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80章 嚴酷考驗

第1080章 嚴酷考驗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6-10-02 21:57  字數:3599

「雲哥,怎麼忽然想起來,要教那麼多人學武?」

唐猛拉著凌雲找了一家生意十分火爆的私房菜,兩人單獨要了一個包間,吃過午飯之後,兩人在包間里喝著茶水閑聊。??`

凌雲微笑道:「你錯了,這不是突然的想法,很早就有,只是以前時機不成熟而已。」

「自打我修鍊以來,打了不少架,也殺了不少人,可有你在場看到的,也不過其中的一兩場戰鬥罷了。」

「當然,最慘烈的一場戰鬥,你從頭到尾都看到了,就是一號別墅那一場戰鬥,我從來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

「回頭想想,為什麼?還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自己的勢力?」

「你想,如果聽說敵人來犯,我們一個電話,就能叫來上百個先天高手的話,你說這架打起來多舒服?」

說到這裡,凌雲抬起頭,看了唐猛一眼,笑道:「甚至,如果敵人知道我們有這樣的勢力,他們根本就不敢有來找我們麻煩的想法!」

唐猛多麼了解凌雲,他立即明白了凌雲的意思,如果你足夠強大,就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

再一個原因就是,以少打多,怎麼都是吃虧的。

然後他微微皺眉:「可是,一下子教這麼多人學武,你一個人教的過來嗎?」

唐猛可是看到了,凌雲是如何指點鐵小虎修鍊武功的。

凌雲哈哈一笑:「這個你放心,既然我說時機成熟了,當然就有辦法了,再說了,你以為教這些人,還和指導鐵小虎修鍊那樣費勁啊?」

「那為什麼要從青龍選人?」

凌雲不假思索,笑道:「至少,他們已經習慣了打打殺殺,總比從普通人里選要好的多。」

整個中午,兩人就在包間里這麼閑聊。唐猛還時不時的接個電話處理一些事情,現在他忙得很,太多事情需要通過他來做決定了。

下午兩點半。`c?om

「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

兩人同時起身。離開了這家飯店,開車直奔清水灣。

「喂,阿兵。」

路上,凌雲給阿兵打了個電話:「現在有多少人扛不住退出了?」

「雲哥,報名的一共有三百五十二人。現在有六十多人扛不住退出了,只剩不到三百人了。而且現在有很多人都已經到了極限了。」

凌雲微笑:「恩,我現在正趕過去,那些還在堅持的,在我趕到之前,不能給他們喝水,要退出的就隨意好了。」

掛掉電話,凌雲扭頭看了看車窗外,望著那明晃晃刺眼的陽光,笑道:「真熱啊。今天可真是個好天氣!」

唐猛聽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兒:「也就你這麼說……」

二十分鐘後,車輛穿過了跨河大橋,來到了清水河北岸,臨江新城。

又往東走了一段路,唐猛忽然抬手一指,興奮說道:「雲哥,就從這裡往東,沿著清水河岸直達清水灣入海口,這三公里土地,以後就都是咱們的了!」

一千五百畝地。一畝地是666平方米,一共就是一百萬平方米,如果是一個正方形的話,就是一千米乘以一千米。

也就是說。長寬都是一公里的話,這樣的一片地,恰好就是一千五百畝。

但市政府劃給凌雲的這片土地,卻不是一個規則的方形,而是一個略微不規則的梯形,因為清水灣的北岸和東邊的海岸線。恰好形成了一個大的鈍角。

「一千五百畝地,聽起來挺嚇人,看來也不是很大嘛……」

凌雲頗有些不以為然。

唐猛聽了這話,差點兒氣的吐血三升,他雖然開著車,還是忍不住扭頭說道:「雲哥,你能不能再無恥一點兒?」

「這麼大一片地,咱先不說他是完整的一塊全部交給我們自主開,就說他的位置,你知道全國有多少房地產商盯著這塊肥肉嗎?」

「也就是你,十八億就拿下來了,要換成別人,別說十八億,就是八十億都拿不下來!」

聽得凌雲哈哈直樂,他索性更無恥了一點兒:「所以說,我的決定是何等的英明!」

唐猛徹底無語,心說我就多餘跟你說這些。`

……

清水灣北岸,海邊的一大片荒蕪灘涂上。

此時,竟有幾百人站在這裡,從遠處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他們大多是十六歲到十八歲的少年,都無一例外精赤著上身,光著腳,渾身上下就穿一條短褲,站在毒辣的太陽底下暴晒!

在他們附近,七八輛大巴橫七豎八的停在沙灘上,看上去很是任性!

反正也沒人敢管。

這三百來人,正是準備接受凌雲挑選的那些青龍兄弟。

今天真的是清水市入夏以來,少見的大熱天兒,天氣預報溫度三十八度,地面溫度四十二度,而且,雖然是在海邊,卻幾乎感覺不到一絲風!

頭頂是烈日炙烤,腳下是滾燙的可以用來煎熟雞蛋的沙礫或者岩石,整個灘涂上熱浪滾滾!

太陽光刺的幾乎睜不開眼睛,這些少年就穿著一條短褲,渾身大汗淋漓,已經在這裡站了三個小時,等著接受凌雲的考驗!

這樣的天氣,這樣的考驗,幾乎已經是酷刑。

「咣當……呼咚……」

接連兩聲,又有兩人身體承受到了極限,先後栽倒在地,他們昏倒了。

阿兵沖身旁的李義和焦飛使了個眼色,兩人也不說話,直接進入人群,把這倆昏倒的給扛了回來。

然後把他們送回到車上,掐人中,灌水,直到他們恢復清醒。

「咳咳,大家看到沒有,又有人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