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239章 有人落井下石,有人

第1239章 有人落井下石,有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747

「曹兄,我三弟凌嘯現在正好在家,不如咱們也進家裡說話如何?」

凌岳看到凌烈和曹駿雄進了凌家大門,立即也笑著跟曹興昌提議道。

曹家今天上門提親,是給曹珊珊提親,因此凌嘯和曹興昌才是正主,凌岳不是。

曹興昌哈哈大笑:「正該如此。」

就在這時,崔老也走過來了,對凌岳稟報道:「二爺,家主剛才說讓這幾輛車直接開到院子里去。」

凌岳一聽,瞬間就明白了凌雲的用意,於是微笑點頭。

曹興昌也扭頭對曹天龍說道:「天龍,這裡就交給你了,照應著把這幾輛車都開到院子里去。」

曹天龍點頭笑道:「請父親放心。」

於是,凌岳帶著曹興昌陸瓊芳夫婦,也立即進了凌家祖宅。

凌家祖宅大門口,現在就剩下了崔老和曹天龍,以及曹家的那幾輛車和開車的司機。

曹天龍則在崔老的幫助之下,開始招呼著讓那幾個司機,把裝滿了東西的三輛大車,全部駛入凌家祖宅。

陳敬玄,孫振武等人,則始終站在凌家的大門口,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他們都一語不發,卻各有所思。

就連被凌雲打斷兩條腿的龍浩強,也沒有立即離去,而是經過簡單的療傷之後,強忍著疼痛,觀察著眼前的一切。

凌家變了,真的變了!而且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曾幾何時,只要龍家的人來到凌家,不管來的是什麼人物,凌家的人都會掃榻相迎,對龍家畢恭畢敬,唯唯諾諾。

哪怕昨天晚上,龍浩強來送信的時候,還都是如此。

可今天呢?龍浩強剛到凌家的大門口,話還沒說上幾句,甚至連兩分鐘都不到,就被凌雲衝出來打了兩記耳光,而且還打斷了兩條腿!

這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凌家的大門口,還當著孫陳兩家最重要的人物!

剛才,龍浩強躺在地上,斷腿慘嚎,可是,凌家的人,凌岳凌烈這兩個核心人物,先後從凌家衝出來,竟然對此視若無睹,始終不發一言,甚至連上來問候一聲的意思都沒有,就連面上功夫都沒有做!

他們更沒有對凌雲的做法有任何的說辭!

凌家顯然是默認了這一切!

凌家竟然敢默許這一切?!

敢對龍家的人無禮,凌家到底是哪裡來的膽子?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難道就因為凌家多了一個凌雲嗎?!

「龍先生,凌雲那小輩如此蠻橫霸道,行事如此偏激,你現在應該深有體會,不知道你們龍家,是否還願意為我們的生死決戰之事,來居中調停?」

陳敬玄突然淡淡開口,言語間卻略帶一絲暗諷,在極盡挑撥,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哼!」

龍浩強氣的冷哼一聲,卻沒有直接回答,他刻意迴避了這個話題。

坦白說,龍浩強只不過是龍浩然的一個堂弟罷了,他在龍家的地位其實不算高,對於這等決斷大事,根本沒有發言權。

昨天他來送信,今天他過來要結果,之所以會如此強橫,只不過是因為他是龍家人,是借了龍家的勢而已,直到他被揍之前,他還保持著過去對凌家的思維慣性和態度。

可是,他現在被凌雲打了,龍家會不會因此為他出頭,龍浩強心裡根本就沒譜。

就更不要說,龍家會不會為了他直接和凌家撕破臉了。

何況現在曹家已經和凌家聯姻,兩家公然聯盟,曹家在古武界的地位雖然不算什麼,可要論起在世俗界的權勢,就連龍家和葉家也不能小覷。

曹家和凌家聯姻,對華夏世俗界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因為現在的凌家,實質上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不再是誰都可以過來捏兩下的軟柿子了。

不然的話,凌雲怎麼會不由分說,上來就把龍浩強暴揍一頓,而且還敢放出話來,如果龍浩然再敢像以前那樣對待凌家,凌雲會連他也揍?!

能說出這話,這得需要多大的底氣和實力?

反正絕對不可能只是因為狂妄。

果然,龍浩強的想法立即就得到了驗證,他身上帶的通訊器響了起來,來了一條簡訊。

龍浩強趕緊拿出通訊器看了一眼,只見上面只有倆字。

「回來。」

龍浩強嘴角一抽,直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

因為他隱約有一種不妙的預感,搞不好自己今天這頓揍,真的是白挨了,這個場子,在短時間之內,他很難找回來。

龍浩強捏緊了凌雲丟給他的那封信,他默默抬頭,再次盯了凌家祖宅大門上的「凌宅」倆字一眼,悶聲對龍家的兩名探子說道:「你們兩人扶我回去。」

這家大門,他昨天來了,還被奉為上賓,他可以頤指氣使耀武揚威;可今天,他不但連門都沒有進去,而且還在門口被打斷了兩條腿!

只是隔了一夜而已!

那兩名探子領命,立即扶起了龍浩強,把他弄回到車上,然後迅速駕車離去。

「哼!龍家也不過如此!」

陳敬玄發現自己果然是熱臉貼了冷屁股,忍不住臉色鐵青,望著龍浩強迅速遠去的車影,冷聲說道。

孫振武小聲問道:「陳老,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現在,曹家的那三輛大車,已經先後駛入了凌家大門,而且崔老和曹天龍也已經進入了凌家,凌家祖宅門口,就剩下了孫陳兩家這四個人了,他們始終被晾在一旁,可以說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哼!」

陳敬玄再次冷哼一聲,他猛地把手中的地圖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