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12章 生變!

第1112章 生變!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764

?下一頁

經過三個小時的飛行,晚上八點左右,凌雲的飛機平穩降落在了首都國際機場。

晚上到達京城,這是凌雲精心計算好的,這樣不容易引起注意。

上飛機之前,凌秀已經跟凌家打了招呼,凌烈派了三輛車,已經在機場的專用跑道上等候多時。

其中有兩輛黑色的七座商務車,還有一輛被窗帘遮擋的嚴嚴實實的大巴。

機艙門打開之後,凌雲並沒有立即下飛機,而是坐在那裡直接下令。

「保羅,傑斯特,你們兩個,把這四個囚犯丟到那輛大巴上去。」

「愛德華,你把陳建癸放到那輛七座商務車上。」

這一趟,凌雲把一直藏在一號別墅後院的那五個囚犯:司空無忌,烈日真人,陳建癸,陳森,黑三,全部帶到了京城。

等吩咐完了,凌雲這才對凌秀說道:「大姐,就按我們早就商量好的,你和崔老,先押著這四個人,先返回凌家。這一路,由保羅和傑斯特保護你們。」

「到家之後,把這四個人丟入凌家地牢,還是交由保羅和傑斯特看管,千萬別出任何岔子。」

凌秀點點頭:「你就放心吧!」

頓了頓,凌雲又笑著說道:「大姐,你回去跟爺爺說,讓他不用擔心我,以我現在的實力,在京城沒有任何問題。」

凌秀掩唇一笑:「那你自己也要小心點兒,等安頓下來,儘快去咱們家裡看望爺爺才是,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

「謝謝大姐關心,我知道了,咱們下去吧。」

等三名血族把五個囚犯全部帶下了飛機,凌雲這才招呼一聲,率先走出了機艙。

下了飛機,凌雲指著那輛裝著陳建癸的黑色商務車,對曹天龍說道:「大舅哥。這輛車,就由你來開吧。」

曹天龍點頭笑道:「這輛車當然由我來開。」

凌雲笑了笑,然後一招手,帶著剩下的其他人。全部上了第一輛黑色商務車。

「大姐,那我先走啦。」

凌雲上車,跟凌秀打了個招呼,直接發動汽車向機場外面駛去。

曹天龍在後面開著車,緊隨其後。

目送這兩輛黑色商務車走遠之後。凌秀對崔老說道:「崔老,那我們也走吧。」

至於那兩名機組人員,常俊和蘇銳,則暫時留在了首都機場,辦理一些必要的手續。

「嘿,真不愧是華夏首都,這京城可真是繁華啊,你看看那些燈!」

黑色商務轎車來到了機場高速上,第一次來到京城的莫無道,被京城的繁華景象給吸引住了。他不住的東張西望,讚不絕口。

凌雲開著車,忍不住丟給莫無道一個鄙視的眼神,笑道:「看看你那個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凌雲這輛車上,除了莫無道之外,還有秦冬雪,曹珊珊,和蕭媚媚,一共五個人。

由於天地集團剛開業不久,還需要一系列的重組整合。需要有人總攬全局,因此,這一趟凌雲並沒有帶唐猛過來。

而鐵小虎正在忙著操練那七十二名仙醫門弟子,所以也被留在了清水市。

再次回到京城。曹珊珊感覺心神不寧,一路始終注視著路旁的夜景,默默無語。

物是人非,近鄉情怯。

「珊珊,你不用擔心,這一次我一定能治好你的家人。」

凌雲當然清楚曹珊珊在擔心什麼。他笑著柔聲安慰。

曹珊珊嘴角掀起,嫣然一笑,輕輕點了點頭。

凌雲並沒有使用傳音入密,因為在這輛車上,他帶過來的這些人,根本沒有必要對他們隱瞞什麼。

他現在開車要去的地方,就是京城西北角,凌雲上一次來時,落腳的那個四合院。

二十分鐘之後,凌雲把車開上了五環,然後沿著五環路一路向西。

晚上九點左右,凌雲和曹天龍,先後開車來到了四合院門口,把車停了下來。

夜色中,四合院十分靜謐,大門緊閉。

「愛德華,帶著陳建癸,進院!」

凌雲四顧無人,吩咐了愛德華一聲,然後,攬著曹珊珊,施展輕功飛身入院。

「嗖嗖嗖嗖……」

一看凌雲飛進去了,秦冬雪,蕭媚媚,莫無道等人自然也是各自施展輕功進了院子。

眾人來到客廳,凌雲對秦冬雪說道:「小姨,你們在這裡隨便坐會兒,我先去救人。」

說完,凌雲又來到了院子里,對曹珊珊,曹天龍說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後院的地下室,去救治他們。」

「愛德華,你也把陳建癸帶過來。」

凌雲來京城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先把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的曹家眾人給救治好。

曹珊珊和曹天龍早就等不及了,同時點了點頭,跟著凌雲去了後院。

幾個人很快就來到了地下室的外面通道處,只見裡面白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這自然就是凌雲布下的渾天迷陣了。

「愛德華,你先帶著陳建癸在外面等著。」

說完凌雲一把抱起了曹珊珊,頭前帶路,直接進入了渾天迷陣。

進入了地下室,自然又是另一番景象,幽暗的通道,昏暗的燈光,以及曹家十人藏身的那幾個房間。

「爺爺,爸爸媽媽,我回來了!凌雲哥哥來救你們了!」

曹珊珊剛進來,立即出聲,跟她的親人打招呼。

「刷刷刷……」

幾個高大的黑色身影,立即從地下室房間里沖了出來,站在了通道走廊里,個個面色激動。

凌雲神識一掃,頓時心中一沉。

過了一個多月之後,曹家的十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