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53章 三段神柳木!(第二

第1153章 三段神柳木!(第二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892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扒書網』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扒書網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書友注yì:700幣的月票紅包一直在發放,沒領取的請儘快領取,可以拚命往上翻,上頭有倆超級大包。

領取方法:隨便點開一章VIP章節,電腦用戶右下角討論區,手機用戶右上角三個點那裡,進qù就領。

另外,敬請關注步征的微信公眾號,搜索添加微信公眾號「步征」即可,步征會不定期搞一些有獎活動回饋大家!

……………………………………

凌烈一聽凌雲的話,就知道凌雲暫shí沒有給龍家龍涎的打算,他嘴唇動了動,可一轉念,又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凌烈知道,凌雲做事,一切都有自己的主張和打算,而且他做過的事情,細細想來,還真沒有讓人挑理的地方。

雖然凌烈是凌雲的爺爺,可他卻不想改biàn凌雲的決定,更不想去命令或者要求凌雲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更怕引起凌雲心裡的抵觸和反感,為了外人,不值。

知恩圖報不假,可報恩歸報恩,但你硬要別人不想給你的東西,也總得徵得別人的同意不是?

凌老爺子不糊塗,他分得清哪頭重哪頭輕,里外分明。

而且凌雲也沒有把話說絕,只是說不急於一時,所以他也就不提這茬了。沒有再勸凌雲。

他話鋒一轉,說起了另一件事情:「雲兒。今天來的那些人,都表示想要見你一面。爺爺都幫你給拒絕了,說你還沒有正式認祖歸宗,不便與人見面。」

凌雲嘿嘿笑道:「爺爺做的漂亮,我現在確實還不想跟任何人見面,這段時間,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番,等過了這幾天,到時候看情況再說吧。」

凌烈點點頭:「恩。」

他應了一聲,又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的對凌雲說道:「不過,爺爺還有件事要告訴你。」

「今天來的那波客人當中,有上頭那位派來的人。」

凌烈兩眼隱含興奮之色,說著話,伸出食指指了指天花板,又指了指門口正南方向。

上頭是天,正南是京城最中心位置。

「哦?」

凌雲自然知道凌烈說的上頭是誰,他頓時來了興趣,笑著問道:「怎麼說的?」

凌烈呵呵笑道:「就倆字。恭喜。」

凌雲撇了撇嘴:「沒別的?」

凌烈哈哈笑道:「小子,有這倆字就不錯了,這可是金口玉言,你給咱們凌家掙的面子夠大了!」

爺孫兩人笑過之後。凌烈這才說起了正事。

「雲兒,爺爺讓崔老帶給你的那塊柳木,你現在帶在身上沒?」

凌雲知道。凌烈說的就是凌家的傳承,那兩段神柳木。他意念一動,就把其中一根拿了出來。然hòu伸手送到凌烈手裡,立即又把另外一根,也拿了出來。

此時,兩根神柳木早已不復當初焦黑的模yàng,它們就彷彿夏天,綠樹生長最為茂盛之時,從樹上截下來的兩段翠綠的木頭,不止抽枝發芽,連樹枝都生長出來了,就彷彿兩棵遭遇砍伐之後,又重新埋在地里重新生長,一模一樣。

兩段神柳木枝葉繁茂,綠意盎然,顯得生機十分旺盛,比埋在合適土壤里精心培育的樹木長的還要好。

這自然是凌雲的精血不斷餵養,以及他修liàn玄黃真經大成之後,隔三差五向木頭裡灌輸玄黃真氣的結果。

當然,現在這兩塊木頭,已經不需要吸收凌雲的鮮血了,只吸他的玄黃真氣。

兩塊神柳木一出來,強大的木靈氣瞬間溢滿了整個房間,然hòu迅速擴散了出去,直到籠罩了整個凌家祖宅,竟不再向外擴散!

整個凌家祖宅,瞬間就充滿了勃勃生機,讓所有身處其中的人,精神都為之一振。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凌烈抓著一段神柳木,臉上浮現出驚訝和震hàn之色,連連搖頭,一口一個想不到。

是神柳木發生的逆天變化,才讓凌烈如此表現。

凌烈拿著那棵神柳木小樹,現在除了根須還沒有長出來,那兩段神柳木活脫脫就是兩棵小樹了。

「雲兒,看這棵小樹的形狀,應該就是你給我療傷那天,拿出來的那一株對吧?」

得到凌雲確認點頭,凌烈嘖嘖讚歎道:「想不到這才過了不到倆月,連樹枝都生長出來了,真是神奇……」

凌雲心說,在發現了神柳木的不凡之後,我一直拿精血養著它們呢,還經常隔三差五的給它們灌輸大量的玄黃真氣,要這樣再不長,那我辛苦不白費了?

「爺爺,咱們凌家的傳承,絕對不凡,這兩段柳木,似乎不是凡間之物。」

凌烈皺著眉頭點了點頭:「恩,這兩段木頭,確實是咱們凌家的傳承,我手裡這一段,始zhōng存放在咱們凌家的祖宗祠堂之中;十八年來,每次清明,中元,除夕這幾個節日的時候,我們凌家的男人必然會拿鮮血餵養它們,這是凌家祖上的交代。」

「你手裡的那一段,當年被你父親偷偷拿出去,送給你母親做了定情信物,沒想到現在也在你的手上。」

凌雲聽了很震驚,愕然問道:「爺爺,我老爹還做過這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難道您就沒有罰他?」

「哼!」

凌烈被凌雲打斷,回憶起當年事,竟氣的哼了一聲:「你父親當年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多了,何止是這一件?!」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