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233章 提親!造勢!

第1233章 提親!造勢!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685

同學們注意啦,再過一小時就是7月了,步征懇請您留好您的保底月票,零點以後,來領龍皇武神的月票紅包哦!

…………………………………………

京城,西五環外,曹家大宅。

自從凌雲對曹家人救治成功,曹家人集體回到了自己的家裡之後,到今天為止,已經過去整整十天了。

如今,被救治成功,從血族恢復到正常人的十名曹家人,早已徹底回歸正常,他們也已經重新適應了正常人的生活。

整個曹家自然也都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軌道,只是他們所經歷過的那些痛苦,以及失去親人的傷痛,還有承受過的那些屈辱,每個人都深深刻在了心中,如同烙印,永生不忘。

在曹駿雄的帶領下,曹家人是公開回的曹家大宅,可他們回到家裡之後,整整三天,曹家沒有一人出過大門,那三天里,整個宅院平靜的可怕!

八月二十號,農曆七月十五那天,曹家人終於第一次公開露面,他們家男女老少十二口,集體出門,上墳祭祖。

他們既是祭奠祖先,更是憑弔新人!

曹家祖墳上,竟填了接近二十座新墳!

當然,曹家的祖墳,同樣也是華夏著名的國家級公墓,不過卻是在京城的另一處風水寶地,跟凌家,孫陳兩家並不在一處,因此他們並沒有遇到。

也就是從祭祖這一天過後,曹家人開始頻頻露面,他們家表現的從未有過的高調,曹駿雄曹老爺子頻頻約見華夏的一些高層領導,曹家家主曹興昌也公開四處活動,華夏軍政商三界的一些領頭人物,開始頻繁進出曹家,幾乎踏破了曹家的門檻。

曹老爺子經營多年,曹家的權勢主要就是體現在華夏世俗界,他一旦決定開始動作,在京城造成的影響可想而知。

當然,這些動作,造成的影響力只在華夏的高層和頂級勢力之間,並沒有擴散,不會影響到普通人,更不可能被各大新聞媒體報道。

原來,在曹家極為平靜的那三天里,其實曹家大宅里極不平靜!

曹家人利用秘法審問了帶回去的陳建癸,對他進行嚴刑逼供,問出了當初他利用邪眼,在每個曹家人身上得到了哪些秘密,以及了解到秘密之後,陳家所做的動作,然後曹家進行一一補救,開始補窟窿。

可以說,曹家人審問陳建癸的過程,也是他們報仇,發泄的過程,陳建癸被用刑,他所承受的痛苦,並不比凌家地牢里司空屠差多少!

尤其是曹家人都曾經做過血族,他們每個人都知道,血族身上的弱點是什麼,因此,陳建癸承受的那些折磨,可想而知。

甚至直到今天,陳建癸依舊沒死,還被關在曹家的密室里,每天都生不如死,被曹家人折磨的死去活來。

這是真正的血海深仇,曹家人就是把陳建癸千刀萬剮都不解恨,哪能讓他那麼容易死去?

世俗間爭奪的利益,無非就是權力和金錢。

曹老爺子還活著,他親自出手,那威力自是驚人,很快,曹家就重新奪回了很大的權勢,逐漸重新掌控了局勢,恢復了部分元氣。

而此時的陳家,已經跟孫家聯盟,正全力準備跟凌家的生死決戰,根本顧不上曹家,也沒有心思和精力關注曹家的頻頻動作在陳家的眼裡,曹家沒有任何高手,影響力只不過是在世俗界而已。

陳家現在的心頭大患乃是凌家,只要成功滅了凌家,曹家就算折騰的再厲害,又能拿陳家怎麼著?大不了他們再滅曹家一次就是了!

可是,十天以來,雖然曹駿雄大舉動作不斷,曹興昌四處活動,可曹家第三代碩果僅存的男丁,曹天龍卻始終不見人影。

曹家經歷了一次滅頂之災,曹駿雄終於深刻意識到,家裡沒有真正的強絕人物,擁有的一切權勢都不過是鏡花水月而已。

因此,回到家裡以後,他只對自己的孫子曹天龍提出了一個要求!

修鍊,瘋狂的修鍊!

這就是曹家目前的所有情況了。

這天晚上,曹家另一名重要人物,也是曹家最閑的一個人,曹珊珊,此時正坐在自己的閨房之內,托著香腮,盯著眼前的一部手機發獃,她怔怔出神。

曹珊珊和凌雲分開,已經整整十天了,這十天里,她日思夜盼,卻沒有接到凌雲一個電話。

她想念凌雲,擔心凌雲。

曹珊珊當然不止一次的嘗試給凌雲打電話,可是凌雲的手機整天放在空間戒指裡面,她又如何能打得通?

曹珊珊更想過直接去凌家找凌雲,可她更知道凌家現在是怎樣的局面,她怕自己貿然去了,會給凌家,給凌雲添亂。

而且曹駿雄專門叮囑過,沒有他的允許,曹珊珊不能擅自去凌家。

「真是的……」

想著想著,曹珊珊美眸中流露出了一絲幽怨神情,她忍不住自言自語說道:「給人家打個電話就那麼難嗎?頂多也就是一兩分鐘而已……」

抱怨完了凌雲,曹珊珊輕咬下唇,又怪罪起了她的爺爺:「爺爺也真是的,現在京城誰不知道我和凌雲的關係,幹嘛不許人家去找凌雲?」

「咳咳……」

閨房外響起了兩聲咳嗽,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喲,我說我這兩天怎麼老打噴嚏呢,原來是你這丫頭在背後說爺爺啊?」

說話的當然是曹駿雄。

曹珊珊聽了,美眸中頓時升起了驚喜之色,她趕緊離開座位,跑過去打開了房門!

然後她目瞪口呆。

門外站著的,並不是只有曹駿雄,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