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86章笑對群雄!

第986章笑對群雄!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3-07 12:31  字數:3752

「神劍山莊的人出事了,我們迅速上山!」

信號彈一起,早就在龍門山各個隱秘處埋伏著的名門正道人士,從山坳山溝的密林里一涌而出,各自施展輕功,爭先恐後沖向山頂。

龍門山南,有龍虎山道士四人,分別是:蒼松,棲霞,翠竹,青峰四名天師,各自手拿拂塵,身負長劍,沿著山路向山頂疾行!

龍門山北,是神拳門少主鐵明,率領著門內四大護法,和西北鐵槍雷家的三桿鐵槍:雷震,雷金剛,雷文秀,一起直衝峰頂!

龍門山的西面,則是崑崙劍派四人登山,其中有崑崙三劍,紫陽,紫葉,紫光三位真人,為首的是一名白衣劍客,叫做李昆吾,年紀不大,卻神情倨傲冷漠,雙手抱劍當胸,肩不動腿不彎,踩著樹梢急掠,輕輕一邁步就是十幾丈距離。

龍門山的東面,也有九個黑衣人從山溝密林里飛身衝出,正是幽冥教的副教主公孫厲,帶著手下八大高手,沿著山脊飛奔!

「一個個的都這麼急著往山上沖幹什麼?急著趕去投胎啊?」

在龍門山南,山腳下的一處密林里,一個穿著道袍的年輕人,隨意坐在地上,背靠著一棵大樹,嘴裡叼著一株青草,正眯著眼睛瞟著遠處的一個密林,口中含混不清的說道。

那一處密林,正是剛才龍虎山的四名天師隱藏的地方。

這個年輕道士,雖然相貌長得算的上清秀,可是神情動作卻是猥瑣至極,一雙眼睛在夜色中賊亮賊亮的,綻放著市井小民的那種油滑光芒。

這個小道士除了猥瑣油滑,眼神賊亮以外。給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一個字,臟!

他身上的那身青色道袍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清洗過了,早已變成了黑乎乎的顏色。而且油膩膩的,在漆黑夜色中泛著亮光。

他的頭髮很長。卻是亂糟糟的,在頭頂隨便一束,再用一根木筷子胡亂一插,就算做是道髻了。

在他的右手邊,地上放著一個黑色包裹,鼓鼓囊囊也不知道裡面塞著什麼東西,包裹上面橫著一把不起眼的桃木劍,這就是他的全部家當。

此時。這個代表著道士界髒亂差形象的傢伙,正盯著遠處那個小密林,滿臉不屑,憤怒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哼!大家都是做道士的,武當山沖虛老道牛叉的很,不願意帶我也就算了!可你們龍虎山的四個雜毛老道竟然也敢嫌棄我,難道我茅山上清派就是這麼好欺負的么?!」

「龍虎山的臭道士你們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莫無道會殺上龍虎山,一個人把你們的山門給挑了!」

此人正是茅山上清派唯一後輩弟子莫無道。

「恩……我一個人。可能實力會不大夠,得想辦法拉點兒幫手才行……」

等發泄完了,莫無道噗的一聲吐掉了嘴裡的青草。抬起右手舉到眼前,拇指在另外四指上迅速掐動,口中念念有詞。

只有在掐指計算的時候,莫無道那雙極其猥瑣的眼睛裡,才閃現出了一抹認真之色。

「神劍山莊那位愛裝逼的大師兄,果然已經掛了……」

然後這傢伙胡亂嘆了一口氣,突然來了一句:「死不死的關我什麼事?」

說完,莫無道撇了撇嘴,一把抓起自己的包裹和那把不起眼的桃木劍。磨蹭著站了起來,抬頭望向山頂處。

「凌雲啊。雖然我確實是來給我劉德明師叔和無塵師伯討個說法的,可我只是一個算卦的。你可千萬不能殺我!」

「恩,真的只是討個說法而已……大家有話好好商量嘛,對不對?」

莫無道望著山頂,反覆給自己鼓勁打氣,可兩腳卻如同兩顆釘子一般,就是不肯挪動一步。

莫無道站在原地,對著眼前的空氣,和根本不存在的凌雲「商量」了半天,有好幾次想掉頭離去,可最終還是硬著頭皮,開始一步步向著山頂走去。

而此時,除了茅山莫無道之外,其他所有名門正派的高手,早已全部衝到了山頂,和最先到達山頂的少林武當兩大門派一起,把凌雲和秦冬雪逼到了懸崖邊上,呈扇面形把兩人圍了起來,水泄不通!

八大門派,其中少林六人,武當七人,崑崙劍派四人,龍虎山四人,神拳門五人,西北鐵槍雷家三人,幽冥派九人,神劍山莊四人!

再加上從山腳下磨磨蹭蹭緩慢登山的茅山弟子莫無道,今夜有九大門派共四十三名高手,圍殺凌雲!

秦冬雪早已和凌雲並肩而立,她看著那些從黑暗中激射而出的一個個正道高手,看著眼前的包圍圈越來越密實,絕美俏臉早已變得煞白!

尤其是當她看到,神劍山莊的四大弟子去而復返,四人滿臉陰毒,帶著仇恨噴火的目光盯著她的時候,瞬間心冷如冰。

秦冬雪不由自主轉頭,再去看郭校天盤坐在地的無頭屍身的時候,她的心裡再無一絲自責和愧疚,怒火滿腔,熊熊燃燒!

凌雲說的不錯,在神劍山莊和大師兄的眼裡,自己早已是天下名門正道伏殺凌雲的誘餌,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犧牲品!

如此無情無義的師門,自己還呆在裡面做什麼?還考慮他們的生死存亡做什麼?!

愧疚感和負罪感消失,秦冬雪心中的戰意因為怒火而攀升,再次看向神劍山莊四大弟子的目光,自然帶了一絲不屑和嘲諷。

凌雲則不然,他今晚表現的出奇的淡定,看著對方越來越多的人,既不搶先出手,也不主動約戰,更沒有選擇逃跑,他始終手握冥血魔刀,靜靜的站在那裡,面帶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