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209章 心疼

第1209章 心疼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613

今天開始補更,第二更!

…………………

京城東郊。

從京城市中心往東五十多公里,從密雲水庫往正南方向大概六十公里處,有一個僻靜的小山村。

這裡周圍的山都是那種不知名的野山,雖然山嶺低矮,卻有連綿起伏之意,綠化的也很好,植被密布,綠樹成林,山腳下一條清澈河流圍繞緩緩流淌,可謂是青山綠水。

青山綠水間,有一座**的農家院落,背山面水,風景秀麗。

這個農家院,就是魔宗聖女夜星辰,在京城的臨時落腳點之一。

這裡遠離繁華都市,就算距離東六環都有三十公里,距離附近最近的公路都要四五公里,更被野山阻隔,乃是世外桃源般的一個所在。

俗話說小隱隱於野。

以夜星辰的特殊身份,她落腳在這個地方,自然最合適不過。

平時根本不可能有人來這裡探查,而以夜星辰的輕功,去往京城也就半小時的腳程,想要離開的話,更是說走就走,毫無牽掛。

跟清水市的別墅不同,這處農家院完全是由木頭搭建,內部的設施也是用山中竹木打造,很是簡陋,卻給人清新之感。

此時,這座農家院院門緊閉,窗戶和房門卻都大開,夜星辰並不在院中,而是在房間之內,坐在一個竹椅上,面朝窗口,享受著涼爽夜風的吹拂,等待凌雲的到來。

夜星辰身前的木桌上,擺放著一個狹長的玉匣,正是凌雲送她的那一個,玉匣是打開的。

玉匣裡面,靜靜地躺著五套翡翠首飾,在月色下,放射出五彩光華,璀璨奪目,美不勝收。

玉匣旁邊,則矗立著兩尊綠的晶瑩剔透的雕塑,正是凌雲送給夜星辰的禮物,凌雲和夜星辰的雕像,他們栩栩如生,相對而立。

夜星辰身後的竹床上,乾淨的被褥疊的整整齊齊,上面擺放著兩堆衣物,一堆是純黑色的布匹,正是烏金魔蠶絲織造而成。

另一堆則是三套完整的衣服,同樣疊的整整齊齊,衣服顏色烏黑髮亮,竟閃耀著流光,一看就是質地絕佳。

夜星辰並沒有罩黑色面紗,風華絕代的姿容盡情展現,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美妙嘴角兒噙著一絲盈盈笑意,時而發出一聲輕笑。

對夜星辰來說,這是屬於她的難得的清閑時光。

上次她追蹤青鳥,到了京城天殺分部,沒想到正趕上凌雲救父,和凌雲無意間重逢,也正是因此,讓她確認了凌雲的真實身份,正是凌家後代,自己師傅的兒子。

確認凌雲的身份,對夜星辰來說,是最為重要的一件事。

她希望他是,她怕他不是,結果他真是。

收了凌雲的禮物,跟凌雲分開後的這幾天,夜星辰的心境,跟以往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因為他親手揭開了她的面紗,今後,夜星辰就再也無需用面紗遮面。

凌雲表現的足夠強大,比夜星辰想像的還要強很多倍,今後凌家的事,她已經不用時刻放在心上。

凌嘯已經成功救出,青鳥恢復了神智,而他們的共同死敵,司空屠也已授首。

凌雲認祖歸宗,凌家會崛起,師傅會有救,脫離魔宗牢籠,已經指日可待。

這些消息,夜星辰在和凌雲分開之後,第一時間就通過秘密渠道,傳回了魔宗總壇,稟報給了殷青璇。

那一天,夜星辰不知道殷青璇是怎樣度過的,但她知道,殷青璇聽完了消息之後,獨自找了個地方,一個人獨處一天一夜,喝光了八壇陳酒。

然後,夜星辰收到了青鸞傳來的消息,殷青璇讓她全力支持凌家,全力輔佐凌雲,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凌雲要錢,給他!凌雲需要資源,給他!凌雲需要人手,給他!

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什麼給什麼!

「噗嗤……」

夜星辰突然噗嗤一笑,美眸眨動,喃喃道:「如果他提出要我,不知道您老人家給不給呢?」

念頭轉動間,夜星辰飄然起身,美眸望向窗外,此時已經臨近午夜,凌雲還沒到來。

「那傢伙怎麼還不來,不知道人家等的……」

「來啦!」

只聽院外空中發出一聲輕笑,凌雲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院外空氣一陣急速流動,塵土飛揚。

傑斯特振翅射落地面,凌雲從他背後飛身而下,飄落院中。

看到凌雲如此出場,夜星辰俏臉一紅,心說幸虧最後「心焦」兩個字沒有說出來,不然被那傢伙聽到了,肯定又是一番取笑。

刷!

凌雲落地之後,不再管身後的傑斯特和莫無道,一個移形換影就來到了房內,目光灼灼盯著夜星辰。

他嘿嘿笑道:「等的心急了吧?是不是想我了?」

夜星辰美眸瞟了凌雲一眼,芳心暗喜,口中卻淡然道:「切,你少自作多情了,我只是等的不耐煩而已。」

雲哥頓時倍受打擊。

不過對於夜星辰的風格,凌雲早已了解,他毫不介意,舉目一掃,看到了窗前那個竹椅,身形一飄就坐了上去。

身下微溫,帶著一絲熱度,還縈繞一種特別好聞的體香。

凌雲頓時陶醉無比,他微微仰躺,眯起了眼睛,享受著夜星辰剛剛坐過的地方。

看到了桌子上的玉匣和兩座雕像,凌雲肆意說道:「還說沒有想我,那你拿出這些東西來看什麼。」

被凌雲識破,夜星辰心中一羞,心慌意亂間,她胡亂說道:「少臭美了,這些東西我拿回來之後,就再沒有動過地方。」

說完,夜星辰更鬱悶了,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