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16章 聯姻鐵盟

第1116章 聯姻鐵盟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523

?下一頁

俏生生站在一旁的曹珊珊,雖然早就知道了曹家的決定,可此時聽到她爺爺跟凌雲說了,羞得是俏臉通紅,心跳如鼓,臻首低垂,使勁捏弄著自己的衣角兒,根本不敢抬頭看凌雲。

可是,雖然曹珊珊含羞帶怯,卻掩蓋不住她俏臉上,美眸中閃現出來的幸福光輝!

凌雲冷不丁一下子也鬧了個大紅臉,圍在他身邊的女人不少,可提出要和凌雲訂婚的,至今還沒有一個呢。

龍坤當初雖然提過,可他告訴凌雲的那是早就訂下的娃娃親,不是這種訂婚。

「呃,曹爺爺,這個,訂婚……不用那麼著急吧?」

訂婚這種事,都是雙方家長談,而且還要托媒人,凌雲哪裡懂這個,一時難免不知如何是好。

曹駿雄把臉一板:「怎麼,你不願意?是覺得我們珊珊配不上你?還是嫌棄我們曹家不比從前?」

得,剛救治好了曹老爺子,他這裡就開始跟凌雲丁是丁卯是卯了。

「呃,曹爺爺,我不是那個意思……」

曹駿雄把眼一瞪:「那你是什麼意思?我把我最疼愛的孫女許配給你,珊珊又如花似玉的長的這麼漂亮,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曹駿雄在那裡吹鬍子瞪眼倚老賣老,曹家其他人卻忍不住都笑了出來。

凌雲和曹珊珊的關係,那是和尚頭頂上的虱子,明擺著的,早晚的事,在場眾人自然都心裡有數。

凌雲見狀卻是無奈的一擺腦袋,心說你們這麼一大家子人欺負我自己,有意思嗎?這可是在我家好不好?

「嘿嘿,曹爺爺,您把珊珊許配給我,我不是不滿意,我當然願意。只是這件事您別跟我談啊,您去跟我家裡長輩談嘛。」

凌雲想了想,直接把皮球踢到凌家去了。

曹駿雄聽了,強忍著笑意。卻依舊板著臉:「凌雲,你別跟我整那些,今天我們一家人都在這裡,不問別人,就問你。現在當著珊珊的面,你就說答應不答應吧?」

「我答應!」

凌雲一看實在是躲不過去了,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好,好小子!」

曹駿雄眼見凌雲親口答應了,頓時心懷大暢,也不憋著笑了,當場哈哈大笑。

四合院里也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笑。

「坐,大家都坐下吧,珊珊,別害羞了。過去和凌雲坐一塊兒,讓我們好好看看!」

曹珊珊就算再大方,這時候也扭捏的不行,她磨蹭了好半天,才好不容易挪到了凌雲的身邊。

凌雲卻不客氣,直接攬著曹珊珊的香肩,就坐在了沙發上。

「你們看,現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這樣坐下來聊天多麼舒服?」

等大家都坐下來,曹駿雄開心的鬍子一翹一翹的。舉目四顧說道。

能不開心嗎,凌雲這樣的好女婿,上哪找去?打著燈籠都沒處找!

陸瓊芳坐在一旁,拿目光細細打量著凌雲。臉上的笑意都濃得化不開了,這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凌雲當然感覺到了,他就是臉皮再厚,被大家都這麼看著,也忍不住俊臉泛紅。

曹珊珊更是羞的不行了。握著凌雲的手,滿手是汗。

大家七嘴八舌的調笑了這小兩口幾句,一陣閑聊之後。

曹駿雄突然開口說話了:「凌雲,剛才你提到了,要我們曹家和你的家裡人談訂婚的事。可是,聽珊珊說,你母親現在並不在清水市啊?」

曹駿雄明顯旁敲側擊,卻是在正兒八經的打聽凌雲的身世了。

現在都是一家人了,曹駿雄這麼問,並不算逾越,而且給了凌雲很大的騰挪空間。

凌雲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後抬頭,正視著曹駿雄,認真說道:「曹爺爺,您不用這樣問我了,我估計您現在也猜的差不多了。我也沒必要再隱瞞你們了。」

「曹爺爺,曹伯伯,陸阿姨。」

「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姓凌,這個四合院,是我們凌家的一處外宅。而我,是凌家的後輩,我的親生父親,是凌嘯,我的親生母親,正是上一任的魔宗聖女!」

說完,凌雲不再說話,而是靜靜的望著曹駿雄。

同時,凌雲也明顯感覺到,在他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曹珊珊嬌軀猛然一緊!

「啪!」

曹駿雄猛然一拍大腿,直接就站起來了,他先仰天大笑了幾聲,然後說道:「嘿!我就知道,準是這麼回事兒!」

「你果然是凌家的後代,凌嘯的兒子,凌烈那老傢伙的孫子!哈哈哈哈,門當戶對啊!」

「珊珊,當初答應你去清水市讀書,真的是爺爺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啊!」

曹駿雄樂的,簡直都快要手舞足蹈了。

曹老爺子這麼一說,曹家眾人又忍不住笑了起來,劫後重生的喜悅,再加上得到了凌雲這樣一個乘龍快婿,恩人變親人,曹家可謂是雙喜臨門,說不開心那是假的。

曹珊珊芳心喜悅,一直緊緊抓著凌雲的手,柔軟的嬌軀悄悄地往凌雲身上貼緊了些。

在曹珊珊心裡,凌雲既然當著曹家全家人的面,把訂婚的事情應了下來,這就是鐵板釘釘了,凌雲以後就是她名正言順的未婚夫,是以雖然害羞,卻不用再有任何顧忌。

眾人說笑了一陣,凌雲突然抬頭,掃了一眼曹家眾人,微微一笑,一抬手,開始從空間戒指里往外拿東西。

一株完全變成人形的千年人蔘,一株千年何首烏,被凌雲拿了出來,輕輕放在了前面的茶几上。

整個客廳里瞬間變得鴉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