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332章 純賭運氣你也輸!

第1332章 純賭運氣你也輸!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3 20:09  字數:3760

曾盈盈確實是美女一枚。

在凌雲眼裡,如果夜星辰,寧靈雨,白仙兒都屬於十分美女的話,讓他給曾盈盈打分,那至少也得是九分。

曾盈盈論相貌,論身材,都不輸給凌雲身邊的其他眾位美女,而且,經過在清水市兩人那一番對決,凌雲清楚,這個女孩子身上有一股子狠勁兒!

對,沒錯,就是帶著野性的一種狠勁兒。

肯把一朵妖艷的玫瑰花,紋在自己的右胸上,這樣的女人,能沒有一股子狠勁兒嗎?

不過,今天的曾盈盈,卻是長發披肩,一副清新柔美的打扮,她上身穿了一件緊身露肩恤,領口略微有些低,任由胸前的兩團高聳把恤撐的緊繃繃的,十分奪人眼球下身則是穿著一件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把本就筆直的雙腿顯得圓潤修長,整體看上去幹練又不失性感。

曾盈盈並不是葉天水場子里的人,她只是平常喜歡來這裡玩兒而已,她就是屬於葉天水說的那種,自己心裡知道進退的賭術高手。

因為有他父親曾六指的警告,曾盈盈知道這個場子不一般,她來這裡玩兒,從不出老千,更不會贏莊家的錢,雖然說也靠賭術,卻主要是玩兒這種技巧類的賭法,而且每次不會贏太多,都是贏差不多了就走。

因此,葉天水的私人會所里那些雇來的賭術高手,雖然都知道曾盈盈的身份,卻不會為難她,反而對她表示歡迎,畢竟,這樣一個大美女,肯來他們場子里玩兒牌,對葉天水的私人會所,也有極大的好處。

比如,現在這張桌子上,至少就有兩位富豪紈絝,是為了一睹曾盈盈這位美女賭術高手的風采,而專門過來的,而且他們心裡也抱有一種僥倖的心理,萬一被這位美女看上了呢?

可是,他們上了賭桌,都陪著這位美女玩兒了三個多小時了,每個人錢都輸了上千萬,曾盈盈卻連正眼瞧他們都懶得瞧一眼,這位大美女始終只是埋頭玩兒牌而已。

因為家庭出身的關係,曾盈盈只是喜歡賭術,享受打牌的刺激與過程而已,至於輸贏,她真的並不是太放在心上。

可誰知道,凌雲剛一進來,就成功吸引了這位美女的注意力,而且通過這兩人的對話,其他人瞬間就明白了,這倆人認識。

旁邊,本來還是競爭對手的兩位富豪紈絝,忍不住互相對視一眼,然後又都去瞟向凌雲,心中各自暗罵了一句:「嗎的,長得帥了不起啊?!」

「好好久不見!」

曾盈盈恰好坐的是一號位,就在荷官旁邊,她和凌雲恰好是斜對面,因此倆人說話十分方便,根本不需要扭頭。

此刻的曾盈盈,心中可謂是百味雜陳,因為她上次輸給凌雲之後,灰溜溜回到京城,幾個師兄把事情跟曾六指一說,結果引起曾六指勃然大怒,把自己的寶貝閨女狠狠罵了一頓。

曾盈盈輸了錢,又被父親大罵,她算是從心裡把凌雲給記住了,不止一次想著去清水市找凌雲報仇翻本,可誰知道他父親把她看的緊緊地,根本不給她任何機會。

直到有一天,他父親把一份報紙狠狠的摔在了他的面前,那上面的頭版頭條赫然是凌雲的天地集團剪綵開業的報道,曾盈盈才算知道了自己到底遇到了怎樣的對手,她當時就打消了找凌雲報仇的念頭。

因為曾六指當時還說了一句話,讓曾盈盈記憶猶新:「盈盈,你記住,一個人,能在短時間內成功到這個地步,絕非偶然的,這樣的人,我們這種以賭為生的賭徒,永遠都惹不起!」

於是曾盈盈徹底認栽,知道她輸掉的這一局,這輩子都別想報仇翻本了。

她收拾心情,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軌道,每天依舊苦練賭術,隔三差五就去場子里玩兒玩兒,既賺了錢,又能夠跟高手過招,日子倒也過的十分愜意。

今天晚上,她依舊是一個人來的,已經在這裡玩兒了四個小時了,贏了不少錢,面前籌碼已經堆的很高了,本來已經打算離開了,誰知道這時候桌上又來了一條大魚!

楊聰!

曾盈盈何等眼裡,楊聰一進來,她就看出對方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這種人在賭術高手的眼裡,就是四個字:來送錢的!

於是曾盈盈就又多玩兒了一會兒,而且是果然贏錢,楊聰輸掉的兩千多萬籌碼,倒是有一大半兒都擺在了她的面前。

可誰知道,就是多玩兒了這麼一會兒,一個她做夢都想不到的人,卻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一看凌雲主動跟她打招呼,曾盈盈火往上撞,同時她心中竊喜。

對面可是贏了她十億,又白要了她兩億,還強迫她打下三億欠條的人!

報仇的機會來了!

而且這一次,不是她主動去招惹凌雲,而是對方主動坐在了牌桌上,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還有一點就是,這次他們玩兒的是德州、撲、克,比的是技巧和概率運算,跟什麼眼力,記憶力,手的速度都沒有關係。

而且,此刻曾盈盈面前的籌碼足有四千多萬,而對面的凌雲卻只有一千萬而已。

於是,曾盈盈心中偷笑,頓時不再想著走人,而是一臉嫵媚的看著凌雲。

「真想不到,你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呢?」

凌雲笑呵呵道:「是啊是啊,聽說這裡不錯,過來玩兒兩把,試試手氣。」

曾盈盈一聽,頓時咯咯嬌笑道:「喲,這可是德州、撲、克,你會玩兒嘛?」

凌雲果斷搖頭:「從來沒玩兒過,還真不會呢,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