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268章 活捉狄玉堂!陰陽罡

第1268章 活捉狄玉堂!陰陽罡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778

/strong嘿嘿,不能讓大家白等,又更新了一章!就當做31號第一更吧,劇情暴爽哦,求月票!31號四更!

………………………………

凌雲秒殺了烈火真人之後,一下子獲得了這麼多寶貝,他竟然還不滿意,還在惦念著烈日真人的那一身功力。し

確實是可惜,不過,殺都殺了,凌雲也無所謂了,經過今晚生死決戰的洗禮,凌雲感覺自己隨時都可能達到練氣三層巔峰,到時候眉心識海裡面一分鐘能產生三滴神元,他也不缺這點兒先天真氣了。

殺完了紫羽真人和烈火真人之後,凌雲瞬間感覺心中壓力大減。

剛才五個人聯手是真不好打,可現在對方只剩下了三個人了。

至於剩下的三個人嘛,就算是在巔峰狀態聯合起來,也不夠他一個人殺的,更何況陳敬玄和智空大師還都受了傷。

凌雲神念一動,重新讓那些被震飛的大鉛球回歸原位,把這座渾天迷陣再次布置好,然後神色輕鬆,身形連閃,人就沖了出來!

「轟轟轟!」

「嗖嗖嗖嗖嗖嗖!」

凌雲一出來,就看到六七個大鉛球滿天橫飛,有的鉛球竟然都被砸成了鐵餅,變的奇形怪狀,最遠的竟被人擊飛到了百米開外!

那是困住智空大師的那座渾天迷陣。

「看來陳敬玄是進入這座大陣,去幫智空破陣了,不愧是生死至交啊。」

而困住天山天劍宗狄玉堂的那座大陣,這時候裡面也是呼喝連連,不時有鉛球被一劈兩半,擊飛到了遠處。

凌雲打量著這座大陣中的白霧,發現那濃霧已經薄弱了四成,他心裡清楚,這是鉛球被劈碎或者擊飛之後,陣法變得不穩,效果開始打了折扣。

至於困住智空大師的那座大陣,在陳敬玄的幫助之下,兩人合力,早已把大陣砸的七零八落,他們眼看就要破陣而出了!

那裡的白霧已經十分稀薄,凌雲甚至已經看到了智空大師和陳敬玄的身影。

不過,他根本就懶得理睬這倆人,任由他們破陣而出。

凌雲身形一閃,又沖入了困住狄玉堂的陣法當中。

狄玉堂身法高妙,他被困之後,一刻都沒有耽誤,始終認準了一個方向狂突,只想著用最快的速度衝出陣去。

「刷刷刷!」

可惜殺陣啟動,陣法中的那些大鉛球,從各個方向不停的急速飛來,狠狠撞向他,狄玉堂不得不揮動手中寶劍,把飛來的那些大鉛球劈開或者震飛。

哪怕是神通境二層巔峰的高手,想要從這渾天迷陣當中硬生生殺出,至少也得個三五分鐘功夫,狄玉堂現在就算是拼了命,也只能被困其中。

當凌雲進來的時候,發現許多大鉛球已經被狄玉堂劈為兩半甚至三半,但它們依舊在發揮著作用,不停的飛起,撞擊阻攔著狄玉堂。

這就是渾天迷陣的無上妙處,也是凌云為何棄巨石不用,而要選擇大鉛球的原因。

巨石可以被先天高手一掌擊碎,散落一地之後就沒用了,可大鉛球不一樣,它可以被劈開,也可以被砸扁,但就是不能擊碎!

因此,狄玉堂縱然使出渾身解數,也只能一點一點慢慢努力減弱這陣法的效果,卻很難在短時間內衝殺出去。

然而,就在狄玉堂發現濃霧變薄,已經感覺到一線曙光的時候,凌雲進來了。

「狄玉堂,你說我這陣法的威力如何?」

凌雲依舊手提魔劍黑暗風暴,就那麼慢慢地走了進來,他看著已經是滿頭大汗的狄玉堂,淡淡問道。

「你這個小雜種,有本事放老子出去,我跟你一對一單挑!」

濃霧變薄,狄玉堂看到陣中突然多了一個人影,立即知道是凌雲進來了,他不禁咬牙切齒說道。

「呵呵,你出不去了,不過,我卻可以保證,你今天晚上不會死。」

凌雲當然不會殺狄玉堂,因為秦秋月還在天山天劍宗,他要把對方生擒活捉,以此作為籌碼,換母親安然回歸。

狄玉堂一瞬間就鎮定了下來,他知道自己的師妹狄小真的事情,對於凌雲話里的潛台詞,他自然聽得出來。

狄玉堂連連揮劍,不停劈飛那些撞向自己的鉛球,開口說道:

「凌雲,咱們在今晚之前,根本就從沒見過,你我之間更是無冤無仇,我今晚來這裡,只不過是全朋友之義,幫朋友的忙而已。」

「不如這樣,你現在放我出陣,我保證出陣以後立即離去,再也不管他陳家的事情,你看如何?」

狄玉堂心念電閃,開始換上了商量的語氣,跟凌雲打起了商量。

凌雲仗劍而立,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很快他笑容一斂:「狄玉堂,你今晚本就不該來,你不來,都已經和我有仇,更何況你已經來了?!」

凌雲和狄玉堂之間確實無冤無仇,可是,在來京城之前,凌雲已經從秦長青口中知道了母親秦秋月的當年事,他現在跟整個天山天劍宗都有仇,而且是不共戴天!

為了救秦秋月脫離苦海,為了能替秦秋月出氣,凌雲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現在狄玉堂就在眼前,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的一樣,凌雲怎麼可能聽他三言兩語,就放他離去?

狄玉堂繼續不停劈開飛來的鉛球,他沉聲道:「我聽不懂你話里的意思。」

凌雲冷然笑道:「你現在盡可以裝糊塗就是,等過了今晚,我想你很快就會明白的!」

狄玉堂聽到這裡,就知道今晚不可能從容走掉了,他此刻已經透過眼前薄霧,隱約看到兩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