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94章 一人可抵千軍萬馬

第1194章 一人可抵千軍萬馬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586

同學們注意啦:全訂閱的書友們,記得去領大神之光哦,順手的事,不麻煩。.?`c?o?m?另外月底了,求月票,求訂閱!

……………………………………

「來,我帶大家多走幾次這座渾天迷陣。」

給眾人演示完畢之後,凌雲又重新開啟陣法,帶著所有人反覆進出了六次陣法。

其實渾天迷陣,只要懂了,走法並不難學,就算是普通人,只要來回走上個三五趟,都可以牢牢記住。

而只要一個人懂得了走法,這座渾天迷陣對他來說,哪怕開啟使用了,也還是一個普通的院子罷了,只不過這院子裡面,多擺了三十六個大鉛球罷了。

渾天迷陣,迷的是不懂的人,陣法一旦開啟,有人胡亂闖進來,瞬間周圍都是白茫茫一片,如同身處濃霧之中,直接就成了睜眼瞎,哪怕別人就站在你眼前,你也看不到。

很快,眾人就紛紛表示,已經徹底記住這渾天迷陣的走法了,不用再走了。

凌雲見大家都記下了,他神色一肅,正經說道:「這渾天迷陣的走法,確實不難,但是,你們可要記住了,陣法一旦開啟,就千萬不能走錯,只要走錯一步,這迷陣就會變成殺陣。」

說著話,他抬手一指周圍的那些大鉛球:「看到沒有,只要這些鉛球不碎,那走錯之人就一直會被這些鉛球撞擊……」

聽到這句話,凌勇突然面色駭然,提出一個問題:「凌雲。那……那這樣的話,到時候大家都進來了。都走這同樣一條路,豈不是太擁擠。而且什麼事也都做不了?」

他提了一個致命的問題,凌家祖宅第九重院落雖然面積夠大,有上千個平方,可如果很多人同時進來的話,大家都只能有一個走法,不能在院子里自由活動,那還有什麼意義?

「大哥,你這個問題問的真好。`」

凌雲詫異的看了凌勇一眼,心裡卻暗暗發笑。耐心解釋道:「天下所有陣法,開啟之後,從來都只跟走法有關,而和位置無關。」

「只要你的走法是對的,這渾天迷陣的任意角落,你都可以去。」

「這下放心了吧?」

天下所有陣法,只跟走法有關,和人在陣中的位置無關。

凌勇愕然,忍不住張大了嘴巴。足以塞下一個雞蛋:「呃……原來是這樣啊,那我放心了。」

看到凌勇這個樣子,眾人都忍不住鬨笑了起來,不過。凌嘯凌岳等人,心裡卻也悄悄放下了一塊大石。

不止凌勇一人有這種擔心。

凌雲飛身上前,把渾天迷陣陣眼的那顆鉛球再次挪開。撤去陣法,然後對凌烈說道:「爺爺。這個陣眼,我安置在了您的門口。以您的境界,只要凌家被強敵入侵,隨時都可以開啟和關閉陣法。」

凌烈早就喜不自勝了,他欣然點頭:「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咱們凌家現在多了一座殺陣和一座保命的迷陣,防禦力可是增加了幾十倍了,這幾百個鉛球,簡直不亞於五百多名先天高手啊……」

此時,凌雲在凌家眾人的心裡,一個人足以抵得上千軍萬馬!

凌岳又忍不住問道:「雲兒,那你布置的這座陣法,一般的人能破解的了不?」

凌雲聽聞,眼神睥睨,傲然一笑道:「二伯放心,別說一般高手,就是平常的陣法宗師來了,一時也難以破解!」

在修真大世界的時候,凌雲可是闖過仙級殺陣成功走出來的人物,對於陣法一門,他有著絕對驕傲的本錢。

凌岳高興的呵呵直笑,點頭說道:「那二伯就心裡有數了。」

凌勇更是高興的忘乎所以,大喊道:「卧槽,那我們凌家還怕陳家個卵哦?咱們滅陳家還不是跟玩兒一樣?!」

「依我看,既然地點由咱們選,到時候就把生死決鬥的地點定在咱們家,來多少就殺多少!」

凌雲聽了,頓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兒,對凌勇徹底無語。`c?om

陣法也是分級別的,神通境一重高手來了,只要給他足夠時間,不管是千機九絕殺陣也好,還是渾天迷陣也罷,他們都可以從容破解。

頂多只是耗費一番工夫罷了。

比如陳敬玄,幾百斤的鉛球不可能撞死他,而他只要知道了這是陣法,把所有撞來的鉛球都擊飛到遠處,等到維持陣法的鉛球不夠數了,陣法早晚不解自破。

不止凌勇一人這麼想,凌家的其他人似乎都在這樣想,他們眼含期待望著凌雲,以為凌雲現在布置大陣,就是為了對付陳家。

凌雲無奈,只好笑著又為大家解釋了一番,說這兩座大陣並非萬能,然後才說道:「跟陳家的生死決戰,絕對不能在咱們家裡打。」

「因為,如果選擇在我們家裡,陳敬玄必然會提高百倍警惕,讓他戒心更重,對我們反而不利。」

「另一個,咱們凌家祖宅雖然在五環以外,可依然還是屬於京城市區範圍,兩大家族要進行生死決戰,會引起上頭的絕對關注,我們凌家,就再無秘密可言。」

「其三,這是咱們的家,畢竟還是家人居住的地方,整天殺伐,血流遍地的樣子,真的不好看……」

凌雲提出了幾個理由,說的凌家眾人頻頻點頭認可,最後才說道:「其實,跟陳家的生死決戰地址,我早就選好了,你們就都放心吧。」

說到這裡,凌雲閉口不言,對於具體的生死決戰地址,他卻不再說了。

凌雲不是不相信周圍這些人,也不是在賣關子,而是他的原則。

君不密則失其國,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