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100章 此去吉凶禍福?

第1100章 此去吉凶禍福?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737

從清水市國際機場去清水灣別墅的路上,秦長青始終拉著寧靈雨的手,一路噓寒問暖,問東問西,和寧靈雨兩人一問一答,似乎是要把他積攢了對寧靈雨這十八年的關心和疼愛,都要一股腦兒說出來。.?`c?om

凌雲根本就沒有插口的機會,只好默默地專心開車。

莫無道更是如此,他上了車,就拿著自己新買的手機,玩個不停,對身外之事不聞不問。

四十分鐘之後,凌雲開車來到了清水灣九號別墅門口,卻現大門緊閉,關上了。

凌雲立即用神識一掃,現別墅里空無一人,秦冬雪根本就不在家。

好嘛,根本不用問,秦冬雪知道秦長青來了一定會找她,乾脆提前躲了。

不過,做戲要做全套,凌雲立即落下車窗,扯開嗓子喊了一聲:「小姨,快開門,我們回來了。」

誰知后座上的秦長青呵呵一笑:「臭小子,別演戲了,以你我的境界,怎麼會不知道這別墅里空無一人?」

「呃……」

凌雲頓時鬧了個大紅臉。

秦長青先天七層境界,百米之內落葉可聞,哪裡聽不到別墅裡面根本沒有人的呼吸聲?

寧靈雨自打擁有了神識之後,越來越體會到神識的用處,她自然也早已知道別墅里沒有人了。

好在寧靈雨有別墅的鑰匙。

「外公,我下去開門。」

秦長青這才鬆開了寧靈雨的手,笑著說道:「好,好,那就先到屋裡坐坐。」

然後他才微微一嘆,說道:「你們這個小姨啊……哎……」

看來,秦冬雪對他避而不見,還是讓秦長青有很大的失落。

寧靈雨打開門,凌雲緩緩把車開進了別墅大院,停在了別墅前面。

眾人先後下車。莫無道下車後直接說道:「凌雲,我看這附近環境不錯,出去四處轉轉看看。?`」

莫無道多滑溜的一個人,人家祖孫三口這是去家裡了。他當然不會在那裡礙眼,徒惹人厭。

寧靈雨身形一展,就來到了眾人身邊。

秦長青對於寧靈雨的表現,並沒有絲毫的訝異,很顯然。他通過多方渠道,很了解凌雲和寧靈雨的基本情況。

最重要的渠道,卻不是通過秦冬雪,而是梅姨。

寧靈雨落在身邊,秦長青又一次緊緊握住了她的手,也不客氣,直接邁步就往屋裡走。

三人進了屋,秦長青拉著寧靈雨去沙上坐好,凌雲卻是站立在一旁。

秦長青拽著寧靈雨的手,他又仔細審視了寧靈雨半晌。眼眶再次濕潤,哽咽說道:「孩子,這麼多年,外公讓你受苦了……」

這是家裡的話,這句話說出來,就算是真正認了親了。

凌雲施展傳音入密:「靈雨,給外公磕頭。」

寧靈雨身在其中,面對這頭一次見面的親外公,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凌雲自然要提醒她。

寧靈雨何等聰明。她立即站了起來,走到秦長青面前一米處,雙膝跪地,恭恭敬敬給秦長青磕了三個響頭。

「靈雨見過外公。」

寧靈雨這三個頭磕的。哪怕秦長青再能綳得住,也忍不住老淚縱橫。

秦長青安然受了寧靈雨這三個響頭,然後立即起身上前,拉起了寧靈雨:「好孩子,可把外公給疼壞了。腦袋疼不疼?」

「外公,我不疼。」

寧靈雨磕過頭之後。這就完成了認親之禮。

「凌雲見過秦爺爺。」

等寧靈雨這個親外孫女拜完了秦長青,凌雲自然知道該輪到他了,他得了秦秋月十八年養育之恩,自然也是雙膝跪地。

不過,他卻只給秦長青磕了一個頭。?`c?o?m

畢竟不是血脈至親,估計除了秦長青,沒有人能再受得起凌雲這一跪了。

「好,你這一跪,我也受得起,起來吧。」

秦長青同樣安然受了凌雲這一跪,既沒有倚老賣老,也沒有計較凌雲和寧靈雨跪他的方式不同,同樣上前,把凌雲扶了起來。

凌雲站起身,心中暗道:「看來這秦爺爺是一個很明理,很乾脆的一個人啊,小姨怎麼會這麼反常,對他避而不見呢?」

於是凌雲試探問道:「秦爺爺,要不,您和靈雨聊會兒天,我出去想辦法找找小姨?」

秦老爺子呵呵一笑,大手一揮道:「不用了,因為你們母親的事,你們小姨本來就對我心有埋怨,現在又因為一些別的事情,不知道犯了什麼脾氣,正跟我使性子鬧脾氣呢。」

「你不用去找,而且,就算這時候找到她了,她也不會跟你回來的。」

秦長青看來對自己的閨女,是什麼脾氣性格,了如指掌。

「凌雲,你坐下。」

等凌雲坐下之後,秦長青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然後才說道:「凌雲,因為秋月養育了你十八年,所以我們怎麼說也是一家人,我一個做長輩的,一家人就不說兩家話了。」

這時候的秦長青,一家之主的氣勢盡顯,說話做事絲毫不拖泥帶水。

凌雲微笑道:「秦爺爺有吩咐儘管說就是。」

秦長青呵呵笑道:「凌雲,龍門山一戰,你一人獨斗八大門派,令八大門派死傷殆盡,鎩羽而歸的事情,江湖上已經傳遍了。」

這一點,不用秦長青說,凌雲也明白,因為那一晚,少林,武當,崑崙劍派,神劍山莊,以及神拳門等等,都有人活著,這件事瞞也瞞不住。

「秦爺爺,沒有那麼誇張,那一晚我也只是僥倖慘勝而已。」

秦長青點了點頭,突然目光銳利了起來,他話鋒一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