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94章霸道力量

第994章霸道力量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16 00:45  字數:3689

凌雲對李昆吾的稱讚,是由衷的。

因為李昆吾那身形一扭,手腕一沉,變刺為削,雖然看上去只是幾個很簡單的動作,可在凌雲的眼裡,那已經很接近武之真諦。

何謂武之真諦?決勝負於方寸之間,就是武之真諦。

凌雲對敵,無論是強勢碾壓,還是以弱勝強,不管他如何手段百出,卻始終都牢牢的遵守這一點。

所有的戰鬥無非就是攻擊和防禦,目的就是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勝利。

力量,身法,招式……所有的手段,都是為了這一個目的服務。

比如凌雲,他今晚不止一次直接沖向敵人的劍尖,然後在對手的劍尖眼看刺中自己身體的時候,才彷彿一條游魚一般,閃電側身,然後貼著劍身一滑而過。

蒼松道長凝聚畢生武功精華的一劍,只差一點兒就刺中凌雲了,可到底還是沒有刺中。

沒有刺中就是沒有刺中,只要沒有刺中,差著一毫一厘跟差著兩米三米,對凌雲來說沒有任何區別,因為凌雲沒有受傷。

但對於蒼松道長來說,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他長劍刺出,招式用老,已經來不及變招了,這才被欺身而進的凌雲,一擊得手!

這就是高手過招,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的根本原因。

而李昆吾同樣是一劍刺出,凌雲同樣是沖向劍尖,他依然是險之又險的側身一滑,成功避開了劍尖,然後一拳砸向劍身。

凌雲的身體衝撞的是李昆吾的身體,拳頭砸的是李昆吾的長劍,凌雲於驚險間一躲。在方寸間一擊,瞬間由被動變成了主動!

李昆吾則完全的由主動變成了被動,他所剩的選擇不多。要麼跟凌雲硬拼一記,要麼飛身遠遁!

可李昆吾兩種方式都沒有用。他只是身形一扭,只跨一步,就躲開了凌雲的身體衝撞,然後手腕一沉,就讓劍身避開了凌雲的拳頭,然後反削凌雲。

躲避,從來都不需要躲出三五丈遠,只要能讓對方攻擊不到自己就已足夠!

主客易位。攻防轉換,都在方寸之間,是為方寸殺!

這本來是凌雲於戰鬥中贏得勝負手的不二法門,現在看到被李昆吾隨隨便便用了出來,他當然毫不吝嗇的稱讚對方。

凌雲稱讚的並不是李昆吾的身法和劍法,而是李昆吾對於武學的理解。

李昆吾兩劍不中,飄身後退,主動退到了距離凌雲一丈遠的地方,仗劍而立。

他微微揚起下巴,望著凌雲。淡淡說道:「你的身法也不錯。」

「俗世當中,竟然能出現你這樣的高手,我很驚訝。」

李昆吾擺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然後又皺眉道:「但我很討厭你這個人,很噁心你的所作所為,因為你不但很狂,更很無恥!」

凌雲沒有反駁,默默的抬手一招,施展吸功**,把翠竹丟落在地上的長劍吸到了自己手裡。

只聽李昆吾又說道:「打架偷襲,算哪門子英雄好漢?」

「古武界之間的戰鬥,你竟然使用弓箭?你還能表現的再無恥一點兒嗎?」

凌雲在七丈距離之內。使用那麼彪悍的金色大弓,確實超出了李昆吾認知的底線。所以他才出手,救下了龍虎山的棲霞和青峰兩人。

聽著李昆吾在那裡喋喋不休。凌雲差點兒沒笑出聲來,他也懶得去駁斥對方什麼,說道:「你到底是來打架的,還是來上武林道德課的?你要打就打,不打就給我滾一邊去,別跟個娘們兒似的在這裡絮絮叨叨,聽著煩!」

李昆吾頓時勃然大怒,他長劍一指凌云:「你說誰是娘們兒?!」

凌雲嘿嘿一笑道:「當然是說你。」

李昆吾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種待遇?他被凌雲氣的滿臉通紅,厲聲說道:「好,我保證你很快就會後悔這麼說!」

「用你的刀!」

凌雲哈哈一樂,晃了晃手中長劍笑道:「對付你,還用不著冥血魔刀,這柄長劍足以。」

李昆吾感受到了凌雲的蔑視,他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猛然一咬牙,提劍就沖了過來!

凌雲笑容一斂,展動身形,直接就迎了上去,兩把長劍在空中相交,金鐵交鳴,兩人瞬間你來我往,戰作一處。

崑崙劍派,來自昆崙山,修鍊的心法叫做乾元功,武功以劍法和掌法為最強,其中崑崙劍法和天罡掌,乃是崑崙劍派的兩項絕技。

李昆吾一出手,用的就是崑崙劍法,氣勢磅礴大氣,猶如巍巍崑崙,招式大開大合,招式雄渾而又寫意。

凌雲使用的是小無相劍法,配合著幻影魚龍步,閃展騰挪於方寸之間,防守嚴密,不給李昆吾一絲機會。

李昆吾被凌雲接連無視甚至羞辱,他胸中自有一股怒火,招招搶攻,務求斬殺凌雲於劍下。

而凌雲卻是不疾不徐,他在防守之餘,一直在冷眼觀察著李昆吾的劍招,並暗暗記在了心中。

是的,凌雲現在就是在偷師。

劍氣縱橫,兩劍交擊聲一直不斷,直到李昆吾把七十二式崑崙劍法全部使了一遍之後。

李昆吾又刺出玄奧的一劍,凌雲隨便揮劍就隔開了,然後他微微一笑:「這招你剛才已經用過了。」

李昆吾立即一愣。

凌雲嘿嘿笑道:「崑崙劍法,一共七十二招,我已經都領教過了。」

「這次我可是既沒有偷襲,也沒有使用弓箭哦……」

凌雲強調了一句,然後猛然一劍劈出!

李昆吾毫不猶豫揮劍抵擋,兩劍又一次交擊!

「當!」

一聲清脆的巨響,李昆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