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20章先九聯手,拚死一戰!

第1020章先九聯手,拚死一戰!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4-07 14:28  字數:3882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紈絝仙醫》更多支持!

烈日真人的底牌被司空無忌一語揭穿,臉色大變。

另一個勃然變色的,卻是白仙兒,她早已認出烈日真人身後那隻旱魃,就是自己的生死大敵,只是因為時機不到,她一直忍著沒有動手罷了。

至於白仙兒生氣的另一個原因,卻是司空無忌點出她是狐妖,這自然令白仙兒心中狂怒!

「什麼?!旱魃?那竟然是一隻旱魃?!」

凌雲身後,唐猛等人聽了,同時面現驚恐之色,畢竟,那可是傳說中的旱魃啊!乃是吃人的東西!

「我擦,這下今晚樂子可真大了!」

唐猛的驚恐只是一瞬間,他的眼神很快就變得興奮無比,能不興奮嗎,狐妖,血族,旱魃,那些傳說中的生物竟然全部出現了!

如果是凌雲趕回來之前,唐猛聽到這些,就算膽子再大,神經再強硬,也肯定會嚇得半死,可現在凌雲在,唐猛就不需要害怕。

唐猛相信凌雲,別說來了一隻旱魃,就算真的來了神仙,凌雲也能對付的了!

不光唐猛如此,秦冬《雪,寧靈雨等人的表現,也和他並無二致,她們在心中一驚之後,瞬間釋然。

但是,場中還有一個人,並不是這麼想。

「什麼?!旱魃?!」

莫無道聽到旱魃兩字,直接從地上一蹦五尺高。如同火燒屁股一般,跳了起來!

道門分五脈。山、醫、命、卜、相。

茅山道士乃主修山字脈,本來乾的就是捉鬼降妖的活。莫無道從小就接受這些教育,只是這小子從來不愛修習山字脈的那些道法,反而喜好鑽研命,卜,相這三門道術。

按說,身為道門中人,鑽研這三門道術也無可厚非,可他師傅不樂意啊,道門日衰。連哄帶騙的好不容易收了個天賦異稟的弟子,他卻不修習那些山字門的正宗玄門道法,整天介就學習那些算命相術,在他師傅看來,自己這個弟子根本就是不務正業。

這不,知道劉德明道長和無塵道長相繼出事之後,他師傅一腳把這傢伙踹下山,說是讓他調查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是讓他到紅塵中來歷練一番。吃一些苦頭,再回山之後自然就老實了。

莫無道先聽到旱魃,又聽到狐妖,頓時無法保持淡定了。條件反射似的蹦了起來。

「我擦,我說我怎麼一直感覺不對呢,原來有旱魃。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他嗎的怎麼回事兒?!」

沒有人顧得上理他。莫無道忽然想起,司空無忌說的是烈日真人。他頓時用手中的桃木劍一指烈日真人,暴喝道:「烈日,你龍虎山竟敢養旱魃這種凶戾之物,還帶著它行走世間,我茅山派跟你們沒完!」

龍虎山,茅山派,同為道門中人,莫無道自然是懂行的,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誰知烈日真人始終耷拉著眼皮,對莫無道的質問恍若未聞,根本不屑跟他說話。

凌雲卻是目光大盛,眼中露出激賞之色,心說莫無道這個賤人,看來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眾人反應不一,只聽司空無忌不管不顧繼續說道:「烈日真人,雖然你們名門正派,總是認為正邪不兩立,可自古以來,這天地之間,有正就有邪,有白就有黑,千萬年來,你們正道何時徹底消滅過我們魔門?」

烈日真人雖然還在沉默不語,可心裡已經有了一絲意動。

「真人,今天晚上,我們來的目的雖然不同,可你也看到了,你要想斬妖,就必須要從凌雲的屍體上跨過去,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必須先殺死凌雲!」

司空無忌觀察著烈日真人的反應,繼續運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既然烈日真人也認可一定要殺死凌雲,那你是覺得我們現在一起動手好呢,還是等他把我這邊的人殺乾淨了,你單獨動手好呢?」

說完,司空無忌又不輕不重的點了一句:「還有,真人可別忘了,你的鎮妖鼓,現在對那隻狐妖,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司空無忌侃侃而談,他畫了一條大龍,最後完成點睛之筆。

烈日真人嘴角兒一抽,他終於緩緩抬起了眼皮,看了凌雲一眼,緩緩點頭。

「好,我可以答應你一起出手,不過……有些話我得先說在前頭。」

司空無忌心中冷笑,暗罵一聲老狐狸,面上卻不動聲色,客客氣氣說道:「真人有話,但說無妨。」

司空無忌何等狡猾,烈日真人最後一個出現,始終是出人不出力,心裡想的肯定是等著鷸蚌相爭,他自己坐收漁人之利。

現在事態急轉直下,烈日真人被自己說動,接下來肯定是提條件了。

烈日真人用手中拂塵,一指白仙兒,說道:「除了這隻狐妖之外,凌雲的青銅鼎,符籙,全部歸我,還有,那隻狐妖手中的那塊石頭。」

不等烈日真人說完,凌雲和司空無忌在心裡同時暗罵了一句,心說這老狐狸還真是貪啊!

司空無忌不假思索的點頭:「沒有任何問題,只要我們聯手拿下凌雲,這些都好商量!」

很顯然,直到現在,凌雲雖然展現出了逆天的實力,可司空無忌和烈日真人,依然十分自信能聯手打敗凌雲。

司空無忌緊接著笑道:「既然真人出手,不如讓那隻旱魃也動動吧,我看它早已有些迫不及待了。」

烈日真人微微皺眉,有些厭惡說道:「不勞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