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24章 凌震,凌浩

第1124章 凌震,凌浩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632

?

就在凌雲帶著莫無道,從四合院趕往凌家祖宅,去推算凌嘯下落的時候,京城的另外兩個地方,也在上演著兩場對話,不得不表。

三環以內,一棟極盡奢華的別墅里,此時在客廳里的沙發上,正有兩個人相對而坐。

赫然就是凌家家主凌震和他的大兒子凌浩。

這一棟豪華別墅,乃是凌浩為自己買的房產,供他在三環以內的繁華區域盡情享樂。

凌震已經來了半天了,自打他進屋,就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默默地坐在沙發上,凝神盯著凌浩一言不發。

看的凌浩心裡直發毛。

凌浩被凌震盯的坐立不安,戰戰兢兢問道:「父親,您這麼晚了過來找我,到底……」

凌震一擺手,直接阻止了凌浩的說話,他沉吟了一下,緩緩說道:「我這次過來,是有幾件事要跟你說。」

凌浩立即站了起來,垂首說道:「孩兒願意聽父親教誨。」

凌震嘆了口氣,沖凌浩招手示意他坐下:「坐下說話,你這樣站著我看著很費勁。」

凌浩依言坐了下來。

「這頭一件事,我最後再問你一遍,當初那件事情,你到底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了沒有?」

凌浩心中猛地一突!

他當然知道凌震說的當初那件事情,是什麼事情,自然就是他派人刺殺凌雲的事。

從找陳家的陳森開始,到黃級殺手李義和焦飛,再到玄級殺手玄七和玄九,然後是地級殺手地八,最後還有三名天級殺手,天殺組織天地玄黃一共四個級別的殺手。凌浩全請了一個遍。

前後一共是五波人刺殺凌雲,卻全部被凌雲一一化解。

凌雲沒死,在一次次的生死危局中逆天崛起。並且成功逆天崛起,現在當然輪到凌浩難受了。

聽到凌震突然這麼問他。凌浩身上的冷汗刷的就冒出來了,他一雙眼睛嘰里咕嚕直轉悠,心念電閃。

凌震死死盯著凌浩的眼睛,猛然一拍桌子,沉聲道:「說!」

把凌浩嚇得身體一個哆嗦,張口結舌道:「干……乾淨,很……很乾凈!」

「哼!」

凌震冷哼一聲,沉聲問道:「你確定沒有遺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凌浩又努力想了想。最後才點了點頭確認道:「孩兒可以確認,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凌震冷笑連連:「只怕未必吧。」

凌浩頓時目瞪口呆:「啊?」

凌震搖了搖頭,淡淡說道:「我讓你去神鷹組,也已經呆了快兩個月了,難道你還不知道,陳家的陳森,被凌雲抓到清水市了?」

凌浩冷汗頻頻,喉結抖動,艱難咽了一口唾沫,艱難說道:「孩兒……知道!」

凌震逐漸變得聲色俱厲:「既然知道。那你還說把屁股擦乾淨了?還說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說著話,凌震把身體往沙發上一靠:「你以為,凌雲在孫家御膳坊戰敗陳家那麼多高手。為何單單抓走陳森那個廢物?」

「你覺得憑藉凌雲的手段,陳森能在凌雲手上熬過幾分鐘?你說陳森會不會出賣你?」

凌震輕飄飄幾句話,就把凌浩說的啞口無言,臉色蒼白,整個人都茫然不知所措了。

因為想都不用想,依照凌浩對陳森的了解,除非凌雲不問這件事,可凌雲只要問起,陳森一定會毫不猶豫把整個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凌雲。

可凌雲如果不是為了問這件事的話,為什麼把陳森帶走呢?!

凌浩臉色蒼白。整個人呆若木雞。

以凌浩的智商,其實這件事情他早就想到了。只是到現在還心存僥倖,在掩耳盜鈴,自己欺騙自己罷了。

跟鴕鳥遇到危險的時候,把腦袋埋進沙子里,以為只要閉著眼睛看不到,危險就會沒有了一樣。

凌浩茫然中,只聽凌震的聲音再次響起:「昨天晚上,崔老和凌秀乘坐你爺爺的飛機從清水市回來了,同時帶回來的,還有四名囚犯;今天晚上,曹家一家上下一十二口,全部從凌家別院離開,回到了自己的家裡,他們公然露面,所有人都一切正常。」

「凌浩,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嘛?」

凌震面無表情,就那麼淡淡的望著凌浩,輕輕問道。

凌浩早就傻了,茫然問道:「意……意味著什麼?」

「啪!」

凌震閃電般出手,對著凌浩的臉就扇了一巴掌,在他臉上留下了清晰的五個指印。

他厲聲喝道:「你說意味著什麼?!凌雲現在就在京城!」

「而且,崔老帶回來的那四名囚犯之中,一定有陳森!還有,凌雲已經通過驚天醫術,把曹家那些吸血鬼,恢復成正常人了!」

凌震這一巴掌,總算是把凌浩打醒了,他顧不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猛然離開座位,來到旁邊空地上,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凌震的面前!

凌浩跪爬了幾步,一下子抱住了凌震的腿:「孩兒請父親救我!」

「哼!廢物!」

凌震低著頭,眼神冰冷的看著自己這個兒子,哼了一聲罵道:「就你這個窩囊樣子,還想爭奪凌家的未來家主之位,真是白日做夢!」

「你連你弟弟凌勇都不如!」

凌震罵了兩句之後,眼中閃過一抹徹底的失望,揮了揮手說道:「回到沙發上坐好,你這個熊樣子我看了心煩。」

凌浩還想哀求凌震幾句,可看了凌震的樣子,知道還有話要對他說,於是趕緊收攝心神,回到了沙發上坐好,這一次,只敢坐了個沙發邊,嚇得大氣都不敢喘,滿臉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