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78章 入刀光!

第1178章 入刀光!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756

同學們,月票紅包,速度來領啊,來晚了就搶不到了!

昨夜第三更,通宵熬夜碼字完畢,睡醒繼續寫,新劇情馬上就展開了,孫家陳家,你懂得……

…………………………………………

凌烈的房間里,還有兩個人,凌嘯和凌岳。↑

不過,前任家主凌震,卻是不見蹤影。

「爺爺,父親,二伯……」

凌雲一進來,立即恭恭敬敬跟三個人打招呼。

「雲兒過來,坐下說話吧。」

凌烈的眼睛有些紅,神情委頓,看來確實受了不小的打擊,不過他對待凌雲,還是一如既往,老爺子親自走過來,拉著凌雲坐下。

「爺爺,雲兒是來跟您請安的,同時也是來跟您請罪的,昨夜我讓您傷心動怒,是我的不對……」

凌雲一上來,就先來了個負荊請罪,在長輩面前,對也不對,這個道理,他心裡明白的很。

得了便宜就得賣乖嘛。

哪知凌烈猛然一擺手,瞪眼說道:「雲兒,你不用這麼說,你哪裡不對了?爺爺說過了,殺凌浩這件事,該殺,不管以後出多大事,都有爺爺為你擔著!」

「如果你有不對,那爺爺為什麼還要立你做凌家家主?」

其實,凌烈任命凌雲坐上凌家家主的座位,本身就是一種維護與肯定,在他大包大攬與刻意淡化之下,凌雲殺凌浩的風波,已經基本上平息了。

凌家的人對這件事都看的很明白。凌浩死有餘辜,不殺才沒天理。

只要凌震和凌勇不反彈。等辦完了凌浩的後事之後,最多兩天。這件事情就會徹底平息下去。

「雲兒,昨晚你離開以後,我專門跟你父親,還有你大伯二伯他們,商議了一番,最後決議,把凌浩逐出家門,他的名字從家譜中抹去,他的屍體。不得埋入凌家的祖墳,這樣處理,你看如何?」

拉著凌雲坐下之後,凌烈開門見山,直接就把對凌浩的決斷給說了出來。

凌雲聽了心中暗驚。

他趕緊說道:「爺爺,既然凌浩已經死了,這樣處理就……」

凌雲要對付的是活的凌浩,不容他在凌家繼續活下去,可凌浩死了。他的仇也報了,對一個死人,他其實無所謂。

「雲兒,你不用為他求情。爺爺告訴你,這三條處罰,都是按照咱們凌家家法來的。是凌浩罪有應得!」

「而且,這三條也都是你大伯自己親口提出來的。你不用擔心有任何麻煩。」

凌雲聽了心中又是一驚,心說自己這位大伯。對自己兒子可是夠狠的啊!

不過這樣一來,凌震倒是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讓任何人都沒法對他說三道四了。

「那凌勇哥哥那邊?」

凌雲更關心的是凌勇。

凌岳忽然開口道:「雲兒,凌勇那邊你更不用擔心,這孩子從小為人正直,嫉惡如仇,他心裡比誰都清楚凌浩該殺,絕對不會有半點兒怪你。」

凌嘯也說道:「等會兒你過去,去看看凌勇,跟他好好說說也就是了。」

凌嘯讓凌雲去看望凌勇,實則是讓兒子去化解凌勇的心結,不讓他心存芥蒂。

凌雲站起來說道:「孩兒謹遵父親吩咐。」

父子倆沒有隔夜仇,昨晚兩人爭吵,父子倆其實都心知肚明,因此凌雲當然不會對他父親產生看法。

那種時候,只有最疼他,最愛護他的人,才會那樣去說話,才會那樣去做,這是人世間的道理。

凌烈又說道:「至於凌浩的後事,雲兒你就不用管了,會立即火化掩埋,不舉行葬禮,對外界宣傳上,大家口徑一致,就是凌浩練功走火入魔,暴斃而亡!」

家醜不可外揚,尤其是大家族,處理凌浩這種逆子,自然是快刀斬亂麻,有著專門的雷霆手段。

凌浩的後事,凌雲才懶得插手,他直接點點頭,表示默認。

接下來,祖孫三代四人,不再討論凌浩後事,而是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當然,討論的焦點,主要還是關於凌家的傳承,鬼神柳的異變。

凌雲毫不隱瞞,把昨夜培養另一株鬼神柳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三位長輩,聽得凌烈等人臉上連連露出震驚面容。

不過,凌家核心,祖孫三代人共同討論了一番,也沒有討論出那名青衣人的身份,無他,凌家這十幾年來太過弱小,已經脫離了華夏最巔峰的那個圈子,他們對天組或者龍組的那些神秘人物,都不了解,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就在四人說話的功夫,崔老忽然匆匆跑了進來,他先是跟凌烈等人挨個打了招呼,最後對凌雲說道:「少主,趙平已經抓到了。」

凌雲點點頭:「恩,那他說什麼了沒有?」

崔老立即點頭道:「趙平全都招供了,他說的那些事情,跟少主自己調查出來的事情,沒有任何出入,而且……猶有過之。」

凌家四人一聽,頓時面面相覷,最後還是凌烈轉頭問道:「崔老你說,凌浩那逆子還做了什麼事?」

崔老肅容說道:「凌浩最後請天殺組織的天級殺手,出價兩億美金,只是定金就要交付對方四成,可這五億凌浩拿不出來,於是他就把凌家外宅,也就是少主曾經住過的那個四合院,抵押給了葉家的葉天水,在他那裡借了五億,而且,作為回報,凌浩還答應葉天水,要撮合大小姐跟他……」

「逆子!真是逆子!喪心病狂!真是氣煞老夫也!」

凌烈聽了一半,就氣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勃然大怒。臉色鐵青,嘴唇哆嗦著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