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89章恐怖震懾

第989章恐怖震懾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09 17:19  字數:4749

凌雲讓柳隨風再說一句話給他聽聽。可一個人的嘴巴被砸爛了,還怎麼說話?

柳隨風現在的情形極為慘烈,原本那張還算俊俏迷人的小白臉兒,現在比車禍現場還要可怖瘮人!

他那張臉就彷彿被人用一百多斤重的大鐵錘,掄圓了之後對著面門狠狠的砸了一下,又好像被一輛重型車從臉上碾過之後的樣子,從兩眼往下,全部變成了碎骨爛肉!

柳隨風摔倒在地,因為丹田被凌雲一拳廢掉,痛的他整個身體如同煮熟的大蝦一般蜷縮起來,四肢都在抽搐不已,但那只是條件反射。

柳隨風本人,因為連嚇帶痛,早已徹底昏死了過去,眼看著是出氣多進氣少,神仙難救了。

千鈞力道,兩拳之威!

「啊——」

鍾春燕看清這駭人一幕之後,直接兩眼翻白,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呼,身形向後仰天而倒。

她乾脆嚇昏了過去,因為柳隨風這張臉,她今天白天還主動親吻過。

「師妹!」

紀小晴趕緊飛身上前,一把扶住了即將摔倒的鐘春燕,手忙腳亂掐她的人中穴。

「哇——」

有幾個從來都沒有殺過人的正道高手,本來在看了郭校天的無頭屍身之後,就被刺激的不行,現在看了這駭人一幕,再也忍不住了,開始彎腰狂嘔,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這樣恐怖一幕,對那些從生下來就只會修鍊,卻從來沒有經歷過生死搏殺的人來說,實在是太血腥,太慘烈了!

毫無疑問的,自然也達到了異乎尋常的震懾效果!

「阿彌陀佛!」

「無量天尊!」

覺遠禪師和沖虛道長。以及龍虎山蒼松道長等人,一起高誦佛號和道號,眾人臉上的神情各不相同。有悲戚,有不忍。有憤怒,有愕然,但這些都難以掩飾每個人臉上的那一抹驚懼之意。

在他們看來,打架自然是互有勝負,有時候即便是生死也可以置之度外,可凌雲的出手,卻未免太過於狠辣了些,不但直接奔著對方的臉去。而且還一拳把對方的臉打的稀爛,這實在是大大超出了某些正道高手的想像力。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凌雲這已經是手下留情了,憑藉他的拳勁,剛才只要再加一成力道,就能直接把柳隨風的腦袋砸成爛柿子,完全用不著出第二拳。

「阿彌陀佛!」

覺遠禪師再一次越眾而出,面帶悲戚不忍,強壓怒火對凌雲說道:「小施主太過分了……」

覺遠禪師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柳隨風,心中生出一絲自責愧疚。

凌雲突然出手的時候。柳隨風就站在少林和武當的人後面,憑著覺遠大師的實力,如果他全力施為。絕對可以阻攔住凌雲,為柳隨風爭得一線生機,可凌雲出手突然,身法又實在是太快,覺遠禪師稍一猶豫,凌雲已經得手了。

出家人慈悲為懷,覺遠禪師一念之間,柳隨風就成了如此下場,他怎麼可能不自責?

凌雲冷笑。對死狗一般的柳隨風連看都不看,神色冷漠如冰。抬手一指覺遠禪師身後,譏諷說道:「說我過分?!覺遠大師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只不過是清水市剛剛畢業的一名高中生而已。一個人活得好好的,既沒有招惹你們,也沒有得罪你們,甚至在今晚之前,我都根本沒有見過你們之中的任何一人!」

「當然……」凌雲隨意伸手,指著地上的柳隨風:「除了這個人之外。」

「可你們呢?這麼多門派,這麼多高手,全部埋伏在龍門山,讓神劍山莊以師門的名義,逼著我小姨趕來見面,不擇手段逼我出現之後,現在要合力圍殺我!」

「你們首先要清楚一點,不是我凌雲心狠手辣,而是你們自己放著好日子不過,吃飽了撐的千里迢迢來清水市殺我,那我憑什麼要對你們客氣?」

凌雲突然一指覺遠:「覺遠大師,我去少林寺偷你們的經書了?」

再指沖虛道長:「沖虛道長,還是我去武當山把你們山門給砸了?」

「我擁有冥血魔刀,關你們屁事?」

「我會吸功*,又礙著你們什麼事了?」

「我是好人還是壞人,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用得著你們在這裡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凌雲咄咄逼人,可他說的確實是事實,這讓覺遠和沖虛一時間都無言以對。

「你們四十多人圍著我和小姨兩人,還口口聲聲說不讓我活著離開龍門山,現在被我打殘了一個,反而說我過分,你們不覺得荒謬好笑嗎?!」

凌雲說完,整個龍門山頂鴉雀無聲,再無一人敢接他的話。

凌雲見無人說話,他最終把目光落在了覺遠禪師的身上,傲然一笑道:「本來呢,我這個人在打架之前,最討厭的就是磨嘴皮子!」

「我把姓柳的打成這樣,首先就是因為他這人實在是太賤,其次就是好心好意的給你們提個醒兒。」

「如果你們知道好歹,願意就此離去,那我凌雲絕不攔著,會任由你們下山;如果有誰還想著除魔衛道,或者說還想在我身上撈一些好處,那柳隨風就是你們的下場!」

「我言盡於此。諸位是去是留,是打是殺,請自便,我凌雲一定會奉陪到底!」

這番話,是凌雲自己的道理,也是他給這些名門正道人士最後的選擇機會,如果對方聽完之後還不識趣,那他接下來就是一個字。

殺!

覺遠禪師靜靜聽完了凌雲的一番話,一對濃眉緊緊擰在了一起,臉上浮現出一抹複雜的苦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