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85章這一戰我等了很久了!

第985章這一戰我等了很久了!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2-11 12:22  字數:3583

手機用戶請訪問m.siluke.info,小說版,無彈窗!

凌雲當然不是殺人狂魔。

開打之前,凌雲曾經說過,會饒神劍山莊五大弟子不死,用他們的五條命,來抵當年神劍山莊救了秦秋月的那一條命。

但這是有條件的,凌雲的底線就是,今天晚上,除了神劍山莊的人之外,不會有其他江湖門派的人埋伏。

不管神劍山莊如何刁難逼迫秦冬雪,只要沒有其他埋伏,凌雲都可以既往不咎,放他們從容離去。

但如果有埋伏,凌雲則必殺郭校天!

對於凌雲,相比其他名門正派,神劍山莊唯一的優勢,就是秦冬雪,因為秦冬雪是神劍山莊的嫡傳弟子,而她又是凌雲的小姨。

總之說來說去,大家總還算是一家人,有矛盾可以談,談不攏可以打,打疼了也好,打不疼也罷,不管誰贏誰輸,反正都是家裡的內部矛盾。

因此凌雲雖然看似囂張,但實際上是處處忍讓,他始zhōng給神劍山莊這邊,留著一絲餘地。

凌雲可以一刀斬殺柳隨風,他沒有殺。

凌雲可以一拳轟殺吳奇峰,他還是沒有殺。

到最後,凌雲可以一掌拍碎郭校天的腦袋,他依然忍住沒有動手。

這根本不是凌雲的風格,他之所以一直忍耐,當然是因為秦冬雪,他了解秦冬雪的心思,知道她心裡的為難,凌雲不想讓秦冬雪為難。

凌雲今天晚上跟過來,保護秦冬雪是其一,為秦冬雪撐腰是其二。他只負責打jià,至於他打贏之後。秦冬雪會如何對神劍山莊的人發落,怎麼去解決整個事情。他都不會再插嘴,一切全憑秦冬雪的安排。

秦冬雪冰雪聰明,今天晚上她既然來到龍門山,那她肯定也早已想清楚如何去解釋,怎麼去處理整個事情的辦法。

秦冬雪只是需要一個解釋的機huì,郭校天不給,但凌雲把這個機huì爭取到了。

他用手按著郭校天的腦袋,並不是為了擊殺郭校天,而是做出姿態。讓神劍山莊這些人,好好聽一聽秦冬雪的解釋。

如果神劍山莊的人識相,認真聽秦冬雪解釋,聽完之後,他們如何能接受,那凌雲非但不殺郭校天,還會當場施展逆天醫術,給郭校天療傷救治。

如果神劍山莊的人聽完解釋還是無法接受,那凌雲也會放他們安然下山。自行離去。

道不同不相為謀,大家頂多也就是從此以後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

多一個敵人凌雲根本不在乎,少一個盟友他自然更無所謂了。放走神劍山莊眾人,哪怕他們將來還要找凌雲的麻煩,他都一併接著就是。

凌雲實在是沒必要。也犯不上當著秦冬雪的面,殺她師門中人。

可郭校天實在是不識相!

打輸了。自己這邊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控在凌雲手中了,竟然還要裝逼!

你裝逼也就罷了。你一個小小的神劍山莊,非要把我小姨逐出門派,也行!

反正這樣的一個垃圾門派,秦冬雪在裡面呆著也沒什麼好處,凌雲還巴不得讓秦冬雪趁此機huì主dòng退出神劍山莊呢!

這些凌雲都能忍,可神劍山莊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拿秦冬雪做誘餌,引凌雲入局,然後讓那些名門正派做好埋伏,想著今夜一舉擊殺凌雲!

郭校天成功的掀開了凌雲的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因此,凌雲聽到果然有埋伏之後,立即痛下殺手,毫不猶豫的一掌拍碎了郭校天的腦袋!

郭校天白花花的腦漿迸裂一地!

「快走!」

紀小晴發出信號彈之後,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失魂落魄的吳奇峰身旁,拽著他向山下飛退!

鍾春燕從來都沒有見過人的腦袋像西瓜被拍碎這樣的恐怖場景,她駭然一呆之後,立即也飛身逃命!

柳隨風就不用說了,他逃得最快,在郭校天xià令發射信號的時候,就直接把輕功施展到了極限,身影投入了黑夜密林。

神劍山莊四人如同驚弓之鳥,四散逃命,他們並不知道自己這樣狼狽逃竄是多餘的,因為凌雲站在原地根本連動都沒有動。

秦冬雪不顧一切飛身衝來,美眸含淚,怔怔望著郭校天依舊盤坐著的無頭屍身,嘴唇顫抖,好長時間都沒有說出話來。

「凌雲,你不是說不會殺他們嗎?你怎麼把我大師兄給殺了?!」

呆愣半晌之後,秦冬雪眼淚終於止不住流下,她猛然抹了一把眼淚,對凌雲質問道。

凌雲抬頭望天,看著那還沒有來得及消失的璀璨煙花信號,沉默良久,才淡淡說道:「他該死,他口口聲聲除魔衛道,卻不仁。」

秦冬雪沖凌雲大聲吼道:「他是不仁,可我們卻不能不義啊!你難道忘了?神劍山莊對我們秦家有恩,大師兄對我更是有傳藝之恩……」

凌雲知道秦冬雪正在氣頭上,他也不著急,只是淡淡一笑道:「小姨,我的性格你是了解的。如果神劍山莊今晚沒有聯合名門正派埋伏於我的話,我不管他們今天晚上如何為難你,只要他們不傷害你,我都可以聽之任之,就當他們放了個屁!」

「可你都看到了,我處處忍著他們,郭校天又是怎麼做的?」

「小姨,你好好想想,既然他們提前有埋伏,那你在神劍山莊的眼裡,又是什麼?!」

凌雲徐徐轉身,正視著秦冬雪,一字一頓說道:「你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引我進入這個殺局的誘餌罷了!」

「今天晚上我是來了,