十萬算是打賞小費,另外的十萬嘛,就給那位美女好了。」

凌雲說的另一位美女,自然就是一開始告訴他德州、撲、克具體玩兒法的那位美女接待。

「多謝老闆!恭喜您!歡迎您下次再來!」

那位美女荷官一看竟然有五十萬小費,頓時喜不自勝,她一雙靈動的美眸一個勁兒的瞟著凌雲,那眼神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沒辦法,長得這麼帥,打牌又打的這麼好,而且還這麼大方的客人,這位美女荷官也是頭一次見到呢。

面對美女荷官勾魂的眼神,凌雲沖她眨了眨眼:「有機會一定會的。」

曾盈盈看著這兩人眉來眼去的樣子,忽然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她忽然離開座位,一下子來到凌雲的身邊,對凌雲兇巴巴說道:「喂,我現在餓了,你得請我吃飯!」

凌雲看到曾盈盈終於按捺不住,他心頭暗爽,不過臉上卻是一本正經說道:「我為什麼要請你吃飯?給個理由先?」

曾盈盈怒氣沖沖:「喂,你一把贏了我六千多萬哎,給人打賞小費都是幾十萬呢,我讓你請我吃頓飯怎麼了?!」

凌雲嘿嘿一笑:「人家給我們發牌發一晚上,而且我還贏了錢,打賞小費是應該的,可我又不欠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