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26章 身份之殤

第1126章 身份之殤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8  字數:3667

?如果蕭媚媚可以選擇,如果讓她重新選一次,她寧願不回來。

至少不是這樣回來。

她可以逃回來,那樣凌雲會心疼她,會為她衝冠一怒,為她報仇討公道。

她也可以等著凌雲去救,那樣她可以像曹珊珊那樣,躺在他的懷裡,看他為她而戰,或者兩人並肩而戰。

甚至,她寧願自己被夜星辰或者被魔宗的人殺死,那樣,她一定會被凌雲想念一輩子。

唯獨,蕭媚媚不想這樣回來,哪怕,她毫髮無傷,哪怕她更加美貌,哪怕她是出現在了天地集團的剪綵儀式上,給了凌雲一個大大的驚喜。

可驚喜過後,是冷落。

其實也不能算是冷落,因為凌雲這些天以來,不管做什麼事情,並沒有刻意避開她。

蕭媚媚的衣食住行,凌雲都為她安排的妥妥噹噹,她可以看,可以聽,可以在一旁觀察凌雲的一切。

甚至,凌雲這趟來京城,不算同城返回的凌家的大姐凌秀,只帶了三個女人,秦冬雪,曹珊珊,另一個就是她,蕭媚媚。

蕭媚媚知道,凌雲在清水市有那麼多女人,幾乎每一個都想跟著凌雲來京城。

秦冬雪是凌雲的小姨,刨出去不算,而曹珊珊因為曹家的事情,是不得不來。

所以凌雲刻意帶到京城來的女人,其實只有蕭媚媚一個人,這難免讓她心生甜蜜遐想。

就連凌雲救治曹家的十個人,都沒有讓蕭媚媚迴避。

可是,至少到現在這一刻為止,蕭媚媚心中無比的清楚,從她回來見到凌雲的那一刻開始,直到現在,她再也無法走入凌雲的心裡。

蕭媚媚當然不會天真的認為,凌雲這次帶她來京城,是對她情有獨鐘的緣故。

也許凌雲是有事情要問她,而更大的可能是。也許是隨身監視她。

凌雲在蕭媚媚面前,表現的出奇的冷靜而又克制,沒有甜言蜜語,沒有刻意噓寒問暖。甚至從來都沒有問她被夜星辰擄走之後,她到底經歷了什麼,見過哪些人,學過什麼武功,現在的境界又如何。

凌雲沒問過一句。

蕭媚媚看得出來。要論信任程度,她現在在凌雲的心裡,別說跟秦冬雪和曹珊珊沒法比,就是連莫無道都比不了。

蕭媚媚無父無母,成為天殺的殺手,因為執行刺殺任務和凌雲認識,被凌雲所擒之後,又因為一次和他並肩死戰,才得到凌雲的認可。

她的地位本來就不比庄美鳳,可凌雲讓她和庄美鳳一起。去清水灣九號別墅見秦秋月的時候,蕭媚媚知道,歷經千辛萬苦,總算是走進了凌雲的心裡。

然後凌雲失蹤,庄美鳳出事,蕭媚媚被擄走,如今再回來,一切物是人非。

這種痛苦,讓人很難承受。

凌雲這一趟來京城,到底要做什麼。有什麼目的,又有什麼計劃,蕭媚媚一概不知。

她知道的,就是她看到的那些。其他的,只能靠自己猜。

蕭媚媚當然清楚,凌云為什麼會對她這樣,只因她是被夜星辰擄走,在魔宗總壇修鍊,然後卻又毫髮無傷的回來了。

而且蕭媚媚更清楚。她自己現在的身份,她是魔宗聖女夜星辰的丫鬟。

如果有的選擇,蕭媚媚寧願自刎,寧死都不會從命,哪怕魔宗的人沒有虐待她,還教她修鍊武功,提升境界。

可蕭媚媚卻都默默接受,只因她有難言之隱,不得不從命。

因為有人告訴她,如果凌雲真是凌家的人,那麼上一代魔宗聖女,也就是夜星辰的師傅,就是凌雲的親生母親。

夜星辰是上一代魔宗聖女的唯一弟子,而上一代魔宗聖女早就說過,夜星辰這一輩子如果要嫁,只能嫁給她的兒子。

換句簡單的話說,殷青璇就是把夜星辰當兒媳婦培養的。

如果凌雲真是凌家後代,那麼殷青璇就是凌雲的親生母親,而夜星辰就是凌雲的正牌妻子,這兩個人的命令,她蕭媚媚如何敢不答應?

所以蕭媚媚現在心甘情願忍辱負重,只是為了等待確認一件事,那就是凌雲的身份。

如果凌雲是那個人,她承受的所有苦楚,最終都會有回報,一切皆大歡喜。

如果凌雲不是,那麼她願意自殺,為凌雲殉情。

可現在,凌雲不信任她,夜星辰還確定不了凌雲的身份,蕭媚媚如此夾在這兩個人中間,那種痛苦可想而知!

這邊,她不能出賣凌雲,那邊,她還不能不聽從夜星辰的命令,蕭媚媚在忍受煎熬。

「很痛苦吧?」

夜星辰看著渾身顫抖的蕭媚媚,明媚的眼睛裡,神色似笑非笑。

蕭媚媚咬著嘴唇,顫聲說道:「是。」

夜星辰忽然揚起修長的脖頸,仰頭看向夜空,望著靜謐的夜空,嘆氣說道:「我也一樣。」

「如果凌雲不是凌家後代,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他!」

聽到這一句,蕭媚媚突然抬起頭來,頭一次正視著夜星辰,她忽然嫵媚一笑。

一字一頓說道:「如果他不是,你要殺他,得先殺我。」

蕭媚媚這一次,沒有自稱奴婢。

為了凌雲,怎樣忍辱負重都行,她才不管凌雲是不是凌家後代,如果不是,她心裡反而踏實了,誰要殺凌雲,得從她的屍體上踏過去。

夜星辰咯咯嬌笑,調侃說道:「喲,敢這麼跟我說話,你就不怕我吃醋?」

蕭媚媚冷笑道:「當初你抓我的時候,我死都不怕,還怕你吃醋?」

看了蕭媚媚這個樣子,夜星辰笑的花枝亂顫,前仰後合,說道:「好了,知道你對他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