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92章 收入囊中

第1092章 收入囊中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692

?

拿錢砸沒有用了。

原來談的是兩個億,可凌雲一來,眨眼間就漲到了六億,連漲了兩倍,可他沒想到,嚴恪明竟然頂住了。

六億都不賣,那還就真不是錢的問題,此路不通。

當然,凌雲也可以再漲價,漲到八億,十億什麼的,不信嚴恪明不動心,可那樣的話,凌雲就不是凌雲了,他就是彪了!

凌雲有錢是不假,可還沒又彪到那種地步。

而且人家嚴恪明拿祖上傳下來的招牌說事,凌雲再說錢,也不符合他的身份,說白了,掉價!

凌雲略一沉思,計上心頭,改用迂迴戰術。

「老爺子,我相信您這塊招牌,是祖上傳下來的,但是,我不相信,你們家這個傳承,就沒有斷過。」

改革開放才多少年?

「您祖上開過濟世堂大藥房是不假,可中間也斷了不少年頭,您這濟世堂,是這十幾年才重新開起來的吧?」

凌雲神識籠罩,自然看到了濟世堂的營業執照,上面的註冊時間清清楚楚,九五年。

凌雲這麼說,讓嚴恪明的臉色有些難看,很顯然,他拿招牌說事,被凌雲當場揭了老底兒了。

因此,嚴恪明的語氣變得生硬起來:「招牌就是招牌,我重新開起來,那是我的本事,是祖宗護佑,你現在想拿錢買走,門兒都沒有!」

嚴恪明由於生氣,直接把談判空間給封死了,幾乎不給凌雲周旋的餘地。

凌雲卻只是淡淡一笑。

「老爺子,我們天地集團,最近十天,接連收購了四十多家企業。想必這件事情,您也有所耳聞吧?」

凌雲瞟了一眼嚴恪生手中的報紙,那上面有天地集團不惜成本購買清水市各種企業的新聞。

嚴恪明放下報紙。微微一笑:「報紙上天天報道,我也天天看。」

凌雲雙手一抱拳:「四十一家都買完了。現在就差您這最後一家,我斗膽請老爺子給個面子?」

嚴恪明搖頭:「別人賣,那是別人的事,我真不能賣,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問題。」

「哈哈。」

凌雲哈哈大笑:「老爺子,實話告訴您吧,我的天地集團,後天就要剪綵開業。坦白說,您這個連鎖藥房,買或者不買,對我來說都沒有多大影響,我今天過來,也不是說一定要買。」

嚴恪明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下文。

凌雲也不賣關子,徑直說了下去:「可是,您知道我的天地集團,主要是幹什麼的嗎?」

嚴恪明冷笑道:「我知道你有錢。一口氣收購了那麼多企業,好像是什麼都干。」

凌雲點點頭:「是,確實是可以說什麼都干。但是。今天我要告訴您,我主要經營的還是醫藥行業。」

凌雲嘴角兒輕抿:「我想,您應該不希望,還沒等我的天地集團開業,就樹立我這麼一個巨無霸一般的對手吧?」

凌雲的目光,漸漸變得銳利了起來:「老爺子,現在我手裡有一家醫院,四個製藥廠,兩家醫療器械公司。而且,市政府還送給了我一百畝地。用來建立醫療藥物研究中心!」

「還有,今天我不妨一併告訴您。庄氏醫藥集團聽過吧?很快就會併入我們天地集團,這家集團,主要就是製藥賣葯的,他們在咱們清水市,甚至在咱們江南省,一共有多少家藥店,我相信您比我更清楚!」

凌雲身體前傾,目光自信無比,以碾壓態勢看向嚴恪明:「您覺得將來在江南省跟我打擂台,有戲嗎?」

嚴恪明聽了這話,頓時心中一驚,臉色都變了。

天地集團把庄氏醫藥集團都給收購了?!這絕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凌雲是真不想欺負人,可這老爺子也真的太軸了,不碾壓一下,他還真以為自己的招牌多值錢。

嚴恪明臉色一變再變,厲聲道:「凌雲,你想威脅我?!」

凌雲淡然一笑:「老爺子言重了,我還犯不上威脅您,真要威脅您,我今天就不會出面了。」

這話凌雲說的真不假,真要威脅的話,直接跟青龍打個招呼,保證嚴恪明的藥店都不能營業咯。

很簡單,找人來店裡買葯,然後說吃死人了,鬧唄。

比人脈,比勢力,比金錢,比手段,凌雲都能碾壓嚴恪明一百條街。

他只是不想那樣做而已,為了收購個連鎖藥房,犯不著這麼欺負一個老人。

凌雲笑了笑:「老爺子,我今天來,是不想眼看著你的藥店,在我天地集團開業之後,生生被我給擠垮嘍!」

「所以,咱們現在好談好商量,您把藥房賣給我,然後換個城市,換個門面,再繼續開就是了。」

凌雲說完,不再繼續說話了,剛才他算是來了一手硬的,得給嚴恪明足夠時間考慮。

然後,凌雲對莫無道傳音入密:「怎麼樣,你看了半天了,看出什麼來沒有?」

凌雲選擇帶莫無道來,可不是白來的,當初在龍門山,莫無道根本不知道凌雲的生辰八字,只看凌雲的面相,就能說出一號別墅有大凶,讓凌雲用最快速度趕回去,凌雲這才及時趕回,化解了一場危機。

所以,他相信莫無道的手段。

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家就有風水,就有祖墳,誰家的風水還沒點兒問題?

剛才來完了硬的,現在就該來軟的了。

莫無道點點頭,也是對凌雲傳音入密:「看出來了,這老頭有難言之隱。」

「看他面相,確實是大富大貴之相,這一輩子都有福,可惜,這福氣卻都讓他一個人佔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