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308章 凌嘯去心魔

第1308章 凌嘯去心魔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869

凌雲是專門挑著飯點兒來的,他當然不可能在董若蘭忙活的時候,自己在外邊跟他父親倆人就這麼吃飯。

當然,作為一家人的習慣,凌雪可以,但凌雲就不行,就像他說的,那不像話。

「既然如此……也好,那就等你董姨做完飯,出來一起吃。」

凌嘯見凌雲堅持等董若蘭出來一起吃飯,他身形又是一滯,略微沉默一番之後,點頭同意了。

同時,他也意識到,凌雲這次主動登門,要處理的事情,遠比他猜測的還要多得多。

「哎,你們爺倆吃著就行,不用等我,一會兒飯菜就涼了。」

董若蘭在廚房裡聽得真切,她聽到凌雲說的話以後,心中一熱,立即大聲說讓這倆人先吃。

細微之處見人心。

凌雲對董若蘭的這份尊重,足以讓董若蘭心中感動。

「董姨,吃飯不著急,我陪著父親說話等您,不用做太多菜了,省的吃不了再剩下。」

凌雲現在卻是輕鬆的很。

這道門,他已經進來了,既然進來,他就把這裡當家,父親的屋,他就是住在這裡都沒有問題,哪裡還會見外?

而且他這次來,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當然不是為了要在這裡住,而是為了從今以後,他可以隨時來。

沒有尷尬,沒有顧忌,想來就來,坐下就吃。

這才是一家人應該的樣子。

凌雲對董若蘭喊完話,然後他隔著熱氣騰騰的飯菜,聞著飯香,望著對面的凌嘯。

父子倆人在沉默對視,一時都沒有開口。

最終,還是凌嘯先打破了沉寂:「雲兒,今天就咱爺倆兒,你想說什麼,就說吧,不需要考慮太多。」

「恩。」

凌雲點頭,徑直說道:「我一直以為,父親的心魔,就是司空屠,所以我抓了司空屠,就是為了能讓您親手殺了他報仇。」

凌嘯心頭狂震!

凌雲這開門見山,單刀直入的也太狠了點兒,根本不給凌嘯有任何鋪墊和心理準備的過程。

「可是現在我才知道,原來父親的心魔,司空屠只是其一,您真正的心魔,卻是您的大哥,凌震!」

凌雲此話一出,凌嘯瞬間垂首,他久久不語,然後眼眶就發紅了。

只從凌雲對凌震的怪異稱呼就知道,凌雲心裡早已不再認凌震為自己的大伯,但他卻偏偏說「您的大哥凌震」,這麼犀利的一刀,實在是扎的凌嘯很疼。

哪怕這個痛苦的秘密,他已經在心裡埋藏了十八年,也已經偷偷消化了十八年,哪怕在陳敬天揭開這個秘密之後,他內心裡又已經苦苦掙扎了六天!

「父親,您宅心仁厚,義薄雲天,珍惜手足之情……這些事情,做兒子的心裡佩服。」

「可是,就算這樣,我們也不能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啊!」

凌雲一臉嚴肅,他毫不客氣,指出了凌嘯面對當年慘事的猶豫和掙扎。

這就是問題所在,實在是簡單得很,凌雲這短短几句話,可謂是一針見血。

不能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兄弟之情再親,那也不是自己,也還是別人。

凌雲這句話說完,他就緊緊盯著沉默的凌嘯,不再發出一言。

凌嘯雙目通紅,他緊握雙拳,十個手指的指甲緊緊掐入自己的手心之中,早已刺破手掌,卻渾然不覺疼痛,他的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

凌雲的聲音不低,廚房裡的董若蘭聽得清清楚楚,她手上的動作也是停了下來,靜靜地聽著凌嘯要說什麼。

夫妻在一起生活十八年,凌嘯這些年來承受的痛苦,縱然從來不對她說,她又如何體會不到?

客廳里,父子相對而坐,凌嘯十八年的傷疤,此刻被親生兒子無情揭開,那種血淋淋的痛苦,用言語實在難以描述其中萬一。

凌雲在等,董若蘭也在等,整個房間里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唉……」

凌嘯最終仰天長嘆,一聲深沉的嘆息之後,他顫抖的身體漸漸平靜了下來,握拳的雙手也已經鬆開,只是掌心裡有絲絲鮮血流淌。

「雲兒,都是父親的錯,是父親對不起你和你母親。」

凌嘯再次直視凌雲,滿臉愧疚,臉上熱淚滾滾而下。

「是嗎?我卻不這麼認為,我認為您沒有對不起任何人!仰天俯地,十八年前的整個事情,您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凌雲沒有讓凌嘯說下去,他直接打斷了凌嘯的話,又坦然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坦然是坦然,但凌雲說這一番話,說的很嚴肅,很認真。

因為他覺得凌嘯的想法不對,而且是大錯特錯,甚至完全反了。

一遇到事情,先想自己的不對,先覺得是自己對不起別人,這種想法,在凌雲看來,未免太愚了。

你宅心仁厚,別人當你好欺負;你義薄雲天,別人卻想怎麼收拾你;你珍惜兄弟之情,別人卻想把你踩進萬丈深淵,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親兄弟也不行啊!

如果換成是凌雲,別說是親兄弟,誰也不行!

「當年您和母親相愛,有什麼錯?!您和母親有了我,又有什麼錯?!凌震為了當上凌家家主,不惜加害於您,不顧整個凌家,把這件事情捅了出去,您又有什麼錯?!」

「為了保住咱們凌家,您被迫自廢武功,不但立下重誓和母親分開,又娶了我董姨,這又有什麼錯?!」

「母親生下我,她知道魔宗不可能讓我活下來,因此不惜一切代價讓青鳥阿姨把我送出魔宗總壇,又有什麼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