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08章 秦家之痛!

第1108章 秦家之痛!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569

?「秦爺爺,那天山天劍宗宗主的女兒,叫什麼名字?」

聽到這裡,看了秦長青的表情,凌雲就知道說到關鍵之處了,於是眼神冰冷的問道。

「狄、小、真!」

秦長青幾乎是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個名字!

「狄小真……」凌雲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繼續冷聲說道:「那看來,這個狄小真並不同意寧天涯退婚了?」

秦長青臉色陰沉的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不錯,狄小真當然不同意退婚,不但不同意退婚,而且她在嫉恨之下,竟然帶著天劍宗的人馬,直接去了寧家,她要親手殺了秋月泄憤!」

此時,凌雲一雙俊眼中已經是冰冷如刀鋒,他淡淡問道:「哦?那後來呢?」

秦長青說道:「當時,秋月知道了寧天涯竟有婚約,已經是傷心欲絕,看到狄小真殺到了寧家,早已是萬念俱灰。」

「天劍宗乃是一個修真宗門,以寧家的勢力,那時候根本惹不起天劍宗,狄小真趕到之後,見到秋月,不由分說就打了她一掌,秋月當場吐血,身受重傷。」

凌雲心中一痛,冷然問道:「那寧天涯就沒有阻攔嗎?」

秦長青搖了搖頭,痛苦說道:「阻攔?那時候,寧天涯和秋月兩個人加起來,也不是一個狄小真的對手,怎麼阻攔?」

「那寧家,也沒有人管嗎?」

「那婚約,就是寧家家主和天劍宗訂下的,寧家本就同意寧天涯和狄小真的婚事,現在是寧天涯悔婚,寧家又如何會管?」

秦長青抬手捂臉,似乎不想讓凌雲看到他臉上的痛苦表情:「可惜,那時候女兒在外受苦,我這個做父親的,竟然一點兒也不知道!」

寶貝女兒在外面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做父親的竟然一點兒都不知道,更何況幫上女兒了,那種痛苦,縱然過去了十八年。可回想起來,也一樣心如刀割。

可此時,凌雲卻表現的相當冷靜,甚至冷靜的可怕!

「好,寧家也不管。那後來呢?」

秦長青擦去一把熱淚:「好在寧天涯是真心喜歡秋月,他以死相逼,才救下了你母親……」

「那個寧天涯,為了救秋月,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狄小真逼他當著秋月的面,立下血誓,今生今世,不許他再見秦秋月一面!」

「我並不糊塗,按說人家有婚約在先。秋月和寧天涯定情在後,出了這種事情,秋月挨她一掌,也算是秋月為自己犯的錯誤付出的代價。」

「可是……」

秦長青的面色漸漸變得狠厲起來,咬牙切齒說道:「可是,千不該萬不該,想不到那狄小真竟如此陰狠毒辣,在寧天涯立誓之後,竟當場要求寧天涯立即娶她!」

凌雲嘴角兒抽動,眼角狂跳!

這女人。也太陰毒了一些!

如果前面狄小真的所作所為,是因為嫉恨,可以理解的話,那後面的所作所為我。就是要故意羞辱秦秋月了。

凌雲沉聲問道:「秦爺爺,您的意思是說,狄小真要我母親親眼看著寧天涯和她完婚?」

秦長青憤聲說道:「不然還能怎麼樣?你母親剛受重傷,就算她當時想走,也走不了!」

凌雲暴怒而起,額頭青筋寸寸暴起:「好狠毒的女人!」

秦長青繼續說道:「秋月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一死了之,可是那毒婦說了,如果你母親敢自盡,她就帶著天劍宗的人,滅我秦家滿門!」

聽到這裡,凌雲把牙齒咬得咯咯直響,早已怒髮衝冠!

「秋月死不得,又走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天涯和狄小真完婚,那婚禮從準備到完成,一共用了九天,而你母親,也就忍受了九天的羞辱!」

「九天之後,寧天涯和狄小真完婚,然後秋月才逃一般的離開了寧家,離開了那個讓她受盡羞辱的地方。」

「本來,秋月當時已經萬念俱灰,她的打算是,回家見我最後一面,然後就找個沒有人的地方一死了之,可是回家之後,卻發現自己已經有了身孕——也就是現在的靈雨。」

「就算回到家之後,秋月也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所經歷的屈辱和委屈。」

秦長青老淚縱橫,言語哽咽。

凌雲心知還有後續:「那,秦爺爺,這些事情,您後來又是怎麼知道的?」

秦長青憤聲道:「秋月在寧家的時候,不是挨了狄小真一掌嗎?寧家安排人給秋月療傷的時候,那人已經知道秋月有身孕了。」

「可這件事,最終竟傳到了狄小真的耳中。」

「那狄小真何其歹毒,自然不可能讓秋月把這個孩子生下來,於是她再次帶人,又氣勢洶洶殺到了我秦家!」

「到那一刻,我才知道,秋月出門遊歷的時候,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受了這麼多的屈辱!」

「我們秦家人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自然人人怒火中燒,兩方直接大戰了一場。」

這一場戰鬥,凌雲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秦家輸了。

「對方是修真門派,我們秦家那時雖然強盛,擁有不少先天高手,可是卻沒有人是狄小真的對手,更何況她帶來了那麼多天劍宗的人。」

「輸了,輸的很慘!我秦家死傷慘重,就是那一戰之後,失去了和龍家並肩的資格。」

「那狄小真打贏了之後,對我提出了一個要求,要麼滅我秦家滿門,要麼當場做掉秋月肚子里的孩子。」

凌雲此時竟然出奇的平靜了下來,他淡淡問道:「那寧天涯呢?他就沒管嗎?還是沒在場?」

秦長青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