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07章逆天的仙兒!

第1007章逆天的仙兒!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26 20:50  字數:3816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嗤嗤嗤嗤嗤……」

白仙兒施展星羅九閃身法,又一次輕鬆擺脫了血盈空和冷陽書的前後夾擊,把沖向寧靈雨和唐猛他們的五名血魔宗弟子全部秒殺。

這五人的死狀跟前面那些人沒有任何區別,都是額頭正中被白仙兒點出了一個血洞。

這是白仙兒的靈狐鬼指,從開始到現在,她殺死的每一個人,都是一道指風秒殺對手,一點兒都不拖泥帶水。

戰鬥剛開始不久,血魔宗三十三名血王,已經被白仙兒秒殺十六人,燒傷六人,被苗小苗用毒重傷三人,被寧靈雨等人的火靈符炸成重傷四人。

現在血魔宗這邊,依然完好無損的,只剩下了四人,其中有兩人追著苗小苗不放,一人和鐵小虎激戰正酣,還有一人腦子好像比較遲鈍,衝進一號別墅之後直接就看傻了眼,舉著一把鋼刀站在牆邊,手足無措,進退兩難。

血魔宗宗主血盈空,眼看著自己的人馬死傷殆盡,他是又生氣又憤怒,徹底急眼了,乾脆對著幽冥教主冷陽書破口大罵:「姓冷的,你他嗎的能不能把這個妖女看緊點兒,怎麼又讓她給抽空跑了?!」

冷陽書看著血魔宗的弟子也快死光了,他一時也無法形容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聽了血盈空怒。罵之後,忍不住立即反唇相譏:「血盈空,你以為我不想攔著她啊?你也不看看她的身法有多快,我攔得住嗎我?你也別說我,你不是一樣也攔不住她?!」

不過。兩人雖然都在嘲諷對方,卻不約而同的。他們對白仙兒的攻擊,卻更加兇猛了。

星羅九閃。就算是跟凌雲的移形換影相比也毫不遜色,而且白仙兒的境界比凌雲要高,她一旦施展起來,那種速度可想而知。

至於神行符……白仙兒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使用符籙的打算。

白仙兒一襲黑色夜行衣,一人迎戰對方兩大高手,閃展騰挪之間,勝似閑庭信步,只要發現自己這邊的人有丁點兒危險,立即脫離戰團。飛身相救,然後瞬間返回,瞬息之間,血盈空和冷陽書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血魔宗對一號別墅發起的第二波攻擊,眼看就要輕鬆化解了,可白仙兒的神色,卻絲毫不見輕鬆,甚至美眸中還隱隱閃現一抹焦急的神采。

因為她是九尾天狐,靈覺敏銳。她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有十分強大的敵人還在一號別墅周圍隱藏,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寧靈雨,林夢寒。姚柔三人,此時還在對汪飛虎三人進行救治,血魔宗那邊的那名腦子慢半拍兒的漏網之魚。先瞅了白仙兒一眼,似乎感覺她離自己很遠。應該不能攻擊到自己,於是舉著長刀。向著寧靈雨這邊衝殺了過來。

他跑的很小心,一直關注著白仙兒的動向,生怕她突然飛到自己面前對自己點上一指,然後一步步向著寧靈雨這六人接近。

「嘭嘭!」

兩聲急促的槍響,那名血魔宗弟子身上這次多了兩個窟窿,直接一頭栽倒在地。

唐猛舉著手槍,對著還在冒煙的槍口,輕輕吹了口氣,望著那個被射殺的倒霉鬼罵道:「嗎的,你以為老子沒有武功就殺不了你?!」

三十多把沙鷹手槍,唐猛當然毫不客氣的給自己留了兩把,而且子彈滿匣,此時被他派上了用場。

汪飛虎三人,被清愈符救治之後,外傷很快就痊癒,但身體所受的內傷,卻只是得到了暫時緩解,並不能被徹底治好,他們很快就硬撐著站起來了。

汪飛虎乃是先天四層巔峰的高手,一號別墅的人,除了白仙兒之外,現在就數他最強,他一起身,來不及感謝,立即神色凝重對寧靈雨她們說道:「大家小心些,又有敵人來了,這一次……來的敵人很強……」

「什麼?!還……還有?!」唐猛臉色大變,有些難以置信。

「嗤嗤!」

一直在跟血盈空和冷陽書纏鬥的白仙兒,突然雙手齊揚,一左一右,對著兩大高手分別點出一道指風,瞬間把兩人逼迫後退!

星羅九閃!

白仙兒身形一晃,就來到了苗小苗身旁,讓苗小苗在她身邊一閃而過,然後再次發出兩道指風,直接把追殺苗小苗的兩名血魔宗血王秒殺!

「鐵小虎後退!」

白仙兒嬌叱一聲,嬌軀再閃,來到了鐵小虎身邊,迅疾點出一指,正中那名血魔宗弟子的眉心,那人直接撲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真正的強敵到了!你們後退!」

白仙兒瞬間秒殺了三名血魔宗弟子之後,立即傳音讓鐵小虎和苗小苗跟寧靈雨等人匯合到了一處,這樣她方便保護他們。

刷刷刷……

三十三名黑衣人,手裡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直接從牆外樹林中穿過夜空,落在了一號別墅的後院之中!

魔宗天殺組織的金先生,率領著八名殺手之王,以及二十四名天王,終於出現了!

「金……金先生,你們可算是來了!」

血魔宗宗主血盈空,看到天殺組織的人終於出現,立即飛身沖了過去,說話都要帶著哭腔了。

他能不哭嗎?不過五六分鐘時間而已,他血魔宗的手下,死的死,重傷的重傷,已經全軍覆沒!

金先生沒有蒙面,他看上去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者,面色蠟黃,形貌枯槁,身體瘦弱的跟柴火棒似的,似乎一陣風就能把他吹倒。

可金先生此時的一雙眼睛卻精光四射,身上放射出的殺機,足以把人凍住,他只是冷冷的注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