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05章小金威武

第1005章小金威武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25 02:51  字數:3736

司空無忌只是驚愕和滿臉的難以置信,可站在他身旁觀戰的幽冥教主冷陽書就不同了。

冷陽書在短暫的震驚過後,嘴角兒忍不住劇烈抽抽,他瞳孔一縮,感覺自己如墜冰窟,心痛到了極點。

因為下方進行第一波攻擊的人,乃是幽冥教全部的主力,冷陽書辛苦經營了多年,好不容易積攢下了這麼一點兒家底,現在被一戰覆滅,冷陽書不心痛才怪!

當然,除了他率領的這三十六人之外,此刻在龍門山頂上的副教主公孫厲,也帶領著八名幽冥教的絕對主力,想到這裡,冷陽書只好在心裡暗暗祈禱,希望公孫厲能完好無損的把那八個人給他帶回來。

可惜的是,可憐的冷陽書並不知道,此刻的公孫厲九人,已經全部成了凌雲的刀下亡魂,他們甚至連傳回信息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凌雲全部秒殺了。

此時的幽冥教主,已經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孤家寡人!

「原來那些個大鐵球,竟然是一個極厲害的陣法……」

司空無忌很快從震驚中脫離出來,恢復了如常神色,他天生冷血,反正下面死的又不是他的人,當然不會在乎。

司空無忌喃喃說了一句,扭頭左右看了一眼:「看來那個絕美少女的實力不錯,我喜歡!」

「既然如此,兩位,你們就別在這裡杵著了,趕緊下去。想辦法破了那個陣法吧,不然的話,你們血魔宗也肯定會損失慘重。」

血魔宗宗主血盈空。乃是先天八層初期的高手,他此番前來,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救出陳家的陳建癸,就算救不出來,也必須要把陳建癸身上的血元珠給搶回來,因為血元珠,乃是血魔宗的聖物。

血盈空當然看到了那座陣法的強大威力和白仙兒的恐怖實力。他心裡也有些發怵,可剛才已經講好了他們血魔宗進行第二波攻擊。他就不得不出手。

因為,血魔宗屬於魔宗的門派之一,他們必須服從魔宗天聖子司空無忌的命令,他更不敢反抗司空無忌這個人。

「屬下遵命!」

血盈空老老實實答應一聲。直接向著山下急掠而去,而這邊的幽冥教主冷陽書,卻還在猶豫不決。

幽冥教,亦正亦邪,並不屬於魔宗,他今晚只是為了撈好處,才選擇了兩邊下注,讓副教主帶人去了龍門山,自己則跟司空無忌合作。想要抄凌雲的後院。

可現在,龍門山那邊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這邊自己的人又全掛了。只剩下他自己,冷陽書自然先要計算一番利益得失。

司空無忌怎麼不知道冷陽書心裡打的什麼算盤,他冷冷一笑道:「冷教主,你知道今晚這筆買賣有多大嗎?至少價值五十億美元!」

「至於孫家給你開的什麼條件,我不知道,但只要我今晚佔領了一號別墅。我至少會分你十億美元!」

「十億美元,你辛辛苦苦創立幽冥教。又做了孫家的客卿,恐怕就算你拼個十年八年的,也搞不到十億美元吧?」

「有了這十億美元,你還有什麼樣的高手買不到?還需要為了下面死掉的那三十多個垃圾肉疼嗎?」

冷陽書嘴角兒抽動,被十億美元給徹底打動了,他望著司空無忌說道:「天聖子此話當真?」

司空無忌冷笑道:「我們魔宗是怎樣的實力,你心裡該很清楚,我犯的著為了區區十億美元,就失信於你嗎?」

冷陽書仔細想了想,到底敵不過十億美元的誘惑,他猛然一咬牙:「好,我聽天聖子的,不過,希望天聖子言而有信!」

說完,幽冥教主冷陽書飛身而起,緊追著前面的血盈空向山下衝去。

司空無忌冷冷注視著冷陽書的身影,嘴角兒忍不住泛起了一絲冷笑:「真蠢啊,為了十億美元,連命都不要了……」

血盈空和冷陽書一先一後,很快就來到了一號別墅院外。

此時,血魔宗的三十三名高手,已經全部站在了別墅院牆的外面,都在望著那些大鐵球,一籌莫展,根本不敢強行闖陣。

那些幽冥教徒的死狀如此凄慘,人人心有餘悸,誰敢擅自闖陣?!

血盈空盯著那些大鐵球,死死看了半天,可他根本不懂陣法,看不懂其中的任何門道,最終無奈看向冷陽書,說道:「冷教主,不如我們聯手破陣,如何?」

冷陽書也是先天八層初期的高手,他立即點了點頭,沉聲道:「雖然我們不懂陣法,但我想,只要我們憑藉自身實力,把眼前的一些大鐵球硬生生的弄走,這陣也就廢了……」

血盈空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搶步上前,直接硬闖千機九絕殺陣!

陣法號稱千機,自然不可能只起一次作用就會廢掉,那樣的話,隨便犧牲一個人引發那些大鐵球離開原位就可以了,但這顯然不可能。

所以這兩大高手選擇了最笨的方式,硬闖!

兩人沒有縱身,只是向著院牆沖了過去,七八顆大鐵球果然再次凌空飛起,呼嘯著向著兩人的身體砸了過去!

「血魔天功!」

「幽冥鬼爪!」

血盈空和冷陽書同時使出了看家本領,兩人各自雙手齊出,拚命抵住了身前砸來的鐵球,不讓他們落地。

但是幾百斤的大鐵球飛起來,那力道也是絕對驚人的,他們也被那巨大的慣性砸的身體橫飛,卻只能咬牙苦撐。

可這時候,其他的幾顆大鐵球也沖著兩人撞了過來,並且毫無花俏的重重砸在了兩人的身上。

不偏不倚。一人抱著一顆鐵球,每個人又被飛來的另外兩顆鐵球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