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17章我的怒火你們承受不起

第1017章我的怒火你們承受不起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4-05 03:38  字數:4086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紈絝仙醫》更多支持!白仙兒在渡劫化形成功之後,凌雲很刻意的,就再也沒有讓白仙兒喝過多少龍涎,只是讓她自行修鍊天元九星妖書上的各種功法。

畢竟,龍涎是龍身上出來的東西,雖然龍靈氣十分強大,可白仙兒是九尾天狐,凌雲怕白仙兒喝太多了,會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耽誤自身修鍊。

在釣龜島上,凌雲渡劫沖關,突破煉體七層的時候,他藉助淡金色的仙靈氣,暫時擁有了強大的神識,他那時候偷天之巧,曾經進行過一次內視。

也正是那次一瞬間的內視,讓凌雲知道了,他的丹田是一個太極陰陽魚,中間被一條金色的龍形曲線分隔開,而且他的尾椎骨被染成了金色。

這讓凌雲在無比震驚的同時,也感到十分的疑惑,畢竟,就算在修真大世界,凌雲也沒有聽說過這樣神奇的丹田,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那金色的龍形曲線,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凌雲隱隱能判斷出,他丹田裡的那條龍形曲線,肯定跟他喝了太多龍涎有關。

因此,打那以後,凌雲在用龍涎幫助仙兒修鍊這件事上,變得無比謹慎,龍是一種無比強大的生物,九尾天狐也是。凌雲怕出什麼問題。

可今晚面臨的是生死之戰,凌雲進攻的話,就必須有人防守。保護好一號別墅眾人,他不敢也不可能冒險,這個任務,只能交給仙兒。

只有交給仙兒,凌雲才能心無旁騖的殺敵,他才能夠徹底放心!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將來。仙兒真的因為喝了龍涎,身體或者修鍊上出了問題。凌雲再施展手段,把白仙兒體內的龍涎給逼出來就是了。

至少現在,白仙兒喝了龍涎之後,不但體力盡復。就連身體狀態也已重返巔峰,已經滿狀態復活了,絕對可以應付接下來的大戰!

凌雲擔憂盡去。

凌雲默默注視著對手,暗中傳音:「保羅,傑斯特,你們兩個張開羽翼,身體對外,小心戒備,保護好大家!」

到如今。凌雲已經不需要對這兩名血族放什麼狠話了,他知道他們一定會對他的命令誓死效忠。

「遵命!老闆!」

「撲棱!撲棱!」

保羅和傑斯特各自散開,兩人身體朝外。張開接近八米的翼展,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圓圈,把寧靈雨等人圍在了裡面,成了他們的第一道堅實屏障。

黑暗中,保羅和傑斯特身形高大魁偉,漆黑色的身體猶如銅澆鐵鑄。他們瞪著紫色的眼睛,彷彿兩尊魔神矗立。

「小姨。你不用參戰了,站在一旁給我掠陣就行,如果我不敵,你就帶領著大家先行離開,我和仙兒會給你們擋住敵人。」

不言勝先慮敗,凌雲沒有高估自己,更不敢低估了敵人,他做著兩手準備。

秦冬雪知道如果自己盲目參加戰鬥的話,只會給凌雲帶來麻煩,讓他心有牽掛,無法安心殺敵,於是果斷點了點頭,並傳音凌雲千萬小心。

「保護好靈雨。」

雖然不需要,但凌雲還是多囑咐了一句,在他的眼裡,寧靈雨總是比其他人更重要一些。

秦冬雪聽了微笑,嬌嗔了一句道:「廢話!」

「仙兒,你和小姨呆在一起,等會兒,我攻,你守。」

白仙兒嘟起嬌艷的小嘴兒,不滿說道:「凌雲哥哥,我要和你並肩作戰!」

白仙兒也就相當於十六七歲的少女,她剛才那麼威風,凌雲一點兒都沒有看到,反而自己被鎮妖鼓害的最慘的時候,讓凌雲看到了,白仙兒很鬱悶,很生氣。

凌雲自然知道仙兒心中所想,他微笑哄道:「仙兒,我一個人打他們那麼多,等會兒肯定有人會過來偷襲的,也會有人趁機逃跑。」

「誰過來偷襲,你就殺誰,誰想趁機逃跑,你就殺誰!」

防偷襲,防逃跑,雲哥做事,滴水不漏,更何況是真正的生死之戰。

白仙兒一聽,立即明白了凌雲的打算,她只要有表現的機會就行,於是也不再爭辯了,直接點頭答應。

……

另一邊,頭昏腦脹的莫無道,想不到凌雲說解繩子就解繩子,猝不及防之下,身體直接滑落在了地上。

「噗通!」

莫無道摔了個七葷八素,尾巴骨差點兒都沒給摔裂了,他心裡那個憋屈啊,簡直就別提了。

「凌雲,我恨你,我莫無道總有一天……」

莫無道一手抓著自己的寶貝包裹,一手還緊緊攥著那把桃木劍,坐在地上在那裡發狠。

莫無道坐在那裡碎碎念著,猛然抬頭,頓時瞪大了一雙賊眼!

「我擦!」

「這……這……這這這……這麼多死人?!」

騰雲駕霧一路,連撞帶磕,最後又摔了那麼一下,莫無道頭昏眼花,一開始根本沒有注意院子里的情況。

這下他看清了。

是的,很多死人,滿院子到處都是死人,有趴著的,有躺著的,身體碎裂的,屍首分離的,屍體東倒西歪,連綿成片,有些密集的地方都沒法落腳,大多死狀凄慘,形態可怖,整個院子恍如人間地獄!

茅山道士以捉鬼度魂聞名於世間,作為茅山派這一代唯一的真傳弟子,莫無道自然從小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屍體,甚至還跟一些似是而非的「髒東西」打過交道。可他自小到大,卻從來不曾一下子見過如此多的死人!

莫無道震驚了!

他用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