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99章崑崙!戰先九!

第999章崑崙!戰先九!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20 10:06  字數:3594

?崑崙劍派,昆崙山,崑崙。

沖虛道長在一句話里一共提到了三次崑崙!

這句話有些繞,可是凌雲稍微一琢磨,就品咂出了一些特別的味道。

崑崙劍派給昆崙山守山門……昆崙山就算再好看風景再壯觀,要一個門派守山門幹什麼?難道進昆崙山還要敲門嗎?

得罪崑崙劍派,就是挑戰崑崙的尊嚴,一座山怎麼可能有尊嚴?除非昆崙山真的有山神。

凌雲心念電閃,很快想清楚了其中的關鍵,他裝作迷糊問道:「崑崙是什麼?」

崑崙劍派不是關鍵,昆崙山也不是關鍵……

崑崙才是關鍵!

因為沖虛道長說凌雲是在挑戰崑崙的尊嚴,只有某個人,某些人,或者說由某些人組成的勢力,才會有尊嚴!

沖虛道長的臉上,閃現出了一抹好玩至極的神色,忍不住再次和覺遠禪師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

覺遠禪師寶相莊嚴,可也是一副詫異不解的表情,蠶眉緊皺,似乎是因為有些事情想不通。

然後凌雲注意到,覺遠和沖虛兩人的目光,幾乎不分先後的落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凌雲的左手自然沒有長出花來,除了因為殺人太多沾染了一些鮮血,跟平常沒有什麼不同。

但凌雲知道。他左手上戴著一枚空間戒指。

沖虛道長忽然抬起頭來,面露微笑。笑逐顏開對凌雲說道:「你竟然不知道崑崙?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凌雲苦笑:「當然是真不知道。」

然後凌雲望著沖虛道長和覺遠禪師,期待著心中想要的答案。

只聽沖虛道長輕咳一聲。眯起眼睛,老神在在的說道:「那我們也不知道。」

凌雲聽了差點兒沒當場吐血,靠,拜託,你撒謊也麻煩你撒的專業一點兒好吧?!

這不是在浪費老子的時間么?!

凌雲看沖虛道長和覺遠禪師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能在他們身上套出什麼秘密了,於是立即轉回了正題。

「你們也不用嚇唬我,我凌雲從來都不知道害怕倆字怎麼寫,更不在乎挑戰什麼崑崙的尊嚴……」

「李昆吾既然敢抓我小姨。那我就一定要殺了他!」

凌雲說殺李昆吾,可不是隨口說著玩的,他是真的想宰了對方。

因為李昆吾真的是一個武道天才,而且十分難纏,如果凌雲是在今晚之前遇到他,兩人交手,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當然,這裡說的勝負。是只論武功,不算各自的底牌。

凌雲隨便使出一點兒底牌,李昆吾都必敗無疑,凌雲擔心的是李昆吾的成長速度。以及他會給凌雲身邊的人造成很大的危險隱患。

只看李昆吾出場時候的樣子就知道,李昆吾白衣飄飄,自視甚高。從來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高手的架勢。

可他現在呢?白衣早已被烈火燒毀,心愛寶劍被凌雲斬斷。滿身焦黑,身上多處被火靈符炸的血肉模糊。更是凌雲刀下待宰的羔羊,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李昆吾這麼驕傲的人,現在落入了這種境地,身受如此奇恥大辱,肯定會對凌雲和秦冬雪懷恨在心,雙方其實已經結下了死仇!

根據云哥的風格,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讓他活著離開龍門山?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添堵嗎?

覺遠禪師擋在李昆吾身前,身形穩如泰山,沖凌雲單掌合十道:「阿彌陀佛,貧僧既然站在這裡,是不會縱容小施主殺死李公子的。還請小施主放棄此念。」

覺遠禪師話不重,而且語氣里還帶著懇求的意味,可凌雲明顯感覺到了覺遠禪師的強大意志。

凌雲嘴角兒緊緊抿起,沉聲說道:「覺遠禪師,你以為我要殺人,你真的能夠攔得住我?」

覺遠禪師苦笑道:「貧僧剛才見識過小施主的身法,早已自嘆不如,但貧僧依然認為,在兩丈之內,貧僧自信還能守護李施主的周全。」

凌雲用在自己身上的神行符效果還在,他自信這樣的速度,覺遠禪師肯定不會比自己快。

可是速度,只有通過足夠的距離才能看出差距,如果大家差不多快的話,在某個特定的距離之內,那種快慢區別,根本看不出來。

覺遠禪師說有把握在兩丈之內,就能守護李昆吾的安全,而現在他距離李昆吾不過兩米遠。

凌雲扭頭,看向沖虛道長。

沖虛道長同樣苦笑道:「凌雲,不是貧道誇口,有我和覺遠禪師在,你今晚絕對殺不了李公子。」

凌雲有些惱火了,猛然間,氣勢兇猛,提刀踏前一步。

沖虛道長雙手一攤,苦苦勸道:「凌雲,你要明白,我和覺遠禪師不是在害你,而是在幫你……」

「可我還是想試試!」

凌雲施展神龍狂嘯,暴喝一聲,猶如在龍門山頂炸響了一個天雷,同一時刻,他施展移形換影!

十二道真實的影子,幾乎同時出現在了李昆吾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圓形,每一個凌雲都在揮刀,刀氣縱橫,向著圓圈中央的李昆吾席捲而去!

移形換影,一化十二!

這是凌雲使用了神行符之後,施展移形換影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噹噹噹噹當……」

兵器撞擊,金鐵交鳴聲幾乎不分先後的響起,覺遠禪師袈裟飄飛,身影閃電般穿梭。竟然用手中的巨大禪杖,架住了凌雲劈出的每一刀!

刷!

凌雲回到了原地。彷彿根本沒有動過,只覺得右手劇痛。虎口發麻。

他從十二個方向一口氣劈出十二刀,刀刀都斬在了覺遠禪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